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漫画界新秀落子:作品有买菜大妈大牌明星

2013-06-21 09:41 我要评论
调整字体

  李娜、姚明、阿星在落子的画中与众不同。

  (长江商报)采访约在武汉市美术馆,江汉路一个老汉口租界区的洋行大楼,落子每周六在这里为市民免费画像。

  落子,可以说是武汉漫画界近两年出的新秀,在结束了20年漂泊生涯后,他出现在武汉一家咖啡馆,开始为市民画像,并在2013年的5月1日,在徐东古玩城举办了个人漫画展,摆出了365个武汉市民的漫画肖像。这里面有武汉人熟知的李娜、姚明、还有何作欢。

  落子形容自己的生活,大半生是在大地上漂流,或者干脆一点就是混、混、混!一辈子就这么混过来的,他在丽江酒吧里发呆时,或者坐在人聚居的束河边,眼中总不放过那些面前飘过的美色。

  这美色是女人,也是他画板外的风景,“我是一个抓着时代尾巴快乐奔跑的老头子”,而且是个好色的老头子。

  本报记者钱烨采写

  受访人供图

  不喜欢丽江的商业化跑到束河沿岸看女子

  2008年,漫画家落子有了一次裸奔的机会。在太行山悬崖边上,一个叫沙井的村子,他每天在村子边山外到处跑,拿着残花破布枯枝叶遮挡自己的身体,顺便把相机放在石头上自拍了很多图像,贴在自己的博客上。落子找到的村子,就十来户人家,同时结识了一位姓司的抗战老兵。

  他干过疯狂的事不止这一件。30年前,年轻的落子就沿路扒车进了西藏。2009年,落子希望从云南的怒江傈僳族自治州寻找一条进藏的新线路,可惜半路拉起了肚子,钱也花光了,路过的人都说,你画画得这样好,不如到丽江画漫画谋生。这是落子专心画漫画的开始。

  落子有点不喜欢丽江商业化模式,跑到束河沿岸纳西族聚居的地方,欣赏酒吧里冒出来的各色女子。

  他在那里结识了来自各地的流浪歌手,感官酒吧有个特色就是可以随意接纳他们,并允许这些流浪汉在门前摆个吉他或手风琴空盒子,说唱的词儿可以笑倒一大堆人。

  落子每日就在酒吧里画画——司非洲鼓的山东汉子,头上搓着“大麻花”的贝斯手,两位会做生意的内蒙古歌手,或者那对永远怀着乡愁、不知所云的西藏歌手。落子很喜欢对面意大利人开的妈妈咪呀比萨店,里面有个高大的俄罗斯人与矮小的菲律宾女子,每天在那里又唱又跳。落子喜欢这些人,是觉得他们跟他一样都是没根没底的流浪艺人。

  说起对生活的姿态,他说自己喜欢在大地上漂流,说白了就是混、混、混,这一辈子就是这么混过来的。

  “我是个抓着时代尾巴快乐奔跑的老头子”,而且带有好色的品质。“寡人有疾,寡人好色”,落子在博客中诙谐的对自己这么说。

  深圳的情欲和他流浪中的爱

  落子说自己年轻时就看淡金钱,30岁时在汉阳公园做美工,单位派他到广州学习玻璃蚀花的任务。他到广州后,迫不及待地给家里三个孩子写信,贴上8分钱的邮票寄回武汉,介绍他看到的新式玩意——公园里的哈哈镜,从国外旅居回国身着洋装的小孩子,他答应孩子们以后赚了大钱带他们来这里好好玩一次,并且买了3份礼物带回家。

  信是漫画的形式。他称孩子们为三个亲切的小萝卜头,把它们贴进博客,并在后来的追忆中略带自责的口吻说,并没有赚到大钱。自上世纪80年代末,他开始了20年的漂泊。

  那个时候,落子母亲每天在室外走廊上烧香磕头,求菩萨保佑她那个爱惹事生非的么儿子平安无事。

  落子首先跑到深圳,与那些淘金者一起,在这座靠近东方口岸的新兴城市打拼,捞金。“开始的生活,是被迫流窜。”那个时候的深圳,像一头欲望机器,不仅吐出钞票,而且生产成熟的职业女性。除了紧张的工作,落子每天就泡在这些女人的哀愁幻想中,聆听着她们嘴里吐出的不切实际的憧憬,没完没了的抱怨。

  对面屋里的杜小姐,她的一个朋友借助爱情的伎俩,不到一年就达到了出国的目的。她一年前也休掉了四川的老公,离开了6岁的孩子,跟那个朋友一样,想一年之内出国。她谈到有个老官员对她的情与欲,谈到那老官员同时包养的另外一个女人,谈到了她与另一些老板玩的平衡游戏,也谈到了她对另一个画家深深的爱。

  那一晚,杜小姐与落魄中的落子,相谈甚欢,聊到很晚。落子也有所企图,但未能如愿。没过多久,杜小姐去了新西兰,落子为杜小姐画像,并写上了那晚的不安,杜小姐笑他没勇气,说她光着脚在门后等了很久。

  为市民免费画像快乐也放大了N倍

  在结束了深圳、杭州两地20年的漂泊生涯之后,2007年,落子终于决定辞去在杭州的室内设计工作,回到武汉为市民免费画像。

  他每年有一半的时间出现在汉口的武汉美术馆,另一半时间待在丽江束河的酒吧里。工作只有一个就是画像,在武汉是免费的,而在丽江可以赚取一定费用。

  落子说,为人画像是一种快乐,别人在看到自己被夸大的肖像时,总会哈哈大笑。而这份被放大的快乐,到自己这里又会被放大N倍。

  不收费,可以为更多的市民画像。毕竟一谈到钱,人们就会望而却步,三思而后“画”了。

  落子画画,再漂亮的帅哥,可能也会被画成歪瓜裂枣,而且被画之人还会乐此不疲地介绍朋友前来。

  落子说,他画画时会随时注意被画人的神态,一边画一边与他们聊天,通过对象的延伸、肢体语言,来捕捉短暂时间内的这个人。每一幅画似乎都是一个落子式的理解。

  因为是免费画像,很多市民在画完肖像后,除了称赞落子的漫画技术高超,而后随手一叠,往自己的裤兜里一塞离开现场。

  落子很心疼自己的漫画,后来他终于不能忍受这种行为,又免费为行人提供画框,这样,落子的义务画像行为,就不得不自己贴更多钱进去。

  2013年4月,在接到徐东古玩城要为落子举办一个个人画展时,落子不得不从自己以前的照片中重新画自己画过的人物。从决定在武汉美术馆免费为市民画像以来,落子已经先后为2万多人绘制肖像漫画。

  这里有菜市场里的买菜大妈,也有从武汉走出去的大牌明星。

 

 

责编:YN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文化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