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曲名旦沈昳丽为昆曲做公益:国家有这个宝石

2013-05-17 09:54 我要评论
调整字体

  长江商报消息昆曲名旦沈昳丽为昆曲做公益

  沈昳丽那天晚上玩疯了。

  她在台上跳上跳下,指挥着6组杜丽娘和柳梦梅,排练花园中初次相遇那一场。像个孩子王一样,领着大家玩昆曲。

  初学者演出来的相遇,大多让人发笑,往往是杜丽娘无情,柳梦梅轻佻。她看不下去,频频亲自示范,兰花指柔柔一摆,小眼神轻轻一瞟,美的不容置疑。

  许多人就是因为这举止间的暧昧深意,爱上了沈昳丽。先爱上讲台上自然活泼的她,再爱上舞台上端庄秀丽的杜丽娘、杨玉环、崔莺莺。

  然后爱上昆曲,成为一只小“昆虫”。本报记者谢方采写

  这些年没荒废,就继续往前走

  1986年,沈昳丽被父母送进由京昆艺术大师俞振飞任主考官的上海市戏曲学校第三届昆剧演员班,十几岁的她从6000名考生中脱颖而出,开始这一生最重要的选择。

  出身梨园世家,奶奶是越剧演员,父亲一直想让女儿继承奶奶的衣钵。本想送她去学越剧,“可是那一年越剧不招生”,沈昳丽还记得主考官俞振飞为了安慰父亲,说了一句有点糙的话——“昆曲是越剧的妈”。

  接下来是无穷无尽地训练、磨练和等待。训练从练气开始,每天早上六点起床,跑步爬楼梯。沈昳丽说,女生住在五楼半,就在楼梯上跑上跑下。老式的房子,电梯是那种透明的,老师们就坐在电梯里上上下下,监督学生,“一点也不能偷懒”。

  跟《霸王别姬》里相比呢?不相上下。沈昳丽语调高起来,还婉转着。“很苦的,但很开心。”到现在沈昳丽还很怀念当学生的八年,“很纯粹,没有杂念,就是练功,心里踏实。”

  但这个时代是电视电影的黄金时代,戏曲总像坐冷板凳的。昆曲演员们的担心和忧虑也不少,嫌钱少,担心一辈子跑龙套,成不了角儿。很多人因此转行,拍广告、拍电影电视剧的都有。

  沈昳丽从来没想过转行。她说,自己是个顺其自然的人,既然已经选择了昆曲,就不会再做过多的假设和犹疑,只需做好就行了,而且“是昆曲把我滋养成这个样子,也就值了吧。”

  现在,每过几年沈昳丽都会回头看一看,想一想,这几年我有没有荒废掉?再继续往前走。

  “大家闺秀”反串“林冲”

  在昆曲行里,沈昳丽是上海市昆曲团当家闺门旦演员,饰演的多是优雅内秀的大家闺秀,比如《长生殿》的杨玉环,《西厢记》的崔莺莺,《牡丹亭》里的杜丽娘,亲切可人,“昆虫”们微博上私下里都亲切地叫她沈姐姐。

  可这位姐姐,骨子里却有股男儿的勇敢。2011年的冬天,她立下了在跨年演出中反串《宝剑记·夜奔》林冲的“军令状”。

  女怕《思凡》,男怕《夜奔》,说的是这两出戏不好演。

  从柔弱多情的“杜丽娘”,到坚韧刚毅的八十万禁军教头“林冲”,不好演可想而知。

  一言既出,驷马难追,大家都知道昆曲闺门旦沈昳丽要跨行反串“林冲”了,用沈昳丽自己的话说就是“把自己架在那儿了”。

  为此,她专程赶到南京,向江苏省昆剧院院长、著名昆曲武生柯军学习了这出《宝剑记·夜奔》。

  一个星期的“魔鬼训练”,老师完全不把她当女孩子看,沈昳丽也暂时放下了昆曲闺门旦优雅内秀的身段,转而去诠释一个奔向理想反面的武生林冲。

  跨年那晚,男串女,女串男,滑稽总能引人笑。

  可精气神十足的小武生“林冲”上场,一点笑声都没,沈昳丽说,“我之前上台的有人笑,之后上台的也有人笑,就我上台时没人笑。”

  事后,这次演出被“昆虫”们誉为最不像反串的反串。

  为了告诉大家,还有这么个“宝石”

  最近几年,沈昳丽一直在做昆曲的推广讲座。去年11月和今年5月,她先后来武汉讲了七场,在武汉高校发展了大批新“昆虫”和粉丝。

  5月10日晚在武汉理工大学,她以自己的昆曲之路开场,讲到尽兴处,她伴着电脑配乐,唱了一段《游园惊梦》。

  她声音透亮,偌大的教室不用话筒,都听得清晰。她还示范美声、民族唱法、京剧和昆曲不同的发声方式,在四种唱腔间游刃有余地转换。

  最后一小时,她让12个昆曲爱好者学《牡丹亭》杜丽娘与柳梦梅初次相遇那一段,后排的学生全挤到前排看热闹,拍照的两头跑,大堂内哄笑不断。

  不断地做公益讲座,沈昳丽的想法很简单,“只是为了告诉大家,哟,还有这么个剧种,国家还有这么个宝石。”

  有人打岔说,“还有这么漂亮的演员,”沈昳丽受宠若惊地笑了下。那晚,她一件白色上衣,一件暗红长裙,略施粉黛。

  这种听众与台上的互动也是沈昳丽最重视的。她曾在一篇文章中说,“动静张弛,是场上做戏,但愿也是心有灵犀。”

  这句话也是她多年演昆曲的感受。她爱戏里的人物,希望与她们心神相通;她也爱坐在台下静静聆听的观众,希望与他们用心交流。当这三位一体的时候,正是剧场所创造的特有空间,“一个成功的演出,是看戏人和演戏人一起穿越。”

  沈昳丽说,昆曲是一种美好的生活方式,重在其中的情趣,那是言语不能形容的,看现场很重要,“不到园林,怎知春色如许。”

  沈昳丽

  上海昆剧团闺门旦演员,国家一级演员。1994年毕业于上海市戏曲学校昆剧班。在校时师从王英姿老师,后又得到张洵澎、张静娴、梁谷音、王芝泉、华文漪、张继青等昆剧名家指点。常演剧目有《白蛇传》《长生殿》《墙头马上》等。

 

 

责编:YN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文娱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