《货币战争4》欧洲不过在干秦始皇早已干过的事儿

2012-06-29 15:20 我要评论
调整字体

 

《货币战争4:战国时代》宋鸿兵著长江文艺出版社

  老有人说,根本没有经济学。经济就是政治,政治就是经济,不懂政治或者与政治无关的单纯经济学、金融学,差不多等于会点术语、再会点加减乘除的会计学。政治不是教科书上的概念和教条,历史是最好的政治;历史不是教科书上的年表、大事记,而是环环相扣的因果链条。

  此话虽然有点过激,但也不是全没道理。最近读了宋鸿兵的《货币战争4:战国时代》,感觉这一观点似乎也能用在宋鸿兵身上。宋鸿兵因为懂得加减乘除的经济账而理性冷静,因为了解了历史而看穿了政治,因为看穿了政治而拥有了激情和想象。

  《货币战争4》中,“欧洲合众国”是作者主要讨论的内容之一。从欧洲各国文化历史来说,欧洲有着强大的分裂力量,很难统一。但就整体利益来说,欧洲也确实有统一的趋势。欧洲的统一与分裂确实是一个长期的较量。当世界上缺乏与欧洲抗衡的力量时,欧洲倾向于分裂,但是,当今世界,美国已成为强大的一极,中国也成为欧亚大陆上重要的平衡力量,欧洲的统一便又成为一个极其重要的政治议题。欧洲近代史上,拿破仑、希特勒都做过尝试,但都失败了。在军事、政治努力失败之后,《货币战争4》告诉读者,金融或者说银行家们作为欧洲统一的强大推动力并没有中断。

  当今世界,汇率问题究其本质,就是政治分裂造成的。就历史和金融理论来说,因为中国早在秦朝就实现了统一,没有复杂汇率带来的无谓消耗。而固定汇率乃至于欧元最终取代欧洲各国货币,实际上不过是欧洲在走秦始皇已经完成的统一之路,欧洲能否彻底完成此举,至少在目前看来,难度很大。未来要完成,也需要历史的契机。今天的欧洲,希腊、西班牙、爱尔兰等国遇到经济上的麻烦,其他国家或者欧盟对于是否援助、援助条件,来来往往谈得口干舌燥。这种事情要在中国,不过就类似于开发西部、东西部平衡发展的问题,中央政府很容易做出全面的政策调整。而在欧洲,虽然有金融方面的统一力量,但是,分裂的力量始终存在,并且相当强大,因此,欧洲的整体协调才显得困难重重。

  中国是全世界最早实现统一的,这是祖先早就为我们准备好了优厚的遗产。欧洲至今未能统一,太多力量在内耗中消弭,不解决此问题,欧洲难以有前途。因为统一,货币就有信用。货币的信用并非只是一个经济问题,而是一个道德问题。从这个角度我们就能看到,中国古代政权始终以严格的道德要求来规范自己的行为,虽然被很多追求利益的西方政治或经济理论斥为愚蠢,但是只有中国古代政治的道德要求,才能赋予世界货币的真正信用。事实上,反过来说,中国历史上很多日常生活中的道德原则,虽然没有明确指明与经济的关系,但本质上都是健康经济的必然要求,而这些道德原则被当今西方经济——尤其是宋鸿兵在书中指出的“负债性经济”——彻底破坏了,这也是他们难以统一的内在原因。文/刘仰(学者)

 

责编:YN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文化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