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斯卡评委陈冲:价值观主旋律,但十分人性

2013-02-26 16:03 我要评论
调整字体

  东方早报记者李云灵

  集演员、导演于一身的陈冲是奥斯卡6000多位评委中的一位,日前她在美国的家中接受记者的电邮专访,讲述了她对今年奥斯卡影片的喜好。

  陈冲在说起李安的《少年派》时,比推销自己主演的影集还兴奋,“这是一部很多好莱坞和国际上的大导演尝试了又放弃了的电影,却被李安拍得淋漓尽致。他总是能把他的主题表达到极致,《色|戒》里的性,《少年派》里的水。一般来说当了大师就无成长可言了,大师似乎只需生产作品。而李安总是一次又一次地突破重围、突破自己。”而她的“最佳导演”一票毫无犹豫地投给了李安。在颁奖礼结束后,接受记者补充采访时,她仍沉浸在激动的情绪中:“真的很替李安导演高兴,想着要向他道贺。我对李安的才华非常崇敬,无话可说。”

  陈冲与李安算是旧识,二十多年前,李安的《喜宴》曾邀她担任女主角,可惜没有成行。二十多年后,陈冲接演了李安《色|戒》,饰演易太太,她并没有因为这个角色戏份不多而犹豫,“我妈妈是个彻头彻尾的张爱玲的迷,回家跟她说起这事,她说易太太是一个极小的角色,毫无意义。她劝我不要去演,我说,‘可这是李安啊。’我觉得能在现场观摩他工作已经是有意义的了,更何况为他的电影做出任何一种贡献。”

  在陈冲眼中,李安在拍摄现场思想非常集中,很少跟任何人聊戏外的事。他十分熟练、自信,但又永远保持着谦卑,“李安就是这样穿梭在中西文化之间,把好莱坞学到的系统的工作方法和严谨的体系带到国语片的拍摄中,又把中国片拍摄的灵活机动性、随意性和一些不用花太多钱又能起到特别效果的聪明伎俩带到西片的拍摄中。这也许是他成长弧度直线上升的重要原因之一吧。”

  东方早报:分别说说你心目中的最佳影片、最佳导演、最佳男女演员的人选以及理由。

  陈冲:今年有好几部影片都超级好看,真是很难说。我最欣赏的几部有《逃离德黑兰》、《刺杀本·拉丹》、《林肯》、《少年派》和《悲惨世界》。这5部中随便哪一部得最佳影片我都觉得合情合理。其实《乌云背后的幸福线》我也很喜欢。最佳导演我希望是李安。最佳男演员我选了演林肯的丹尼尔·戴-刘易斯,很难想象任何别人能够如此放松、准确、幽默而深沉地承担这个高难度角色。当然休·杰克曼在《悲惨世界》的表演也让我惊讶和佩服。最佳女主角我选了85岁的法国演员埃玛妞·丽娃,她毫不掩饰岁月的雕琢,拥有如此自然而坚毅的控制,动情而毫不煽情。当然22岁的詹妮弗·劳伦斯是奥斯卡评委会偏爱的宝贝。《刺杀本·拉丹》的杰西卡·查斯坦也是我很欣赏的。

  东方早报:谈谈跟你合作过的导演李安。

  陈冲:李安是我见过戏路最宽的导演,什么类型的电影都能导,很少有败笔。有时候我会想李安的自我到底是什么样的。

  东方早报:奥斯卡评委是终身制的,目前有6000多位,但华人评委只有10位左右,你如何得到这份殊荣?

  陈冲:做评委需要有推荐人及担保人,然后还有一些审批程序。因时间久远,具体细节记不清了。我每年都会参与,这是一件很好玩、有意思的事。

  东方早报:如何投出你的这一票?

  陈冲:评委在接到选票后,填写自己最欣赏的电影和电影人,然后将选票寄到美国PriceWaterhouseCoopers(普华永道)会计师事务所,他们在一个秘密的地点统计选票,最后将得奖者的名单送到奥斯卡后台。今年开始还可以通过网络投票。

  东方早报:你认为,奥斯卡评委们的意见,算是精英民主,还是大众民主?

  陈冲:算是各行专业精英的选择吧。因为评委是终身制,有时总体观念有些老年化。但近年来有不少年轻评委加入,希望比前几年平衡一些。

  东方早报:前年你说《社交网络》肯定拿奖,科林·费斯肯定拿影帝;去年看好的影片《艺术家》和影后梅丽尔·斯特里普,预测都很准。怀着一种什么样的心情看每年的奥斯卡颁奖,猜中的话是否会很激动?

  陈冲:我酷爱电影,有很多秘密的梦想,情感的宣泄,灵魂的震撼和开怀的大笑是一个人在影院经历的。另一个完全陌生的人在另一个城市、另一个影院跟我分享同一份经历,进入同一个高潮本身已经无比奇妙。再有这么多人跟我投了同样的选票当然是令人激动的。

  东方早报:在你当评委的过程中,有出现过结果出人意料的经历吗?

  陈冲:《莎翁情史》居然打赢了《拯救大兵瑞恩》(1999年),得了最佳影片是我无法理解的。

  东方早报:你觉得今年奥斯卡奖看重的是什么?有种说法,觉得今年的名单过于主旋律,你怎么看?

  陈冲:名单的确偏主旋律,但是仍然十分人性。美国的政治、经济局势使电影人回到美国根本的价值观和理想,但是所塑造和歌颂的英雄人物是有血有肉,有统一人格的。其实也是对现状的批判和警示。

 

 

 

责编:YN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文化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