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周刊:给冒险家一个出口 给勇气留一个空隙

2013-06-18 09:41 我要评论
分享到: 0
调整字体
周玄毅 青年学者,武汉大学辩论队总教练,行深辩论,偶有所得。

  (长江日报)发现美洲的哥伦布,之所以信心满满地出海探险,压根就是因为算错了距离。

  古龙的《欢乐英雄》里有个人物叫王动,是一个懒到极至的奇人。因为每当他要做点什么事情的时候,都要停下来先想一想,可是凡事只要想通了,哪有什么一定要去做的道理呢?所以王动其实大多不怎么动。

  孔子的学生里有个贤人叫子路,是个耿直冲动的热心肠,《论语》里说他每次听到一个道理,最怕的就是还没来得及去做,就听到另一方面的道理(子路有闻,未之能行,唯恐有闻)。也是,筚路蓝缕胼手胝足地开创一番事业,需要的是一门心思认死理,蛮牛拉不回的意志,两个道理总在心里面打架,哪有勇往直前的劲头呢?所以子路基本不怎么想。

  王动也许算是个聪明人,可惜不怎么能做事;子路倒是很有干劲,但是莽撞起来也很可怕。而孔子出来打圆场的结论是——行事不可不先思考,但是三思而后行未免也太过分,所以“再,斯可也”,也就是说,一个道理想两遍,火候刚刚好。

  这个观点确实很妙。一门心思地想到就干,干了再说,这是土匪;三思而行以求万全之策,批判并且对批判进行再批判,这是书生。土匪造反总是差点气候,秀才造反更是十年不成,但是土匪和书生一旦形成合力,批判的武器与武器的批判融合在一起,就能爆发出改天换日的能量。从这个意义上说,那些正好想了两遍,有一定理论却并没有想得很通透的家伙,才是成就大事的真正主角。

  1492年发现美洲的哥伦布就是一个典型。一个广为人知的事实是,他连自己千辛万苦发现的地方到底是哪儿都不太有谱,不但让印第安兄弟们莫名其妙地和印度扯上了关系,还把美洲的冠名权拱手让给了亚美利哥,自己的名字最后只是可怜兮兮地用在了斯里兰卡首都上。你以为这是最“二”的吗?还差得远,最二的地方是,这次伟大的航行,根本就是脑子进水的结果。因为假使美洲不存在,根据当时的航海条件,也不可能中途无补给一路从欧洲开到亚洲(这条航线的距离相当于跨越大西洋、美洲再加上太平洋),哥伦布之所以信心满满地出海探险,压根就是因为算错了距离。

  其实当时是有明白人的,作为欧洲大航海时代的先驱,葡萄牙人就清楚得很。从对地球实际大小的测算来看,欧洲直接航行到印度是根本不可能的,去印度的最佳路线其实就是他们所控制的,沿非洲绕过好望角的航线。所以当哥伦布来找他们拉赞助的时候,葡萄牙人根本就懒得理会,并且乐呵呵地看着算盘没那么精的西班牙人上了这个恶当,被哥伦布忽悠得出钱出人往火坑里跳。我相信,望着哥伦布船队出航的背景,许多葡萄牙看客一定会有种智力上的优越感油然而生。

  事实上,葡萄牙人不但那时是对的,甚至到今天也仍然是对的,因为除非是走苏伊士运河,否则想坐船去印度你最好还是往好望角那边绕。然而历史不是历史课,桂冠从来不会颁发给得分最高的聪明人,而是会戴在做出开创性工作的有为者头上。

  思想当然是重要的,然而与此同时世界又充满着太多的未知和不确定性,所以最精明的计算永远只会带来最稳妥同时也最保守的结论,只有当智慧给勇气留一个空隙,社会给冒险家留一个出口的时候,历史才不会变得沉闷无聊。想得通透?自有职业咨询和心灵导师的职位留给你。

  周玄毅/文

责编:田静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娱乐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