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4岁诺奖得主莱辛逝世 生前称得奖是灾难

2013-11-19 07:53 我要评论
调整字体

  多丽丝·莱辛

  华西都市报:据英国《卫报》、BBC消息,2007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多丽丝·莱辛于11月17日凌晨平静离世,终年94岁。多丽丝·莱辛被誉为继弗吉尼亚·伍尔芙之后,英国文坛史上最伟大的女性作家。她是迄今为止,获奖时最年长的女性诺贝尔文学奖获奖者,也是史上第11位女性诺贝尔文学奖得主。

  她争议代表作《金色笔记》很先锋

  2007年10月11日,多丽丝·莱辛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瑞典文学院在颁奖词中称,莱辛是“女性经验的史诗作者,以其怀疑的态度、激情和远见,对一个分裂的文明作了详尽细致的考察”。上世纪60年代问世的《金色笔记》,是公认的莱辛代表作。这是一部极易引起争议的鸿篇巨制,也是其摘得诺贝尔奖桂冠的最充分理由。在诺贝尔文学奖颁奖词中,《金色笔记》被称为“一部先锋作品,是二十世纪审视男女关系的巅峰之作”。

  莱辛的多部作品,被翻译成中文出版。其中,上海译文于2007年出版莱辛的《又来了,爱情》。在该小说中,莱辛敏锐地描述了老年人的爱情心境。2013年1月,新经典文化引进莱辛的“封笔之作”《我的父亲母亲》。这位“祖母级”作家,同时也是一个爱猫成痴的作家。浙江文艺出版社曾出版其《特别的猫》、《老妇与猫》几部著作中文版。拥有莱辛12部作品的版权的译林出版社,早在1999年就出版了莱辛成名作《野草在歌唱》,2000年推出莱辛代表作《金色笔记》,2007年出版莱辛科幻力作《玛拉和丹恩历险记》。

  她犀利称“获得诺奖就是一场灾难”

  诺奖的获得,除了让莱辛获得空前的名气大涨及不菲的奖金,也带给了她难以避免的困扰。2008年,莱辛在BBC的一档节目中透露,获得诺奖让她筋疲力尽,甚至已经影响到了日常写作,她此前平静的写作生活完全被打乱。她甚至表示,获得诺贝尔文学奖“是一场灾难”。

  谈到150万美元诺贝尔文学奖奖金,莱辛说:“钱都将分给后辈,自己的孩子和孙辈,我们是一个大家庭。两年内钱都会分完。我的会计告诉我,我应该尽早散尽这笔钱,否则税务官也会抢走它们。”

  2007年,在获得诺奖之前,莱辛曾接受过一次采访。巧合的是,当时她专门谈到了诺贝尔奖,表示诺贝尔奖不喜欢她。“这儿有些事情是你们所不知道的。当时我的瑞典出版商还在世,在瑞典的一个大型晚宴上,一个诺贝尔委员会的评委恰好坐在我的旁边,他对我说‘你永远也不会获得诺贝尔奖,我们不喜欢你’。”莱辛说,“当时我什么也没说,我从来也不知道他们为什么不喜欢我。所以,获奖之后,莱辛谈及获奖原因时,也带着一丝调侃的意味:“我想我的奖的原因是因为我已经88岁了,他们总不能把奖给一个死人,所以就趁我还活着的时候,赶紧颁给我。”

  她多面70年代写科幻探讨“时间旅行”

  被称“唯一获得过诺奖的科幻作家”

  多丽丝·莱辛同时还是一位科幻作家。从1979年开始,她创作的总题名为《南船座中老人星:档案》科幻系列五部曲是其代表作。昨日,莱辛去世消息传来,著名科幻学者、北师大教授吴岩,则直称多丽丝·莱辛是迄今为止“唯一获得过诺贝尔奖的科幻作家。”

  有评论者认为,莱辛的作品《什卡斯塔》中所包含的“时间旅行”等科幻概念,在现在看来是非常普遍的科幻元素,但在上世纪70年代却具有重要意义,“它使得当时不遗余力要与科幻小说划清界限的主流文学,重新审视科幻。”华西都市报记者张杰李昊皎

  “我只是一个讲故事的”英国女作家多丽丝·莱辛去世

  2007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英国女作家多丽丝·莱辛。本版图片均来源于网络

  长江商报消息英国女作家多丽丝·莱辛去世,一生“标签”太多

  英国女作家多丽丝·莱辛17日晨在伦敦家中去世,享年94岁。她的出版商哈珀·柯林斯在一份声明中说,“她走得很平静”。

  莱辛1919年出生于伊朗,此后曾迁往非洲居住,一生创作小说、戏剧、散文、诗歌共50多部,被誉为继伍尔芙之后英国最伟大的女性作家,2007年获诺贝尔文学奖,时年88岁,是文学奖开设以来年龄最大的获奖者。2008年,她在《泰晤士报》“1945年以来最伟大的英国作家”排行榜上列第五位。

  瑞典文学院在诺奖颁奖辞中称莱辛是一位“女性经验的史诗作者”,“以其怀疑的态度、激情和远见,清楚地剖析了一个分裂的文化”——尽管几十年来,莱辛一直与女权主义划清界限。

  女权主义者?

  我与女权主义毫无共同之处

  莱辛的少女时代便与狄更斯、司汤达为伴。生了两个孩子后,她弃丈夫与孩子不顾,成为了一个左翼读书俱乐部的成员。在那里,她遇到了弗里德·莱辛。两人很快结婚,生了一个儿子。1949年,她又带着两岁半的儿子离开丈夫,搬到了伦敦。就在这一年,她加入了共产党,并且出版了自己的第一部小说——《野草在歌唱》。

  离婚与政治,这两件事深刻地影响了莱辛的写作。在漫长的创作生涯中,莱辛偏爱描写因为失去丈夫而生活支离破碎的女人。虽然莱辛的许多作品被定义为“女性文学”,但并没有局限于情感题材。她不诗意,不哀怨。相反,她咄咄逼人,一针见血。比如,她在小说中解释自己之所以加入罗得西亚左翼组织,其原因在于“左派是这个镇上唯一具有道德力量的一群人,只有他们理所当然地把种族隔离看作洪水猛兽”。

  2007年,莱辛获诺贝尔文学奖。授奖辞着眼于《金色笔记》,认为“方兴未艾的女权主义运动将它视为开路先锋,而它属于为数不多的诠释20世纪男女关系观念的杰作之一”。莱辛本人却对此并不十分认同。在2001年的爱丁堡艺术节上,她进行了一场大胆的演说,公然指责如今的女权文化“懒惰而阴险”。她说,如今的女权主义者喜欢将男性定义为没有思维、行尸走肉一般的垃圾,而这样的浅薄让她无法忍受。莱辛一直与女权主义划清界限,她认为女权主义把男女关系过分简单化。

  科幻小说家?

  评论家认为,她的“科幻小说”是四流的

  其实,莱辛的作品主题广泛:种族歧视,共产主义,恐怖主义,人类的生存环境,她探索肤色,人种,性别,社会的隔膜,人(男人和女人)在社会、自然和宇宙中的地位。

  从上世纪70年代开始,莱辛突如其来地迷上了伊斯兰教神秘主义教派“苏菲派”,并将笔锋转向“科幻小说”——她自己更愿意称之为“内太空”探索,莱辛出版了《天舟座老人星:历史档案》系列。莱辛本人对她的“科幻小说”似乎非常满意,曾经不止一次地向媒体表示《天舟座老人星:历史档案》系列是她人生中最重要的作品。然而,在大部分文学评论家眼里,莱辛压根不适合写科幻小说,美国资深评论家哈罗德·布鲁姆就表示,莱辛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作品简直让人读不下去,是“四流的科幻小说”。人们倾向于认为,如果莱辛没有涉足科幻,应该早就可以摘下诺贝尔。

  在她的科幻作品《裂隙》中,女性被描绘为一群懒惰而散漫的物种;那个只有女性的世界不得不引入充满探索精神、敢于冒险的“男人”,才能避免衰亡的厄运。

  这就是多丽丝·莱辛,即便是在让她自己引以为傲的“内太空”探索当中,仍然是一个坚定的“反女权斗士”——从另一个角度来说——一个真正的女性主义者。

  ■本报综合

  莱辛中国行

  “我很想见见张艺谋”

  从1993年5月2日到15日,莱辛先后访问了北京、西安、上海和广州四个城市,并应邀访问了北京大学。在众人的印象里,莱辛穿着比较朴素,不是特别爱说话。

  在北京期间,莱辛提出想见导演张艺谋。全程陪同老人的翻译程惠勤回忆说,莱辛讲她在英国看了《大红灯笼高高挂》和《菊豆》,对影片印象很深刻。

  这个消息几经辗转传到了张艺谋那里,当时正在西苑宾馆跟人讨论剧本的他立刻答应:“英国的大作家要见我,那我肯定要见她。”张艺谋主动找了宾馆附近的西安风味餐馆招待客人,想让她见识一下自己平时的生活状态。莱辛和另两位英国作家听张艺谋兴致勃勃地聊:“你们接下来要去的西安,是我的老家,估计到你们在那儿吃的也有今天这种食物(西安泡馍)。”

  程惠勤说,张艺谋特别高兴,觉得对方有绅士派头;莱辛也很高兴,因为“张让我体会到传统中国人身上的质朴味道”。

  怀念不认识的朋友

  比如多丽丝·莱辛

  美丽的姑娘在英格兰

  用金色笔记写自己的秘密

  所有美人都会老去

  但秋天不会,爱人不会

  在一生中最美的季节

  红叶以优雅的姿势死去

  ——作家叶开微博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文娱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