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不下班》 南都人与青春有关的梦和荣耀

2012-11-12 14:58 我要评论
调整字体

  《记者不下班》,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团委编,中国发展出版社2012年7月版,28.00元。

  延伸阅读《海明威新闻集》(上下册),颜苑译,河南文艺出版社2012年6月版,58.00元。

  朱白编辑,广州

(南都)海明威的新闻作品最近出了中文版,众所周知,海明威、马尔克斯等作家,都是从新闻记者开始“执笔”,在打字机或者稿纸上涂写自己有关文字的梦想的。

  看上去从记者到作家,似乎存在一条天然的联系纽带。其实这很骗人,这条所谓的纽带是我们自我幻想加上一些少数例子完成的。从记者到作家,中间还有一个名词,如今越来越流行,“非虚构”,是不是很诱人,很多时尚杂志和文学杂志都开设这么一个栏目,不知道这个从美国上世纪六十年代流行开来的术语,是意在改善虚构文学的“不实”,还是提升新闻作品的文学性。两者都无必要。但这,并不能阻止记者幻想转型成作家的事实。

  冒着风险想去挑战“非虚构”和“作家”,不是不专心工作的意思,但也不是就此印证了他是一个有理想的好记者。我以为一名记者或者其他工种的人,不是心怀高远就对了,而是应该诚实,像对待自己的衣食父母那样诚实地对待自己手中的作品或者差事,不出差错,并精益求精。

  《记者不下班》给我们展示是关于记者辛苦和满怀理想主义的场景,他们将理想、情操以及对工作的热爱和年轻人的生计统统揉进日常性的文字中,从“本报讯”到深度调查,从无聊的类型稿到生猛的反黑稿,从鸡毛蒜皮的民生到宏观经济指数,那些每天伴随油墨的文字和图片、表格、数字,被录入、校对、排版、印刷、发行……八零后的很多人,如今已经成家立业,在这本收集了南方报业集团诸多优秀记者自述的专辑中,你也能看到很多八零后此时已经成长为领导者,不仅仅是世俗意义上的成功,也是这一代人从年轻到成熟应有的社会角色变迁。

  记者作为一个工作,常给人以遐想。他是夹杂着风光、理想和心气的一份职业,他既是那种可以给你带来荣耀和地位的角色,也是可以给人以踏实依靠、全心付出的那种职业身份。在很多百姓的眼里,从世俗意义上来说,他是和医生、律师一样体面的工作,从精神依靠上来说,他是一个让人有依赖感和信任感的工作。当你受到不公的待遇,比如遇到强词夺理的卖家,除了消协,你下意识的反应里还有给记者打电话,新闻爆料既是公民意识,也是一种寻求公正渠道解决问题的百姓方式。当然,这是在我们没有一个“李刚”的爸爸的前提下,闯祸了给报社打电话也没用。“打电话给报社”既是一种寻求心理安慰,也是一种百姓暂时尚存的信赖。

  当然,如果这个社会到了已经不需要舆论监督的地步,那就更好了,各种问题和委屈有相关部门负责公正协调,所谓不安和恐惧都有政府的相关机构来给予妥善解决,这当然是理想社会。但所谓理想化的社会在人类世界里其实是不存在的,所以才有记者这种万金油,在满世界地给予润滑、协调和安慰。算下来,记者,也真的称得上是一种拥有光芒的职业了。

  即将到来的11月8日记者节,是跟教师节、护士节一样,是为数不多的行业性节日之一。记者作为职业不至于多么伟大,但的确需要不少的付出精神。这一点,你在《记者不下班》的很多文字里也能感受到,他们不是身为记者要为自己的职业辩护和诉苦,而是在年轻的生命中,他们的确感受到了一种需要极大体谅和耐心,才能去实践和走下去的使命。

  在我看来,记者又是一个身怀多出常人几倍细菌的工作,无论是城市民生新闻记者,还是农林水跑线记者,奔波在外风里来雨里去的路上,光天化日之下他们见到的龌龊是我们的数倍,他们感受到的无助和孱弱也是世间最真切的。就像目睹地震灾后惨状的人,需要一些缓慢的心理治疗一样,做了记者多年,深入到这个社会最确凿的空间里呼吸、荡漾,甚至还要提出问题、解决问题、周旋问题,他一定是在自己的内心深处设置了厚厚的壁垒,否则没办法轻易度过眼前的一桩桩堪称魔幻和荒诞的现实。这种悲凉和无力你也可以从《记者不下班》中嗅到。

  正是目睹了太多的怪力乱神,体内蓄积的细菌也在发酵、生长,那么多奇异的景观不正是“非虚构”的素材吗,所以才有开头里写过的记者-作家之蜕变让人念念不忘。

  杨箕村、外商酒店、篮球场、农行ATM、二楼食堂、桂林米粉、五羊新村、四楼招待所……这些关键词串起来的是一个个生命的段段往事,他虽提供回忆,但却无所谓忧伤,因为这些与广州大道中289号相关的词,不仅仅是工作、奋斗、上进或者采访、写稿、整理录音、编版、夜班,还是与生命有关的印记,某种血液里流淌着的DNA,或者已成为身体衰老、语调渐变的一个个经历过的证据。谁能说这些关乎青春往事的故事不是历史呢,它是小故事、小情绪,但却与人的呼吸息息相关。

 

 

责编:YN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文娱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