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航空城"让城市过于简单化 机场决定城市未来

2013-04-18 10:28 我要评论
调整字体

  韩国新松岛市,是一座在仁川机场旁从一砖一瓦中建立起来的城市。

  迪拜机场。

  长江商报消息二十一世纪,似乎只有高效率,大规模,四通八达的机场才能决定一个城市的未来。

  当中国正在大建机场的时候,伦敦却因为环保团体的反抗、政治决策者的犹豫以及利益集团的阻挠,使得机场建设重重受阻。不仅仅是伦敦,整个英国都是这样。

  四处宣扬“航空城”理念的约翰·卡萨达称,新的城市类型将会出现。在这个城市里,“机场不再是城市的郊区,而是在市中心”。卡萨达是一名北卡罗莱纳大学的教授,就“航空城”理念发表了不少文章,并且建立了一家咨询公司,建议市政府和州政府如何将大笔资金投入建设“航空城”的方案中。伦敦市长鲍里斯·约翰逊公开表示对于“航空城”的理念十分有兴趣。

  但是,机场真的能够决定一个城市的未来吗?本报记者危凯编译

  据《观察家报》

  机场渐渐变得更像是一个城市

  卡萨达表示,“新的度量基于时间和成本”,而“地点已被交通的方便性所取代”。为了支持自己的论点,卡萨达拿出了一系列的数据,与2010年的49亿乘客相比,2030年飞机上的乘客将会达到130亿人。或者说,一部iPhone5的部分零件组装是来自几个国家。

  卡萨达认为,由于机场的发展,机场会更加像一个城市。印第安纳波利斯国际机场的购物区真的给人感觉像城市广场;每年有6000个婚礼在斯德哥尔摩的阿兰达机场举行;阿姆斯特丹国立博物馆在史基浦机场布展;而伦敦爱乐乐团在希思罗机场演出。

  “未来的机场或许就像是这样”,他举例,如TheSquaire,一个外表光滑的办公建筑,在德国法兰克福。毕马威已经把它的一些业务转到这里,这样做的最主要的原因是从工作场所只要步行几分钟就可以登机了。

  在追求速度的统治之下,个人记忆和身份被剥夺

  卡萨达最喜欢的例子是德克萨斯州的拉斯科利纳斯航空城,便利的地理位置,为了方便达拉斯—沃思堡国际机场(DallasFortWorth)而建造。另外这里“拥有四个全球财富500强公司的总部”;再则就是仁川机场旁的新松岛市,这里建立了一个开发区,该建议来自于卡萨达;同样,在迪拜,“一个机场,连接一个酋长国”;以及新加坡,它的发展也受益于其繁华的国际机场。

  他展示了一个理想的城市规划,跑道位于其正中心,“空中航道”连接“电子商务中心”和一个“医疗和保健中心”。卡萨达是对的,国际航空旅行呈现出一种增长的趋势,伦敦如果未能找到一个聪明的解决方案,将会输得很惨。但是,就目前的描述,航空城其实是令人恐惧的:一个模范的城市是商业规划和政府调控的组合,以高标准的安全去控制机场的安全。在追求速度的统治之下,个人记忆和身份被剥夺。机场的购物中心,实际上并不是一个城市广场,因为那里的一切是按程序进行和管理的,人们的自发性和主动性都被剥夺。

  或许还会有一些缓和性的措施,根据卡萨达对航空城计划的10个建议,“有主题的建筑特色,公共艺术和标志性的建筑结构应该可以使航空城的发展更受人理解。”新松岛市建有一个杰克尼克劳斯高尔夫球场,一些区域还仿照威尼斯的运河和中央公园。但根据社会学家李察·塞纳特所认为,它是一个“巨大并且空洞”的地方,“人们走在路上,什么都感觉不到”。

  机场建得再大,也无法取代城市

  跟十九世纪沿铁路而发展的城镇不同,“航空城”也不是完全单纯的集会性质。韩国政府在新松岛市大举斥资,但至今仍未成为其建造者所承诺的“热闹繁忙的都会”。对于在泰晤士河河口建立新机场的计划,卡萨达介绍,“大多数机场的交通连通性要依赖于公共资金,而这个计划造价昂贵。我知道一些私人兴建的不太大型的商用机场并没有大额公共资金的支持,至少是非直接的。”

  换句话说,就是:“纳税人将支付优厚的环境创造了几乎完全服务商业需求的城市。如果他们不这样做,根据卡萨达所说的,“在未来的几十年中,这座城市和国家的发展将会显著衰退”。如果公众凑足了那些钱,那么事情将不会发生。“泰晤士河口机场是一个高风险的项目,但是有极高回报的可能性。”卡萨达表示,换句话说,纳税人可能会被要求赌上数十亿的资金在可能没有回报的东西上。

  当伦敦遇上了“航空城”,这是一个有意思的事情。如果游戏就是看谁建立的机场最大,最快,最有效,那么伦敦,或许不能击败亚洲城市。另一方面,伦敦有资格针对于“航空城”的想法增加价值不大。伦敦不能掉以轻心,至少对其机场,当前状态来说,“航空城”提供了城市过于简单化的看法。

 

 

责编:YN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文娱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