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少功出席书博会 知青文学“热”90后也捧场

2013-04-19 09:54 我要评论
调整字体

  韩少功在海南书博会现场。图片来源于网络

 

  长江商报消息本报特派记者直击海南书博会

  第23届全国图书交易博览会今日在海南国际会展中心开幕。全国1500多家出版发行单位、35万种参展出版物亮相展会,并有“红沙发”系列访谈、十大读书人物颁奖仪式、读者大会等136项文化活动现场展开。

  作家王蒙、莫言、梁晓声、韩少功、九把刀、杨红樱、安意如,学者于丹、傅高义,诗人汪国真,原中共中央总书记胡耀邦之子胡德平等一大批名家将出席本次书会。

  而在此次参会的新作中,我们发现,韩少功、梁晓声等不少作家的作品都聚焦“知青”题材,其中全景式展示40多年来知青文学成果的《中国知青文库》也同时问世。

  本报记者卢欢发自海南

  “人性的问题会一代代重演”

  作家韩少功昨日在海南省图书馆推出了其20多万字的长篇小说新作《日夜书》。

  小说通过几位50后从知青年代到转型时期的人生轨迹和恩怨纠葛,折射出人性的光辉和时代的变迁。艺术青年大甲、“精神导师”马涛、农村“大哥”郭又军……形形色色的人物在社会变迁中拥有着各自的人生轨迹,而种种人生轨迹在特定时空里又有着千丝万缕的纠葛。他们用各自的一生回答了时代的精神之问。

  “小说名字可以理解为日与夜的关系,阳面和阴面的关系,这里有时间的漫长感。”韩少功将《日夜书》定位为一本描写知青一代人群像的小说,从他们知青年代写起,写到他们返城后几十年的际遇,直至当下。“重点还是这代人在当下的命运。”

  韩少功称,这本书与其他知青小说比起来更多一些自省的意味。“宫廷题材、战争题材、青春题材等可以不断地写下去,知青题材当然也有巨大的叙事空间,有陌生化的可能性,有作家们自我挑战、自我颠覆、自我再造的机会。”他坦言,随着年龄增长,人看问题的视角、感受会不一样,距离拉得开了,看得更清楚,更容易聚焦。“有时候需要近看,有时候需要远看,各种角度都需要。”

  不少90后读者也来到新书发布会上捧场。这正在韩少功意料之中,他认为在代际上,没有绝对的鸿沟,不用担心后代不理解。“人性的问题会一代代重演,看历史剧可以看到自己的影子,在后人身上也同样能看到。关键是我们写的这些社会和人生经验,是否包含、释放了人类普遍的情感,能否引发更多共鸣。”

  “草根的历史才是真实的历史”

  作家梁晓声在完成了其诸多代表作品《今夜有暴风雪》、《一个红卫兵的自白》、《知青》后,近期又推出了以忏悔、重建为着眼点的力作《返城年代》,为其知青系列作品画上了句号。

  “返城年代”指1980年代。该书借由几个哈尔滨知青的返城故事,来展示知青一代的返城生活及命运、人生思考及心路历程。《返城年代》主要表现的是特殊时代对人性、人格的压迫,以及大返城后知青们的人性、人格的觉醒与重新定位。

  此次除了带来新书《返城年代》,对自己知青作品系列做一个挽结和结局外,梁晓声还将携新作《懦者》做客书博会,并与韩少功、周大新两位作家展开对谈。

  与以往他创作的“知青小说”不同,新作《懦者》被冠名为“转型之作”,是一部少见的另类抗日题材小说。

  梁晓声自称已经回归到虚构小说上,谈及创作初衷时说,“出于对生命的敬畏,对人性的关怀,对和平的渴求,还想诠释一种以弱制强、以柔克刚的人生智慧。时代不一样了,一个人的表达能代表大多数人的意愿的时代已经过去了……‘草根’的历史,才是真实的历史,这些东西已经被大众遗忘,但是作家有责任去表达。”

  为知青作家“叙史”、“立言”

  尽管知青题材图书出版不下几百部,但以单本为多。武汉大学出版社经过两年多筹备,为知青文学做了大规模梳理,陆续推出近百部《中国知青文库》作品。其中第一套30余位知青作家的40部作品已经付梓发行,其余60部即将在今年内出版。所有已出版的将在书博会上与读者见面。

  这套文库全景式地展示40多年来知青文学的丰硕成果,也回顾知青文学的发展历程和重塑知青文学的丰碑,囊括了如史铁生、叶辛、张抗抗、张承志、梁晓声、肖复兴、邓贤、林白等作家创作的作品。已出版的分为五辑,包括《黄土地之歌》、《红土地之歌》、《黑土地之歌》、《生命之歌》、《中国知青文库(学术卷)》等几大部分。

  知青一代、知青作家除了共同的知青经历外,回城后的个体生活经历、文化背景、知识储备、思想认识,以及对知青生活的感受都有很大的不同,因此知青文学得以百花齐放。

  在业内人士以及读者们看来,百集《中国知青文库》,为知青文学做了一次面展示,慰藉了知青一代的期待和失落的心灵,实现了知青作家“叙史”、“立言”的创作初衷,同时也满足了非知青读者的期待。

 

 

责编:YN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文娱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