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言家乡要种万亩红高粱 网友:还得养“蛙”

2012-10-19 11:20 我要评论
调整字体

  楚天都市报讯图为:莫言旧居

  据《新京报》报道10月16日,范珲想好了该如何劝说莫言的父亲同意修缮莫言旧居。“儿子已经不是你的儿子,屋子也不是你的屋子了”。莫言成为了社会公共资源。

  作为莫言老家所在辖区的管委会主任,范珲对说服莫言家人很有信心。范珲发愁的是如何种出万亩红高粱。在莫言的家乡,由于收益太少,高密当地的农民已不种红高粱。如同血海一般连绵不绝的红高粱早已成为记忆中的景象。“我估摸着一年要投入一千万”,莫言老家所在辖区高密市胶河疏港物流园区管委会主任范珲说,“钱从哪里来?”不过,他说自己丝毫不会犹豫,“赔本也要种”。

  这一系列设想,都与刚获诺贝尔文学奖的莫言有关。

  高密的“腰杆”硬了

  高密酒桌上有了一条新规矩。莫言文学馆馆长毛维杰说,最近高密人在一起聚会,第一杯酒肯定是“为莫言老师获奖干一杯”。

  这段日子,在他看来,早上高密人走在大街上,精神头都不一样,“带劲”。

  高密的出租车司机,也喜欢和记者谈起莫言。一名出租车司机迅速地背出莫言家几门几号,得意地说“他和我同学的老婆是一个村的”。出租车上的电台不时有人询问莫言旧居怎么走。

  在新华书店,莫言的小说专柜空了。小书店贴出了预订莫言书籍的牌子。一本从未听说过的杂志,因为最后一页有莫言的照片被放在了书架的显著位置。

  在莫言获奖的文化界座谈会上,有人提出,要淡化潍坊高密,多说“中国高密”。以前出省不好意思说是高密的,“以后大大方方的,腰杆挺直了,俺是高密的”。

  游客拔莫言家萝卜做纪念

  “圣地”的中心是莫言家的老屋。这是一个普通的农家院落。土坯屋,五间房,狭小,逼仄,堆满了灰尘和杂物。

  正屋里有一台收音机,是莫言结婚时买的,这是屋里最值钱的电器,“第二值钱的就是手电筒了”。一拨拨的人进来,转不开时会默契地排队照相。不认识的人还彼此打招呼,“赶紧看,以后来就要收钱了”。

  莫言的院子里种了一行胡萝卜,被踩得七倒八歪。有人在墙边发现了山药豆。两三个人跑过去摘了起来。妈妈跟女儿说,把山药豆煮了吃,明年咱也拿诺贝尔奖。莫言的二哥管谟欣站在一边,脸上看不出表情。

  等管谟欣离开,一个游客从地里挖出一根萝卜,塞在衣服里。出了门,拿着萝卜向村民展示,“莫言家的萝卜,莫言家的萝卜啊”。

  管委会提交了投资五十万元对旧居进行整修的规划,山东省旅游局派了专家来研究旅游线路。管谟欣对于修缮的事不愿再表态,这几天他总是显得很疲惫,“听政府的吧”。

  “万亩红高粱”计划出台

  与萝卜相比,很多人在诺贝尔效应里想得到更多。

  莫言新闻发布会召开前,发布会所在酒店费尽心思,在布置会场时,想让电视媒体在播放莫言采访时,能露出酒店标志。高密最大一家农家乐的老板决定将农家乐改名为“红高粱庄园”。

  胶河疏港物流园区管委会的蓝图波澜壮阔得多。10月15日,管委会拿出了弘扬红高粱文化,打造特色旅游带的计划书。

  这是一个需要投资6.7亿元的项目。包括莫言旧居周围的莫言文化体验区,红高粱文化休闲区,红高粱影视作品展示区,胶河沿岸景观带,以及乡村度假区和爱国主义教育基地。在红高粱文化休闲区,将会种植万亩红高粱。在几天前,他们提出的还只是2000亩。

  范珲也担心收益,尤其是万亩红高粱。在高密,农民不愿再种红高粱。管委会曾经为了鼓励农民种红高粱,每斤高粱补贴一块钱。第二年,即使补贴,也没有人种了。

  现在要种一万亩的红高粱,只能采取每亩地补贴一千块钱的方式,“把本先给农民”。一亩地一千,一万亩就是一千万。“这一千万先要扔出去”。

  喧嚣下,平安庄的平静

  相对于政府的兴奋,莫言所在的平安庄的村民要平静得多。

  村民郭元礼是莫言小时候的好友,他靠在墙根,跟记者聊起和莫言下棋的往事。莫言曾经在红高粱里写了村民王文义,写他胆小,耳朵被流弹擦破,自己却嚷着脑袋没了。村民说,那是真实的。王文义已经去世了。《蛙》的主人公原型是莫言的姑姑管贻兰。她也只是平静地坐在家里。她说,莫言写她部分是真的,部分是虚构。作家不容易,她的故事是骨头,莫言还要写肉,虚构是难免的。

  她为侄子高兴,却不愿意去打扰他,一个电话也没打。

  村里人都知道,莫言得的奖是最大的奖,“没有比这个更大的奖了”。莫言的叔叔管贻喜说,管家在光绪年间曾经中过探花,莫言这个比状元还要厉害。

  然后,他们继续过自己的日子。

  莫言从50岁之后,回高密的时间越来越长。得了诺奖之后,他说自己压力很大,忧虑重重。他希望一切能尽早平息,可以尽快进入创作的状态。

  莫言曾经说,自己只有站在高密的土地上,创作才有感觉。

  他喜欢高密的平静。

  网友:还得养几万只“蛙”

  北师大教授@老芋头评论道:莫言得奖,他的家乡高密县当然高兴。不过,赔本也要种一万亩红高粱,这都是扰民害民的事情。作家@北村说:光种高粱哪够?还得种几万亩“透明的红萝卜”,还得养几万只“蛙”。还有网友称,莫言红了,并没有预示“高粱也熟了”,地方官员们还是谨慎决策为好。

  不过也有网友持相反意见。资深时事评论员,察哈尔学会副秘书长@康不德说:复种红高粱搞旅游,有没有市场?一个人收门票50元,来几万人就收回成本了。这账算不过来?@鲍迪克分析称:6.7亿不过一个豪华酒店的造价而已。以莫言和《红高粱》的品牌效应,收回投资不会很慢。

  莫言:奖金买房是玩笑

  据中新社电莫言18日在北京出席座谈会,就有关自己的几大传言做出回应。他表示,此前说想用奖金买房子只是玩笑。

  对于家乡准备种植万亩红高粱,他回答说:“很多消息风风雨雨,我都没听过。有的是真的,有的是假的,有的是误传,有的是开玩笑,各种情况都存在。”

 

 

责编:YN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文娱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