樊枫都市水墨走到第7城 国画勾皴点染胸中之城

2013-05-13 08:40 我要评论
调整字体

 

 

  特派记者鲁艳红大连报道

  由中共武汉市委宣传部、武汉市文联、大连中山美术馆联合举办的《怀城——樊枫作品展》前日在大连中山美术馆拉开帷幕。身为武汉美术馆的掌门人,这一次樊枫还原他最初的身份——画家,以其十余年来在“传统笔墨”与“当代表达”探索到的一种平衡方式,展示了87幅以水墨抒写都市情怀的艺术作品。作为继德国、深圳、福建、江苏、北京、宁波等地美术馆展出后的第七站,本报记者独家随访,闻听樊枫笔墨中的“胸中之城”获得了极高赞誉,他被评论界称作“都市水墨”画派的领军人物。

 

  樊枫“怀城”自江城始

  樊枫的“怀城”自江城始。1999年已经在传统水墨创作上获得肯定的樊枫画风一转,抛开对山水花鸟的描述,开始用传统性的书法用笔去抒写建筑影像、勾勒现代都市纷繁跳跃的视觉节奏、渲染生机勃勃的武汉都市生活气息。

  作为一个长期生活在曾经的法国租界的居民,樊枫常常会情不自禁地以老“汉口”的建筑去表现他那斩不断、理还乱、说不清、道不明的乡愁。樊枫开始将视角投射到一种现代化的城市景象上来,黄鹤楼、龟山电视塔、长江汉水两岸繁华密布的摩天大厦……这些武汉的象征都被以勾皴点染、浓淡有致的水墨纸条,呈现在巨幅宣纸之上,既大气磅礴,又灵动如诗。

  这一系列作品当时虽引起了极大关注,甚至早期的一幅《绿色家园》荣获了当年举办的第九届全国美展优秀作品奖,但樊枫的“恣意妄为”免不了惹来争议。

  樊枫明白个中缘由,他说:“城市在过去一直是中国水墨的盲区,意味着中国水墨除了表达古人情怀和游览山川的情怀之外,对表达当代都市、水泥结构束手无策。”然而樊枫并“不信邪”,他告诉记者:“在城市化进程的时期,中国画表达有局限性,那画家有义务去解决这一点,因为艺术必须表达当下,局限性不解决,中国画就不能延伸,观众就对中国画慢慢失去兴趣。”

  笔墨在延伸,不仅仅是江城,樊枫逐步将自己视野拓展到了对于江南庭院和江南水乡的表现,笔墨中也有了欧洲城市面貌,他说:“‘怀城’是指胸中之城,是一个画家‘眼中之城’、‘胸中之城’、‘手中之城’的三位一体。”而对于读者的解读,樊枫希望人们在读懂城市的同时,更能理解中国画的魅力、笔墨的魅力。

 

  开创“都市水墨”画派

  14年、130余幅、7个城市办展……期间樊枫并不太理会外界声音,他想做的是一种表达。而这种表达终究汇集成一股不可忽视的力量。评论界认为,樊枫通过运用传统笔墨进而营建现代“都市景观”的方式,其中绝不仅仅只是题材的转变、主题的转变,也不仅仅只是材料、方法、语言的转变,更重要的是樊枫对于价值观念与艺术态度的转变。

  中国美术馆馆长范迪安把樊枫的创作称作“精神逍遥”,他评论:“樊枫的能力在于在这类景物面前,他能够很快地将山水情景与都市情境用‘移情’、‘置入’的方式结合起来,在构图取势和物象营造上将现代景观转换为山水形象,更重要的是,为眼前现代的形式结构找到笔墨表现的契机,将规整的、平正的、方硬的甚至是呆板的景象化为灵动的、活跃的、充满笔墨趣味的水墨形象。他在用笔用线用墨上恣意变幻,神采顿生,使新鲜的临场感受与新颖的笔墨趣味达到内在的统一,用中国水墨的语言打通了绘画表达的文化差异。”

  樊枫100多幅笔墨下的城市画作为艺术界多元审美的需求开拓了更多空间,他独特的画法被评论界称作“都市水墨”派,并开始有了追随者。樊枫并不担心追随者的超越或者简单模仿,他说:“艺术并非自私的创作,而是为启发人们的智慧。有人追随,说明你的创作启发了别人,对中国水墨发展大有裨益。”

  樊枫告诉记者,他依旧在探索,接下来他将创作得更细致一些,会创作“人在旅途”系列,关注城市中的的交通枢纽,例如飞机、汽车、电车等,也会寻找一些逐渐消失的生活,让城中村、农贸市场进入自己的笔墨,他说:“艺术是一种表达,更是一种记录。”

 

 

责编:YN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文娱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