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作家吴晓波新作,从历代经济变革中"寻根"

2013-10-18 08:38 我要评论
调整字体

  《历代经济变革得失》

  吴晓波

  浙江大学出版社

  长江商报消息“如同捧着瓷器的行者”

  随着中国2013年上半年经济数据的公布,“中国经济”再次成为舆论焦点,7.6%的增长速度、股市暴跌、经济增长不均衡、贫富差距拉大、公平危机等一系列问题,都仿佛在验证着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不久前的警告:中国实施经济改革已刻不容缓。

  今天,人们又一次站在十字路口处发问:中国的经济将走向何方?中国经济和历史的下一步是回到千年的往复之中,还是走出循环进入另一番天地?

  抱着“如果不研究历代经济的变革,其实无法真正理解当前的中国”的心态,财经作家吴晓波回到“中国历史的基本面”,“从历代经济变革中探研得失,寻找规律与逻辑”。这是他的新作《历代经济变革得失》的创作起点,也是最终目的。

  在本书中,他以时间为轴,在东西方历史的宏大背景下,历数中国历史上的十数次重大经济变革,试图回答中国历史上经济的发展有没有普遍性的问题,或者两千多年的中国经济是否可以找到几条主线等问题。

  如果说写作《大败局》、《激荡三十年》、《跌荡一百年》等书的前一阶段是以描述中国经济是怎么走到今天、还有什么问题以及未完成的改革为主,那么到了写作《浩荡两千年》和《历代经济变革得失》时,吴晓波走进历史的故纸堆,开始寻找中国商人的影子,关注中国历代财政和金融的变革,同时把目标对准了政治经济史,从更大的视角去观察中国经济。

  他像一个充满了困惑的观察者,时而为历史的惯性扼腕叹息,时而为经济发展的回转往复感到困惑。在本书最后的跋中,他这样形容自己的创作焦虑——“如同捧着一只薄胎瓷器的行者,心生畏惧,只求寸进”。

  如何研究中国经济变革史?吴晓波在本书中使用了两个特殊的研究工具:四大利益集团博弈法与四大基本制度分析法。他提出了两个重要观点:“第一,最近三十多年的经济大崛起与其说是‘人类行为的意外后果’,倒不如说是两千年经济变革史的一次合理性演进,我们迄今仍有陷入历史闭环逻辑的危险;第二,中国经济制度上的‘结构性缺陷’,是一个‘建设性结果’,它与维持千年统一的中央集权制度有密不可分的重大关系。”

  对中国未来的改革,他也提供了一些基础性的判断。比如,中国的经济和政治改革很可能是一次以自由市场化为取向、以维持“统一文化”为边界、在民主法治与中央集权体制之间寻找平衡点的非西方式改革。至于未来的改革,只有处理好分权问题和均富问题,才有可能维持社会的稳定以及进步。

  在很多人看来,中国经济最不可思议的三个部分,就是庞大的国有经济体系、土地国有化以及政府对民间金融业的压制。吴晓波指出,此三项为未来经济改革的主要战场,已是政经界的共识。通过对这三大战场的改革路径探索,我们可以看到,尽管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的难度非常之大,但三十多年改革留存下来的财富也非常之大,拓进空间充满了想象力。未来十五到二十年,制造业的出口能力、城市化红利、内需消费的井喷以及成为全球第一大经济体的全民预期,都为改革打开了一扇不小的“时间窗口”。

  “中国的改革有可能因互联网、非政府组织、企业家和自由知识分子等四股新势力的崛起而脱离历史的藩篱,走向一个我们无法预知的未来。”也许我们不需要等待下一次循环,就可以找到走出往复的道路。

  ■本报记者卢欢

 

 

 

责编:杨娜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文娱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