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健强绘画似几米作品引争议 网友:有人代笔?

2013-10-10 11:33 我要评论
调整字体
夏健强绘画似几米 专家:强强作品真实正常

  当小贩夏俊峰被执行死刑之后,“公知女神”伊能静宣布收养夏俊峰的儿子为义子,称将“资助孩子学费、扶植孩子绘画天赋”。但近日,夏俊峰儿子夏健强的画因为酷似台湾著名绘本作家几米的作品,且画风和内容被认为超出了一般儿童思维,在网络上引起“代笔”争议。

  在接受新京报采访时,夏俊峰的妻子张晶回应此事表示:“强强从小到大画的三百多张画都摞在家里,大家怀疑尽可以来看。我不怕质疑,但要有事实根据,恶意构陷别人,太不磊落了。”

  夏俊峰之子出书销售所得将捐给三个家庭

  夏俊峰的儿子叫夏健强,今年13岁。他的第一本画册《夏健强的画》2013年4月由吉林美术出版社出版,号称是“当当唯一一本不打折的书”。

  该画册的销售所得将捐给夏家及两个城管家庭,但出版方并没有公布分配比例。

  去年年底,非营利性出版机构“二楼”找到张晶,希望为夏健强出版画册。一个星期后,张晶带着儿子的162幅画到了北京。出于对夏健强作品的欣赏,以及完整呈现的愿望,除了筛除一些相似度特别高的作品外,最后出版的画册选用了其中的150幅作品,分为线描、水粉/水彩、蜡笔/刮画和丙烯四类,每一类又以时间为序。

  根据《东方早报》报道,举行第一本画册《夏键强的画》发布会时,夏健强死活不肯上台。他妈妈张晶在台上感谢了这个又感谢了那个,最后想把12岁的强强也带到台上,虎头虎脑的他犟着不配合。妈妈抱着他的腰一步一挪,一松手他自己又溜下来。

  网友质疑:会不会有人代笔?

  对于夏健强临摹几米作品的说法,网友意见不一。

  新浪微博网友@ohno又见ohno发表微博称:“作为一个看到微博然后立马上网自掏腰包购买《夏健强的画》并且经常给儿子看画的普通父亲,我就想问@路金波@沈阳张晶两个问题:1,卖书所得款项是否分配给三个家庭,分配比例是多少?2,此画册中所有画是否都由夏健强独立完成?第二个问题关乎诚信,请郑重回答。谢谢。”

  而@风中疾走则认为:“为什么要质疑夏健强的画是代笔呢?是因为觉得自己从小是白痴别人也应该是么?我觉得他的画作很正常啊,他都13岁了。我13岁的时候早就画过一摞摞的水粉和石膏,就差人体了。”

  而更专业的网友则对夏健强画的画风、笔触、色彩等提出质疑。

  天涯网友“XZ_W”开贴称自己是美术专业的研究生,他认为夏健强的“画风和内容,完全超出了儿童的思维方式,这不是技术的问题,是思维方式的问题”。

  他分析称这幅画是最符合他的年龄和心智的。这张画的颜色,构图,还是笔触,很明显,都是来自于一个孩子思维。

  一个13岁儿童以想念爸爸为题材的画作引发争论。艺术创作如何才算构成抄袭?儿童美术教育中对孩子原创性的要求是什么?在艺术创作领域是否存在“天才”?对艺术作品以及艺术家批评的尺度又在哪里?带着一系列问题,时代周报采访了广州美术学院李公明教授。

  时代周报:你认为夏健强的画作是真实的还是有代笔的嫌疑?

  李公明:我认为这是一部真实而正常的儿童画作,画作反映了一个儿童成长的过程,我对此没有任何质疑。从他学画的经历来讲,他从6岁开始在少年宫和其他儿童一起学画画,参加过儿童绘画大赛并且获得过东北赛区儿童绘画的奖项。从他的成长经历来讲,这是非常正常的。由于儿童的美术教育在全国范围内的逐渐普及,在很多城市是发展得非常好的,少年宫、学校以及私人绘画培训机构对于少年儿童的教育都可以做得很成功,所以对于夏健强的绘画,我一点都不感觉惊讶,更不会质疑所谓的代笔。

  时代周报:就画作来看,你认为夏健强作为一个13岁的儿童,绘画天赋如何?

  李公明:他绘画的天赋非常好。首先,他把自己生活中的感受全面而细腻地在画面中进行了充分的表达,他的画作典型地表现出儿童绘画关注生活中观察以及头脑中的想象的特点,包括他们对于生活那种朦胧的渴望,这个表现得非常真实。譬如,他的画作主题有跟爸爸妈妈散步、跟大自然当中的树、小动物以及星星发生联系,这些都是典型的儿童绘画世界。其次,在他的家庭于2009年发生的悲剧性事件之前,作为一个小贩家庭,家长意识到这个孩子有一定的美术天赋,所以尽量支持和培养他绘画。可以说,他能够融入到现在那种主流的儿童美术教育中的过程是很自然的,所以我认为他既有绘画天赋,同时也接受过儿童美术教育的训练。

  时代周报:有网友发现夏健强临摹他人的二十多幅画,在你看来,夏健强的画作构成抄袭吗?在你看来,抄袭和临摹的界限又在哪里?

  李公明:当然没有构成抄袭。如果了解儿童美术教育的人根本不会有上述质疑。因为,首先,儿童有自己内心生活的体验以及他自己大胆的想象作为其绘画的动力源(600405,股吧)泉,儿童在他的天性里是有喜爱画画这个因素的,只不过到后期发展过程中就可能会慢慢忘却了、淡化了。我们常常看到,小孩经常有乱涂乱画这种天赋。而在涂抹的过程中,模仿是很自然的,否则他怎么能够懂得色彩和线条以及构图那么专业的知识呢?培养儿童画画,本身就是一个模仿学习与大胆想象的过程。比如广东美术馆的少年儿童美术班,常常会在举办美术大师经典画作的展览的时候,组织美术班的儿童去现场临摹。但是,即使在临摹的过程中,儿童的童真、天趣以及创造性仍然能够充分表现出来。比方说我印象非常深刻的是多年以前广东美术馆举办过一次毕加索的版画展览和达利的画作展览,而这些展览都组织了美术班的儿童去临摹。活动的主题是“大师画,我也画”。你会发现,所有的小孩趴在地上对着毕加索和达利的画,画出来的作品都是有儿童个人的斟酌和强烈的个性的。小孩不可能完全是依样画葫芦,而是在临摹的过程中加入自己的想象和偏爱。甚至比如说面对毕加索的裸体画,小孩会把自己很感兴趣的性器官突出,比毕加索更加大胆、更加有趣。以前我写过一篇文章专门探讨关于儿童绘画天赋的问题,认为乱画以及在乱画的过程中不断地模仿,但仍然是在表达自己的天性,这本身就是儿童的美术天赋。现在有人说夏健强模仿凡·高和其他人,我觉得这根本就不是个真问题。

  时代周报:你认为这种模仿是否需要注明出处?或者他画作的构图色彩经过老师的指点,那么知识产权方面应当如何界定?

  李公明:其实,对于一个小孩来讲不存在这样的问题。刚刚提到的模仿并不是完全照搬和复制。而是在吸收各种色彩的、形象的启发与刺激的基础上,加入自己丰富的想象和创造。这是一个小孩的正常学习的过程,怎么能上升为知识产权的问题呢?如果我们要求一个小孩的任何一笔、任何一种图像和色彩,都是完全原创,这根本是无稽之谈。所以,就儿童美术来讲,这个问题完全不存在。但是在刚刚提到的“大师画,我也画”的儿童美术展览中,主办者会标明展览的来由、性质以及大师的画作等内容。但是就一个儿童来讲,这就是他自己的作品,这是毫无疑问的。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文娱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