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言教育图书频频亮相书展 方言保护从娃娃抓起

2013-08-17 10:02 我要评论
调整字体

  方言教育图书频频亮相书展

  上海方言保护“从娃娃抓起”

(长江日报)“排排坐,分果果,小不拉子唱童谣了……”一部名叫《赤刮辣新上海童谣100首》的新书日前亮相本届书展。昨日,该书作者、上海人民广播电台戏曲广播节目编导朱信陵告诉记者:“会说上海话的人越来越少,很多上海孩子已经会听不会说了,我深感保护方言必须从娃娃抓起。”

  朱信陵介绍,这本上海新童谣主要吸取上海民间流传的通俗儿歌养料,又结合了老上海石库门弄堂童谣的特点,想做到让小朋友“一看就懂,读来朗朗上口”。为让孩子们朗读时发音标准,该书还配有童声朗读DVD光盘。

  昨日,另一本有关上海方言的新作《妙趣横生上海话》也在上海书展亮相,作者是著名语言学家钱乃荣和上海电台主持人朱贞淼。针对越来越多迁移来的“新上海人”,今年钱乃荣还出版了一本《新上海人学说上海话》。

  作为钱乃荣教授的合作者,朱贞淼也坚持认为保护上海话得“从娃娃抓起”。昨日他表示:“只是学会几首童谣,还不能说是传承了上海话。只有看到一样东西就能够用上海话说出来它是什么,能够用日常话交流,这样才能说是会说上海话。我会跟孩子们玩‘木头人’这样的游戏,游戏中的说辞,都教他们用上海话表达。”

  朱贞淼的观点,39岁的网友顾一波进行了实践。他利用网友喜闻乐见的“汤姆猫”软件,在中国的视频网站上传了6集自创的“汤姆猫教南汇话(上海浦东土话)”小节目,发音有趣、台词生动,在一年内吸引了超过40万次网络点击。有了“汤姆猫教南汇话”的有趣尝试,而今上海浦东的政务微博群也陆续开设了学习方言的视听问答小栏目。

  据报道,上海市政府也正准备鼓励幼儿园寓教于乐,开展方言教育。此举在更广阔的网络空间引发了高度关注,除了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在华微博关注中国方言的传承,路透社也报道“少数上海学者、学生和市民正挺身而出,保护上海话不会随岁月消逝”。

  本组专题撰稿特派记者欧阳春艳发自上海

  方言传递的是文化认同

  “80后”成方言传承主力

  “为什么两个操同样方言的人见面,会格外高兴?因为语言帮助彼此实现了一种身份认同、文化认同,进而产生一种安全感。”15日,易中天在上海书展谈到中国文明的传承时,如此阐释方言的功能。

  去年底,两位来自南京的普通女人登上湖南卫视《天天向上》,用南京方言唱了一段RAP,引发了关注。全国观众由此知道,因为越来越多的孩子不会说自己的方言,我国正在建立“中国语言资源有声数据资源库”,经济较为发达的江苏是试点省份,其70个地区的方言将被存档保护起来。能说出标准方言、进入数据库的那些人,被称为“方言发音人”,是一项非常光荣的事情。

  据各地的报道,目前浙江、辽宁、广西、云南等地也都在自发寻找“方言发音人”。为确保方言的纯正性,各地征召方言“发音人”的条件很严格,比如“要求必须本人在当地生活4年以上、3代都是本地人”等。不过据透露,各地寻找“方言发音人”时,由于多年推广普通话,能说一口标准方言的孩子难寻。

  国家语委在建设“中国语言资源有声数据库”时,曾透露“官方”保护方言的初衷是——“从保护民族文化、民族记忆和民族历史的角度来认识语言和方言的保存保护的意义和价值”。

  不过,在具体推动方言“从娃娃抓起”这一课题时,眼下民间力量似乎更为有力。特别是上海的“80后”可谓走在了全国前列。他们成立了吴语学会和吴语上海话正字正音推广委员会,专门推广保护方言和为上海话正音正字。在吴语学会建立的沪语教学频道链接上,孩子们可以找到吴语学会开发的网络吴语小词典,搜索到某个字的吴语发音。除了上海话,苏州、宁波、绍兴、无锡、常州、江阴、温州等吴语地区的方言也能找到。

  年轻的上海电台主持人朱贞淼说:“网上现在对是否要保护方言的争论已经比较少了,以前会有一些外地来沪的人群不明就里,觉得要推广上海话就是歧视他们,所以大声反对。但是经过一段时间的解释、讨论和自然发酵,‘新上海人’也能理解了,而且他们本身自己的母语方言也存在保护问题。”

  你会教伢说武汉话吗?

  不洋气?掉底子?

  几闪

  裸连

  “现在的小伢,有多少还会说正宗的武汉话”、“你会教伢说武汉话吗”……随着上海等发达地区推出“拯救方言”活动,在武汉本土网络论坛,这样的帖子最近也在不断冒出,参与者众多。

  昨日,有个5岁儿子的市民黄敏女士向记者坦陈:“我公婆都是知识分子,在家刻意不说武汉话,就是怕影响孩子。小伢讲一口武汉话,显得有点粗鲁,在幼儿园要受老师和小朋友歧视,显得家教不好。”

  黄敏的观点,代表了很多武汉市民的心态。记者看到在各大论坛上,不少人都将武汉方言与“没文化”、“不文明”等字眼画上等号。在得意论坛上,一位资深网友公开表示:“我讨厌在电视上听到武汉方言,显得狠呆呆的。你说一口武汉话,到北京、上海,别人会当你是乡里人。”

  “现在街上的武汉话被说得七鼓八翘,年轻人嫌说武汉话不洋气,掉底子,不时髦。”前不久,著名艺术家何祚欢在接受采访时对此现象表示担心,“武汉人自己爱‘痞’自己,还不够了解就轻易否定,武汉话其实是中国最美丽的方言之一,是本土文化的载体”。

  “湖南话因为演艺节目走向全国,广东话有流行歌曲助阵,四川话有方言剧看,东北话有小品帮衬,难道这些地方就比武汉强些?再说哪种方言没有骂人的话?武汉人主要是蛮不自信。”已经定居上海的武汉姑娘徐晓霞,虽然远离家乡,却一直在网上关注着《吃喝闪》之类的武汉RAP歌曲,她说一些武汉“80后”的表现“蛮闪”,很多外地人喜欢。

  记者注意到,除了觉得武汉话“没文化”,还有些家长担心从小教孩子武汉话,孩子长大就学不好普通话,出门交流有障碍。这个顾虑倒是被很多武汉网友幽默地打消了:“我从小一口武汉话,长大普通话一级乙等,与英语自由切换也没有问题啊。”

  对此,钱乃荣教授也表示了肯定:“有科学研究发现,7岁以前讲方言不需要教,只要跟着父母或周边的环境就可以自然习得;在11岁以前,如果身边的环境都是同一种语言,只要两周到一个月的时间,孩子也可以很快学会。只要让孩子像上世纪70年代的孩子那样,带着母语进入学校,在下课时间中自由说方言,上课说普通话,普通话和方言都会说得很流利的。”

  谁能当武汉

  “方言发音人”

  李娜?

  易中天?

  武汉还没有“方言发音人”。什么人能够说一口地道的武汉话,而且还能代表武汉人的文化自信?昨日,记者在网络上随机询问了十位武汉市民或在外地工作的武汉人。令人惊讶的是,人气最高的不是何祚欢、田克兢等传统曲艺名家,而是李娜、易中天。采访对象们说,他们的武汉话口语不一定是讲得最好的,但肯定“走向了全国乃至全世界”。

  李娜:在全世界观众面前,她既飙英语,也用武汉话“喊”朋友、“吼”丈夫,惊艳举世瞩目的大满贯赛场。她的武汉话,那真是有国际影响,最后不是都被支持者印到T恤上了吗?

  代表方言:“加哈子油沙,莫在那里坐倒!”

  易中天:虽然他是湖南人,但成长在武汉,特别是当年《品三国》红遍大江南北的时候,他一直都没忘在适当场合,用他幽默的汉话段子,给背上莫名冤屈的武汉话“平反”——武汉有些骂人的话,是为了表示亲热;有些字眼,那是自古传下来的,文化背景深得狠。

  代表方言:“老子就是不服周!”

 

 

 

责编:杨娜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文娱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