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视配音江湖:每天工作12小时 一半薪水看医生

2013-11-28 10:10 我要评论
调整字体
配音,你懂吗?

(中国新闻周刊网 记者秦悦实习记者腾艾琳)有一种人,明星在前光鲜亮丽,他们在后紧紧相依。无论荧幕上演员的表情做得多扭曲,他都要立刻“贴上去”最合适的声音。对他们职业最好的概括:明星红了,观众乐了,他们倒下了。配音演员讲述她如何从“嗷”的一声开始了配音生涯……

  前不久,网上突然出现一个名为“淮秀帮”的群体,他们擅长把《还珠格格》、《新白娘子传奇》、《无间道》、《西游记》、《新闻联播》等等深入人心的经典作品重新剪辑,并且配上与原版如出一辙的声音,但是脚本却是吐槽身边的热点话题。这样的视频一经上传,便立刻吸引了很多网友的追捧,甚至像“春运”、“2012来了”和“大姨妈来了伤不起”的话题,更是引起了很多人的共鸣。也让越来越多的人渐渐对配音产生了兴趣,但配音仅仅是新鲜、好玩吗?“群杂”是怎么一回事?为何很多配音员都不会说“人话”了呢?

配音,你懂吗?

  

  群杂:我的第一次配音是从“嗷”开始的

  “配音,它就跟留学生是一样的,不懂的人看着高端大气上档次,懂的人才知道其中的厌烦和苦闷。”常待在棚里配“群杂”的一斐聊起配音,却突然有些感伤。“我已经在配音棚里做了有一段时间了,主要配群杂,就是当主角或是配角在说话时,后面那群闲杂人等的声音。”

  因为群杂一般都放在剧集作品的最后才配,通常戏都不太多,几乎没有特写镜头,台词一两句带过。所以对于给群杂找配音演员比起主角配角就不会有那么高的要求,只要过得去,不会让观众觉得突兀就可以了。

  然而,越简单的事情,越难做。这看似简单的群杂,哪怕是一个声阶的不到位都要重新配音。而且群杂的声音,还不能抢了别人的戏。

  刚开始系统地学习配音时,一斐就曾闹了一个大笑话,“我们那次配的是抗战的戏,导演走到群杂演员堆里,说来一个女的,就你了,上去“嗷”一嗓子。”一斐颇为惊喜的回忆说。

  “毕竟是被导演钦点的,我的意洋洋的跑上了台,鼓足了劲儿嘹亮的一声‘嗷’。虽然不至于划破天际,却也是响彻了整个录音棚。谁想到,导演顿时就喊了‘咔’,还对我发了脾气,说他没有让我真的嗷啊。我也急了,问导演不是你说让我上去嗷一嗓子的吗?导演和工作人员全都露出一种哭笑不得的表情,告诉我“嗷”,就是叫一下,叫出声就好,而不是发出“嗷”这个音了。再之后,现场就笑开花了,我只觉得自己脸发烫,当时地上是没缝儿,不然我肯定就钻进去了。”一斐说完,捋了捋头发。

  不过也是自从有了这件事,她才开始真正的认识到配音,看似简单,实则难。

方汶在棚内配音

  方汶在棚内配音

  配音,让我成为另外一个“我”

  “配音很多时候都和表演相通,它也同样需要释放天性,土崩瓦解掉你最原来的自己,因为要最灵活地使用你的声音,最好能达到装龙像龙、扮虎像虎。”北京高校播音主持专业的学生方汶说。

  “我这个人在生活里说话就是语速特别快那种,三言两语叽里呱啦就想能赶紧说出自己想说的话,朗诵那种慢的对我来说都有点受不了,后来去给一个企业配儿童读物有声语言配音,几个月坚持下来我才知道原来我居然还能慢成这样,那时候,我真的觉得我一点都不认识自己,你都不是你了。”方汶下意识的从桌子上摸起一本书。

  “像这本儿童读物不像广告,节奏很慢。就比如狐狸可能在剧情才开始的时候是个好人,后来遇到了一些想得到的利益它才开始露出狐狸尾巴,它是一个故事接着一个故事的,一般配的时间都非常长,最痛苦的是因为时间可能长达一两个月,然后每天人发声的状态都不一样,有时候一段时间是一个状态,所以后来配到后期我都会忘了最开始模仿的那个狐狸的声音是怎么发声的了,就会拼命去找最开始的状态,也会出现怎么找都找不回来的时候,最后就还是会和以前有那么一点点的区别,所以有可能细心的听众也会觉察出怎么狐狸的声音会有一点点不一样。”说到这方汶无奈的笑了一下,因为她认为这种情况有时候确实会让配音师很无奈,非常不想出现偏差,拼命想找回状态,最后却无能为力。

张少英在中央电视台配专题片

  张少英在中央电视台配专题片

  配音的人,不但要懂人话,更要说人话

  张少英是一名大四的学生,现在中央电视台实习,给专题片配音。谈到他为何立志成为一名配音员,还要提到他参加夏青杯朗诵比赛的故事。

  那会儿,我参加了夏青杯朗诵比赛。在比赛现场遇见了童自荣老师,并且非常有幸得到老师的赞扬和教诲。他告诉我,如果你的内心不纯洁,怎样去配好一个纯洁的人。

  张少英一直记得老师的这句话,也希望自己有一天和老师一样,让自己的声音被人们所熟识。

  对于自己现在的工作,张少英觉得,“配音尤其是专题,有时候很多会涉及到古文或者繁体字都不认识,这些是老祖宗流传下来的东西,我们这些祖孙却不认识。我们是不是该从一点一滴的文字开始复兴我们的中国传统文化?”

  确实,当现在越来越多的崇洋与西化,老祖宗留给我们的东西反而被忘记。所以这个时候配音也就显得格外的重要了,我们现在也需要这样一种有吸引力的声音去让更多的国人记住这些渐渐在被时代忘记的东西。

配音,你懂吗?

  

  幕前光鲜,幕后学问

  配音虽然是幕后工作,但却有很大的市场,甚至配音已经被细化出很多种形式,广告配音、电影、影视剧配音、儿童读物成人小说配音、还有动画片配音。

  而像一斐的“群杂”其实是属于影视剧配音里的又一个小分支。正所谓“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配音里的一些专业用词也是大有学问的。当录音棚外的录音师说“可进”就意味着你可以准备开始说话,“可出”就是出棚了。“太脏了”是指你配的这段戏的情绪充沛得过了头或是“零七八碎”的一些东西太多了,显得浮夸,配的声音与演员演的戏不贴合了,观众看得就容易跳戏。“打点”就相当于分帧,配音演员磕巴了就得打一个点。“马口型”也就是对上屏幕戏里的口型。

  而配音员不但要时刻牢记专业术语,他们的生活也颇为神秘和紧凑。

  配音员的工作时间一般都是12小时制,早上九点到到晚上九点,达不到预期效果,通常都会一直补录,直到达到当天需要的量才能休息。有很多的配音演员都是白天到棚里来配音,晚上回去倒头就睡,早上起床衣服堆里随便找一件穿上就走,甚至出现在棚里开始工作的时候,才被别人发现,衣服穿反了。

  除了休息时间不足,再加上长期大量的时间都耗在棚里,空气不流通的密闭空间,每天的工作也是需要高度的注意力集中,反复的疲惫用声。直接导致抵抗力严重下降,身体会变得非常虚弱。

  长此以往,配音员都会经常出一些状况。难怪有资深配音员说,“虽然我的工资待遇并不低,但是一半的薪水都拿去看医生,演员是光鲜亮丽的在积累人气,我们是日复一日地积累疲惫,准备倒下。”

  当然,这句话有些夸张,却也从另一个方面吐出了配音员的辛苦。也许你正准备走进电影院痛快的看一场电影;也许你刚刚关掉电视,还在为刚才剧情的跌宕而感觉精彩。但是,请我们不要忘记,那些幕后的英雄,正因为有了他们,才有了我们过瘾的享受。

  配音,还有你想的那么简单吗?(责任编辑:胡曼)原标题:配音,你懂吗?

 

 

 

责编:杨娜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文娱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