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应松"一个人的遭遇":揭示水乡的残酷一面

2013-03-15 10:37 我要评论
分享到: 0
调整字体

  楚天都市报讯本报记者范宁

  陈应松

  湖北作家协会副主席、文学院院长。出版有长篇小说《猎人峰》、《到天边收割》,小说集《陈应松作品精选》、《呆头呆脑的春天》、《松鸦为什么鸣叫》,随笔集《灵魂是囚不住的》、《所谓故乡》,诗集《梦游的歌手》等50余部,《陈应松文集》6卷,《陈应松神农架系列小说》4卷。

  因为写神农架而闻名于文坛的作家陈应松,今年1月出版了中短篇小说集《一个人的遭遇》,讲述荆州故事。

  从大山走出来,轻抚水乡涟漪,陈应松所感知的指尖平原,依然冰冷如山。

  昨日,他接受本报记者专访,谈论新作时,还是绕不开那种书写残酷现实的笔触,但他请读者注意作品中形式上的探索,“那是我要玩的新东西!”

  作品:延续底层视角

  《一个人的遭遇》收入了7部中短篇小说,有讲述坚守与沦陷的《野猫湖》,有拷问人性泯灭与知识匮乏的《无鼠之家》,有展示弱小力量抗争姿态的《一个人的遭遇》等。其中,《一个人的遭遇》和《无鼠之家》入选了中国小说排行榜中篇小说十佳。

  在这些作品里,陈应松冷硬的笔触硌得人眼睛发疼。“这是这两年我从荆州回来之后写的作品,在那边我接触到一些农民,收集了许多来自现实的素材。”《一个人的遭遇》实际上综合了很多人的遭遇,尖锐的矛盾集中到一个农民身上;而对于《无鼠之家》,陈应松说自己:“依然在追求那种‘刀刀见血’的效果。”

  理念:水乡也有残酷

  几年前在出版小说《到天边收割》的时候,陈应松就曾表示,自己在文风上会有所转变。从神农架走出,来到平原水乡,水的温柔是否更加软化了陈应松?回答是“NO”。

  “写这些故事的时候,我开始重新审视水乡。以前我对水乡生活的认知是流于表面的,过去我会把水乡写得很纯很美,现在则要揭示它残酷的一面。”

  对于这种认识上的改变,陈应松笑言自己不是僵死的标本,“我在不断地行走和写作,我的小说也在不停变化。”

  形式:写法上玩创新

  翻开《一个人的遭遇》,许多读者会奇怪陈应松文风上的改变。比如短篇小说《祖坟》,就是以一种排比的方式展开的,“你还记得吧”成为贯穿整个小说的线索,更像诗而非小说。在没有收入集子的近作《去菰村的经历》中,人们都在谈论的村长始终没有出现,这就更有现代文学的意味。这些变化是擅长现实主义的陈应松在形式上的创新,“如果你不断重复自己,读者可能就厌倦了。”而且陈应松已经不满足于“底层文学”这一个标签,“写法也是一个很重要的问题,不能所有作品在写法上都没有区别。”

 

 

责编:YN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娱乐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