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西文化发展的轨迹之中、欧古代文明的发展

2012-10-22 09:32 我要评论
调整字体

  许倬云说历史

  西亚、北非农业文化对欧洲的影响

(南都报)欧洲的新石器时代,农业文化其实是西亚两河流域和北非埃及地区文化的移植。在两河流域,公元前一万年上下,就已经发展了麦类的种植;紧接着,尼罗河地区也发展了以尼罗河灌溉为主的农耕经济。

  两河与埃及的古代文明,驯服了今天人类食物中很大的部分;动物中的牛、羊、骡,植物中的麦类、豆类、橄榄油,都是在西亚和北非驯化为人类所用。今天的欧洲地区,要到公元前六千年左右,才有一批批来自西亚的移民进入欧洲。他们和当地原住民的聚落接触,也改变了当地居民的生活方式和聚落形态。

  欧洲的村落,长期保持了渔猎和采集文化的特色。在欧洲新石器时代的前期,中石器文化的特色延续甚久,那些细小的、尖锐的石件镶嵌在木棒和兽骨上,可以作为猎具和武器。细小的钓钩,鱼坠,都长期保留在欧洲的新石器文化之中。

  在中国,新石器文化的时间维持不久,就由石制的农具占了器物的主流。耕种用具,像今天耜、铲、锄、镰一类的用具,在中国的新石器文化遗址中,随处可见。在欧洲,却是要等到西亚文化的因素,经过移民带入欧洲才显著增加。在公元前五、六千年,巴尔干半岛地区出现了这一西亚文化的因

  素,一步一步向西发展,经过两千年之久,到了公元前三、四千年,才到达大西洋边上。而且,这些新石器时期后期的欧洲村落,都呈现一个特色,即在道路上的村落农业发达,在道路两侧山边上的村落,采集的色彩还是非常浓厚。语言学的专家们认为,欧洲交通路线两侧偏远地区,今天还存在一些古代语言的遗迹,譬如,巴斯克语,这一古老语言,不仅存在于东欧,也能在法国找到。

  欧洲发展是两种文化的迭合

  也就是说,欧洲地区发展似乎是两种文化的迭合,在古代文化基础上,加上一层西亚、北非农业文化的影响。这些文化传入,可能是移民,也可能是移民带入的观念扩散的后果。欧洲新石器发展形态,呈现出和中国新石器发展时代迥然不同的面貌。农业文化是外来的,取代了渔猎、采集文化;在边缘地区,原有文化还有残留的痕迹。欧洲的新石器文化的发展形态,不是内聚型的融合,而是外来者的取代和涵化。在人类的饮食文化演进史上,今天没有一项动物或植物食料,是在欧洲驯化的;欧洲对农业的发展本身并没有原创性的贡献,而是经由外来文化扩展和移民造成的影响,才进入农业生产的文化。

  让我们回想,你我儿童时代读过的故事《小红帽》:小红帽要穿越森林,才能到林中居住的祖母家中;她一路采集许多林中可找到的莓类水果,带去祖母的家,却碰到已经等候的大饿狼。这个故事反映出:欧洲长久保留采集文化的生活方式。甚至到了中古时期,欧洲的村落还保持着林地、牧地和农地三种生态。到今天,欧美食物是食肉为主,采集的蔬菜和水果为辅:色拉是采集来的,烤肉是猎来的或牧养的食物。旧日中国的一般百姓,平时不轻易吃肉。基本上,中国人都是素食为主,只有重大礼仪的场合,或是富贵人家,才有荤腥食物。中国农村没有林地和牧地,只有农田和果园、菜圃。

  从这些对比,可见中国和欧洲在古老的文化发展阶段,就呈现不同的形态,也经历了不同的过程。两者的会合,要等到近代才显然可见。当然,从古代到近代,中国和欧洲文化之间,经过间接的交流,不断地接受彼此的讯息;可是,两者毕竟有相当巨大的差别,两个地区的文化,自古以来,确实走着完全不同的方向。

  印欧民族的向外扩展(来源:南方都市报南都网

  欧洲的新石器时代文化,主要都是当地的一些民族,接受了两河流域的农业文化以后发展的。前面已经说过,新传播进来的农业文化,在大陆上逐渐向西开展,花了将近两千年的时间,才将欧洲大陆转化为一个兼具渔猎采集和农业生产的一个地区。现在,我们要叙述的,是新石器时代的晚期和青铜时代早期的发展。这一些故事,要从驯养马匹说起。

  人类曾经有过畜牧的生产方式,将牛羊类温驯的动物驯服,在人类控制下繁殖,供给人类食物和衣服甚至用具。但牛羊的活动范围不够时,牧人必须有能力驱赶牲口寻食。畜牧的社会要转变为游牧社会,条件是有了马匹的驯养。马身体健壮、奔走迅速,性情温和合群,也服从指挥。人类驯服马匹的历史,到现在为止,我们大概可以找到的,几乎都指向亚洲、欧洲大陆交界的地区,就是今天中国西北部,土库曼斯坦等几个小国;再往西进入欧洲大陆,在高加索山以南、里海以北,那个良好的牧场。目前所知道的证据,大概公元四千年前,马匹已经驯养了,不是作为食物,而是作为劳力。这个地区,在全球气候较温和的时候,水草丰美,也不受蒙古高原冷气团的影响。因为这地区在蒙古高原的西面,西北风不会吹到这里;西北风带来的,乃是波罗的海地区,比较温湿的气流。总而言之,这个地区的天然条件,给予居民驯养马匹的优良环境。

  最晚不会晚于公元前两千五百年,他们大概已经发展到用马拖动的工具。原始的马车是载重用的,人也用过牛来拉车、驴来拉车,轮子也是原始的两片大圆木,车子也不是很大。公元前两千年左右,大概马拉轻车已经成型了:快速的马车使得这个地区的人群活动,范围扩大了。前面说过的地区,我们认为就是高加索人种繁殖之地;其中重要的一支,乃是印欧语系。这些有马拉的战车的印欧民族,在公元前二千年,开始向外扩张。也许因为那个时候,亚欧大陆的气候正在开始小冰期,气候寒冷,本来水草丰美,足以繁殖牲口的地方,不足以维持那么多的人口了,于是这些人必须向外移动。

  离现在四千年的年代,也就是公元前两千年的年代,似乎亚洲大陆各地都发生连串的影响。东方的部分将来再说,我们先说西方的部分:印欧语系的高加索人种,陆续迁移,延续约有一千年之久。往南边,他们经过长的中亚走廊,奔向南亚,跨过兴都库什山,进入印度次大陆,一波又一波地,后来者覆盖在前一波的移民上层,造成后世印度复杂的阶级社会。不过,南亚的故事,不在我们今天讨论之列。此处论述,主要是他们向西方的开展。印欧民族向西发展几个路线,一条是经过里海、黑海进入地中海内部,另一条是在黑海以北向西开展。顺着波罗的海南岸是一条路,顺着地中海北岸是一条路。在这两条路线上,印欧民族也是一波一波地向西推展,花了将近一千年时间,最后一波大概到达了今天的爱尔兰。(来源:南方都市报南都网

  希腊城邦的真正面貌

  我们此处的历史事件,乃是向南的一波,亦即经过黑海到地中海东岸的大迁移。这一波印欧族群的扩散,留下古代历史上的几次重大影响。在两河地区,他们建立了国家,像是赫梯(又译为西台)、米底,都是印欧民族重要的据点。他们曾经攻击两河流域的城邦。他们引进的战车,亚述帝国因此兴起。而更往南走,希克索人进入埃及尼罗河流域。从公元前十八世纪到公元前十五世纪,希克索人征服、统治了埃及。他们带来的马,使得埃及人十分恐惧惊慌,因为南方的埃及人,从来没看过这么大的动物;行动迅速,喷气如烟。

  在欧洲历史上,这些印欧民族的移入,将从此决定欧洲终于成为雅利安人的天下。在公元前一千五百年左右,他们之中有一族群进入希腊半岛,往南推进,在希腊半岛建立了许多城邦。还有一些人,在半岛的尖端,放下马车,驾驶快速的长船,成为海上民族,攻击地中海东岸的许多城镇。这些民族,无论乘船或者乘马车的,在地中海东岸小亚细亚区域,都建立了许多城邦。这一群印欧民族,进入希腊以及小亚细亚等地,是欧洲历史开始的重要事件。

  早期欧洲历史的重要部分———希腊文明,是这批印欧民族在原来的迈锡尼、迈诺安文明的基础上,建立起来辉煌的希腊文明。希腊城邦,在我们今天当作是民主政治的原型,其实真正面貌并不如此。两河流域早就有城邦,乃是中东古代居民的宗教和商业中心。希腊半岛上的城邦,则是征服民族建立的堡垒。征服者的战士们据守城堡,他们的奴隶也居住在城里;城外则是被征服土著族群的居住地区。城邦的公民乃是战斗部落的战士们,藉“军事民主制”集合为战斗体。“军事民主制”,乃是战斗族群发展的选举领袖的机制。亚洲大草原上,东奔西突的战斗部落群,早到印欧民族武装移民的战斗部落,晚到蒙古人部落遴选大汗的聚会,都由战士们推举最能干的领袖指挥作战。这一机制,乃是战士们共同决定战斗群的事务,其中并无深文大义、也谈不上尊重人权。希腊城邦,有投票权的公民,人数不多,奴隶和被征服的土著没有参政权利。这些城邦并不是我们想象中那样的民主政治体,而是战斗群的战士们,组织成有效攻击力,共享掠夺成果的群体而已。

  印欧民族的开展,往欧洲西部迁移也是如此。不过那些故事将来再说,尤其是要到公元前后三四百年间,所谓蛮族入侵的时代,又见印欧民族大规模移民的现象。因此,欧洲历史的开展,就是一个武装移民开展的故事,靠掠夺占领和征服,取得了大部分欧洲。他们终于遍布欧洲大陆,将欧洲转化成“白人”的大陆。后来,领主据有一片土地,属下一片战士、统治了一群农民,这些农民很多和领主,往往不是同族。(下周五本版将刊出“殊途同归———中西文化发展的轨迹”系列之三,敬请关注。)

  ◎许倬云口述,陈珮馨、陈航整理,小标为编者所加。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文化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