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瓣“一星运动”升温,“最”译著遭吐槽

2013-01-23 10:22 我要评论
调整字体

  长江商报消息豆瓣“一星运动”升温,“最”译著遭吐槽

  一月初,由天津人民出版社出版,路金波旗下的果麦文化策划的一套李继宏译世界名著,刚刚在豆瓣上建立条目不过几天,就因水军打五星抬分、高调夸张的宣传语、以及译者李继宏的翻译水平和翻译风格等等问题,让不少豆瓣网友愤怒不已,青年法语译者何家炜就势掀起一场持续至今的“一星运动”(一星为最低分),令此系列书籍的豆瓣评分从9分以上滑落至2-3分,甚至出现了0分。

  此事在两周时间内愈演愈烈,双方各有说辞,导致最终由读者对过度夸张宣传语表达反感的简单事件,深化为译者同行对文学作品的翻译品质、读者对出版商廉耻程度的讨论。

  目前,这套世界名著已出版了四本:《小王子》、《老人与海》、《了不起的盖茨比》、《动物农场》。未有一本能在“一星运动”中幸免于难,甚至有网友为此套书另起名为“一星文库”。

  这套书是否因此而影响销售情况,一时难以定论。不过,有网友犀利指出,此套书的目标人群是“买书不看出版社,不看译者,甚至不看豆瓣评分的人”。本报记者刘雯采写

  ■纠错

  疑雇水军打五星抬分

  在豆瓣文章中,何家炜说:“纠错不是我喜欢做的事,此次不得已而为之。”发起“一星运动”时,何家炜针对的主要是这套书腰封上的宣传语:“纠正现存其他56个《小王子》译本的200多处硬伤、错误,纠正现存其他50个《老人与海》版本的1000多处错误,让您读到最纯正、最优美、最准确的译文。”

  他认为《小王子》中译本中,已有林秀清、周克希、马振骋、郑克鲁等多位法语翻译大家的译本,而编辑无视这些前辈们的心血,夸口自己为三个“最”,令人不齿。且此书今年1月才上市,即已有1000多个评论,评分高达9.3分,疑似出版方雇水军抬分。

  对此,绝大多数豆瓣网友在没有看过此书的情况下,纷纷响应“一星运动”为这本书打了一星,骂声一片。

  《小王子》有20处错译和漏译

  李继宏的豆瓣小站里介绍说他的翻译语言涉及:英语、法语、西班牙语。但“一星运动”发起人何家炜在比照了法文版、英译本和李译本后,质疑其翻译《小王子》时,并非从法文原版直译,而是从英译本转译,并在纠错帖中列出了20处错译与漏译以及推测其为转译自英译本的细节线索。

  日译两万字质量堪忧

  李继宏曾在一篇讨论翻译速度和翻译稿酬的文章中,写到自己在翻译《追风筝的人》时:“全书电子文档统计字数共195190字,总共用了10天时间,每天工作时长达15小时,平均每小时翻译将近1300字。”也即每天可翻译两万字。

  就此,记者采访了北京基石盛世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翻译出版总监王立秋,他认为:“日译两万字是可能但不可行的,因为精神高度集中的赶工式工作状态不可能持久。”

  ■回应

  昨日,译者李继宏与此套丛书的责编赵海萍接受采访,给出了自己的答案以粉碎“谣言”。

  初衷不为叫板其他版本

  据这套书的责编赵海萍介绍,《小王子》和《老人与海》这两本书从资料积累、翻译,到出版前后经历约三年时间。之所以在已有多个译本的基础上再添新译本,是因为现在年轻人所能阅读到的世界名著可能会存在诸如篇幅太长、内容与当代距离较远而难以理解、译文有原则性错误等问题,尤其是很多译文在语言上还不够简洁、优美、不吸引人。

  这些年,国内外学者做出了一些专业解读,这次再译,他们也希望及时结合这些解读到译文中去。

  赵海萍坦言,“一个译者有可能在本国的语言体系中改变一部翻译作品的命运。”他们并非要叫板其他版本的译作,只是期望这套名著译本能让广大读者知道世界名著并不晦涩难读,让这一套名著更加完美。

  采纳了英译本中值得借鉴的地方

  在采访中,李继宏否认了《小王子》是从英译本转译的说法,他说:“我选择了从法文原版直接翻译《小王子》,并参考了英译本。并不是从英文译本直接转译。”他解释,在他的译本中,采纳了英译本中值得借鉴的地方,而在与原文有出入的地方,“比如说它有时候会把原文的两个短句合并成一个长句,这个我认为破坏了原作的节奏和风格;也有个别地方跟原著有出入,这些在我的译本里并没有出现”。

  译多少取决于每天工作几小时

  李继宏对翻译速度的看法是,“因为每本书的篇幅与难度不同,所以很难有一个平均数字,像《老人与海》,篇幅很短,所以会快一些。但比如说像《瓦尔登湖》,因为难度特别大,就做了将近一年。译文的质量和翻译的速度并没有太大关系,跟译者本身的水平关系比较大”。

  赵海萍说,“实际上继宏从来没有说过他的翻译速度很快”,他说过的只是“每天翻译多少取决于你每天工作多少个小时。”李继宏认为一个熟练、合格的译者,在翻译通俗文学作品时应该能达到每小时千字以上,而如果是翻译学术类图书或比较深奥的文学作品,那这个速度可能会降低到每小时500字,甚至300字。

  “从英译本转译”

  译文:献给里翁·沃斯我恳请读到这本书的孩子原谅我把它献给一个大人。(题献词)

  ——作者题献给这位叫LéonWerth的朋友,是一位犹太裔法国人,也是一位作家(http://fr.wikipedia.org/wiki/L%C3%A9on_Werth),其他译本都根据法文发音译作莱昂·韦尔特(郭宏安)、雷昂·维尔特(柳鸣九),或其他近似的发音,但这本书翻译成里翁·沃斯,显然是根据英语发音。另,在法文版中,这句话里并没有“读到这本书的”,而英译本加了这个定语。

  “错译”和“漏译”

  译文:你必须强迫自己经常去拔掉猴面包树,它小时候跟月季的幼苗长得很像。

  ——玫瑰在这故事里是小王子的爱人,这里不能翻成特指中国玫瑰的月季。

  译文:她慢慢地披上衣裳,将花瓣一片一片地调整好位置。她不愿意像罂粟花那样皱巴巴地出现。

  ——这里应是虞美人(法语coquelicots,英语fieldpoppies),而不是罂粟花(poppies),这个错译也可看出是从英译本转译时出现的错误。

 

 

责编:YN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文化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