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文出版社社长王旭明:高考作文抑制学生想象力

2013-06-08 09:57 我要评论
调整字体

(中新网)有记者问看了今年高考作文题如何?我答:如同这连绵的夏雨,忧郁极了。一是题材远离现实生活。二是立意拘泥空间狭窄。三是思想浅薄之至。四是抑制学生思考、想像和语文多方面能力展示与发挥。总的印象:勉强给60分吧。唉,高考学生作文呵,让我拿什么拯救你?

  其实,作为一名语言文字工作者,我更关心全民语言文字能力和水平的提高。我的这一理念与高考作文并不完全重合,因为高考毕竟是选拔性考试,胜出与淘汰是其永恒的原则,据此,高考的题目偏、怪、难也就可以理解了。我所不解的是,命题者能不能站得更高些,角度更新些,其命题能不能和现实斑斓多彩的生活、日新月异的变化接近些、再接近些。

  对于高考题目设计和要求,素来众说纷纭,尤其是语文试卷中的作文题目和要求。这有点像恋爱中的人们,甲男夸奖乙女美妙,丙男就可以把乙女说得一无是处。当然也有相对性的标准,我以为这个相对性的标准在高考作文题目的设计和要求上尤为重要。因为这个标准不仅仅是对当年考生成绩的考察,而且对来年乃至今后若干年考生语文方向的引导和提升,都将起着风向标的作用。而我,无论是作为一个语文工作者,还是作为一个教育工作者,乃至作为一个关注人类进步社会前进的人,我坚定地以为,必须通过高考这样的“指挥棒”引导更多的青年学子关心现实、思考现实、改变现实,有一种充满热情的拥抱现实的人文精神情怀。

  这就是我评判作文题目和要求的最重要的标准。在现实生活中我深深感受到,伴随着我们社会纷纭变化的气象变迁,在我们社会巨大的转型期,存在一种很不好、也很可怕的倾向,就是远离现实、粉饰现实,在火热的现实生活中麻木不仁或束手无策,甚至逃避现实。这一点不仅有良知的人们在现实生活中可以感受到,而且放眼望去,我们许许多多的舞台文艺作品,反映现实并给人以启迪的也是寥若晨星。

  有感于此,2009年高考时,我写了一篇博文《高考作文能否离现实更近些》,并为之呼喊着,祈盼着。2010年高考时,我疲惫而无奈的脸上露出了些许微笑,写了《一席关注现实的盛宴》。2011年我进行了高考作文北京卷试写,《包揽金牌可否再升华一层》;2012年,我在微博上呼吁设立“语文节”。因为年年有高考,先考语文高。可见其重要,会写会说好。在我看来,五类人更要学好语文:一是语文工作者包括教师记者编辑等,二是各级各类官员,三是各级各类所谓发言人,四是翻译,五是为人父母者。

  看了一年又一年语文高考作文题,让我更加坚信:当下孩子没啥问题反而是老师有问题,老师没问题出题的有些问题,因为高考是指挥棒呵。高考出题者再这样年复一年的下去,不毁掉中国语文教育才怪!语文教育的唯一出路,就是回归语文本来面目,找到出发原点,教真真实实语文,考真真实实的生活!

  说到底,我愿意坚持我之前的看法,我们应该在高考中出这样的作文题目:如果考生时时关注火热的生活并不断地进行深入思考,那在参加高考时,作文就有把握能拿高分。反之,只埋头书海,读死书、死读书,“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对周围发生的一切不闻不问,也不思不想者,那在高考作文上一定会吃亏。这才是高考正面的、积极的“指挥棒作用”,这个指挥棒一定要拿到底。

  期待明年高考作文题对优秀现实题材的回归和坚持!

  专栏作者简介

  王旭明,语文出版社社长、教育部原新闻发言人。

 

 

责编:YN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文化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