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夫点评莫言:文学成就很高 最近讲话有问题

2012-12-20 09:53 我要评论
分享到: 0
调整字体

(重庆晨报)在上周六的“中国娇子新锐榜”中,获得年度图书奖作品《乡关何处》的作者、著名诗人野夫,昨天做客重庆育才中学“5个字的中国”读书节“行知·中国”讲坛,和高一艺科班的同学们面对面交流。聊起自己的成长经历,野夫鼓励所有同学都应该有自己的梦想:“即使梦想荒诞,只要你一点一点的努力,就一定能够接近实现。”

  早恋险毁文学梦

  “很多年没有来中学做讲座了,我都不知道现在大家关心什么话题。”面对台下的师生,野夫很温馨地讲起了自己实现梦想的经历。

  “我是湖北利川人,小学时老师布置作文写《我的理想》,别人都是写解放军、老师等职业,结果我写的是文学家,老师在班上念的时候我还被人嘲笑了很久。”野夫讲他从小怀揣着这个梦想,“我是我们县当年唯一一个文科生考上大学的,但我并不满意考上的大学。因为我高中的时候早恋,喜欢上我们班的文艺委员,结果被老师发现,天天被老师家长责骂,甚至差点被学校开除,在这样的情形下我考上了一家专科学校。”

  曾任牟其中秘书

  野夫回忆,大学毕业后,自己可以选择当老师、研究员或公务员,“但我并不甘心,我的梦想就是能走出深山,于是我坚持写作,成立诗社,办油印的刊物、在钢板上刻蜡纸再装订成册,终于我23岁离开利川,去到武汉。”

  在武汉待了一阵后,野夫被分到海南当警察,之后又去做了颇具争议的昔日富豪牟其中的秘书,但他始终不愿意放弃自己的“文学梦”。“后来我去了海南出版社当编辑,编了很多畅销书,之后不少投资商拿着钱来找我给干股,于是我又开了家公司当老总,成为书商在北京买车买房,但这样每天吃喝玩乐的商人生活并不能让我满足。”2006年,野夫把北京的公司卖掉,到大理的一个农家院子开始写作,“我现在绝大多数的作品都是那个时候写的,我也终于圆了少年时的文学梦,可以用写作还原历史、赢得自己的尊严,所以我希望大家也都能拥有自己的梦想,一点一点去实现他。”

  写诗的多读诗的少

  野夫的文学道路最早是从诗歌起步的,作为一个曾经的诗人,重庆晨报记者问他对当今中国诗坛有何看法。野夫回应说:“其实现在写诗的人还是很多,达到成就的也特别高,在我看来,诗歌是最能和别的国家的优秀文学所媲美的。”不过说到这儿,野夫仍然有一丝遗憾,“但现在读诗的人不像上世纪八十年代那样多了,很多读诗的人其实也就是写诗的人,作者读者一体化。”

  那这样的情形应当如何解决呢?野夫坦言自己也“无解”:“这是一个很漫长的过程吧,想要让人们重新拾起对诗歌的热爱,可能要从如今社会势力主义中走出才行,但我仍然坚信,诗歌并没有没落,反而拥有生机勃勃的生命力。”

  由于之前也做过书商,自己又是知名作家,记者也问到野夫如今网络对传统书本的冲击,“现在读书的人还是很多,减少的是看实体书的人,都跑去看网络版的了。其实网络对于卖书的人来说的确是个坏事,因为书本销量减少,但对于知识传播来说,网络的普及会带来更多的读者,这一点是很有好处的。”

  野夫点评文化名人

  作为知名作家和曾经的出版商,野夫和不少文化界名人交往颇深。昨天下午和晚间在“少数花园”咖啡厅和精典书店,野夫就和喜欢他的读者们聊起了不少和其他名人的趣事。

  热点:莫言

  他的文学成就很高

  莫言获奖公布的三分钟里,我接到了两个海外的采访电话,但我都说不回答,不为别的,因为我和莫言是同行。我心中是有自己的看法的,但我不愿意在公众领域说,最近莫言的好友梁文道对他有点评,他这篇点评写得深得我心。我想说莫言的文学成就是很高的,但他最近的一些讲话我觉得有问题,我只能说到这儿为止了。

  老师:易中天

  最不喜欢被称文人

  有人问我文人和作家喜欢哪个称呼。我想说易中天是我最尊重的老师,我记得他是不喜欢别人叫他文人,因为他觉得作家之中最差的才是文人。不过我对于作家和文人的称呼都保持中立,我给自己的定义是“写作者”,像我的名片上写的就是这样,因为在我眼中,写作者是最贴近。

  神交:韩寒

  我愿意和他一起喝酒

  我和韩寒并不认识。不过韩寒是一个我愿意结交的朋友,是我愿意私底下和他一起喝酒的。虽然我们没有见过面,但是之前他的杂志我也投过稿,后来杂志社被关掉后他也联系我要给稿费,但我没有要,真的想和他喝一场酒。

  朋友:柴静

  帮她写书评就俗气了

  我们算朋友,当时她帮我写书评的确对销量帮助很大。记得那篇书评我没有请她写,担心被拒绝很尴尬,结果她自己却写了发在微博上,我很感谢。这次她出新书了,按理说我也应该写书评给她,可我觉得这样一来就俗气了。不过她这本书我和杨葵、老六都帮她出谋划策了不少。有人说柴静如今是一个有争议的人,我只想说在中国没有任何一个人是没有争议的。

  约架:吴法天

  倘若遇到直接开打

  现在中国的文化人有两类,一类是被嘲笑的公知,一类是大众文化人。像于丹就属于后者,她讲的东西有点精神鸦片的东西。而像吴法天这样的人,我碰到他可能二话不说就开打了,因为他是完全不讲道理的。我并不是提倡打架,只是因为这是我自己的一种方式。(记者董进)

  野夫又名土家野夫,本名郑世平,1962年出生于湖北。发表诗歌、散文、报告文学、小说、论文、剧本等约100多万字。2006年获“第三代诗人回顾展”之“杰出贡献奖”,2009年获“2009当代汉语贡献奖”。曾做过出版、电影策划、编剧、制片人。现居云南。新作《乡关何处》反响热烈。

 

 

责编:YN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文娱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