译者李继宏:徐迟翻译的《瓦尔登湖》“过时”

2013-08-21 08:37 我要评论
调整字体

  新出现的汉语资源助我译得更好

  (大图)李继宏版《瓦尔登湖》,(小图)徐迟版《瓦尔登湖》被视为经典译本。图片来源于网络

  长江商报消息李继宏说,徐迟翻译的《瓦尔登湖》“过时”

  今年初,知名译者李继宏翻译的《小王子》《老人与海》因图书腰封宣传称是“迄今为止最优秀译本”,惹怒近千网友,未上市便遭遇“一星运动”(“一星”即最差评价)。但这场“翻译家遭遇书黑”事件并没有让他就此却步。李继宏近日携其年内的第五本译著《瓦尔登湖》亮相上海书展,直言徐迟的最初译本“不符合这个时代需要”,更以社会变迁的角度详细解读了为何经典需要重译的道理。

  本报记者卢欢实习生王维杨靖

  “传统翻译标准‘信、达、雅’已过时”

  美国作家亨利·大卫·梭罗的名作《瓦尔登湖》在上世纪40年代末首次由我省已故作家徐迟翻译到中国。徐迟生前曾任湖北省文联副主席、省作协名誉主席。在他长达60多年的文学生涯中,文学翻译贯穿始终,《瓦尔登湖》是他最珍爱,也最有代表性的一部译作。迄今,该书在中国已经有十几个译本,徐迟的译本被视为经典译本并影响了后来的众多译本。

  李继宏认为,徐迟等人在改革开放以前完成的早期译本在今天看来已经过时,且是错漏百出的。原因就在于当年中外经济、社会和文化方面的交流特别少,导致他们无法彻底理解外国名著中涉及的器物、制度、风俗、地理和思想观念,而且,以前的译者所能动用的汉语资源,是不足以完成外国名著的翻译的。在他看来,“信、达、雅”是已经过时的翻译标准,尤其是在翻译外文著作时,这三个字所具体包含的意义和要求都很难分辨。目前的外国文学翻译最应该遵守的是“时代性”,即最大程度的符合当前时代的语言和阅读习惯,以及读者的阅读要求。

  使用动植物数据库协助翻译

  李继宏举例说,梭罗在书中总共提到1600多种动植物。徐迟在1947年翻译《瓦尔登湖》,绝对不可能弄懂那些动植物的名字。当时中国的动物学、植物学等学科尚未成熟,无论是谁来做翻译,都没有办法弄懂那些单词指的是什么动植物,就算弄懂了,也没有办法找到相应的汉语词汇来翻译。提及自己的翻译,他坦言这个问题比较容易地被解决了。“因为我有好几个数据库可以使用,包括中科院昆明植物研究所主办的‘中国植物物种信息数据库’、中科院植物研究所主办的‘中国数字植物标本馆’、中科院昆明动物研究所主办的‘动物数据库’,还有维基百科、鸟类百科全书、鱼类信息库等等。这些新出现的汉语资源帮助我不要去犯以前的译者迫不得已犯下的错误。”

  因为有了便利的条件和信息检索渠道,“现在打开我翻译的《瓦尔登湖》,你可以看到里面有1083个注释,梭罗在书里面的每一句引文,我都给他找到了出处。哪一段话,曾经出现在他哪一天的日记里,或者哪一篇文章里,我也都在注释里写清楚。”李继宏称,从前的译者,限于时代和自身的条件,没有办法为读者提供合格的译本;但在21世纪的今天,我们有条件去全面地、正确地、精彩地译介外国名著。时代不同,译得更好理所当然。

 

 

 

责编:杨娜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文化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