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下室狗头》中的家族秘史是欧洲的百年劫

2013-11-29 09:37 我要评论
调整字体

  欧洲的百年劫

  《地下室狗头》

  【丹麦】莫顿·朗斯蓝著

  重庆出版社

  名家书评

  李杰

(武汉晚报)《地下室狗头》是一部感觉很长很长的小说。所谓长不在它的篇幅,而在它故事的多线索,情节的多层次,以及描写的丰富性。

  丹麦作家莫顿·朗斯蓝,1971年生,《地下室狗头》是他第一本以英文出版的书籍,荣获2005年的年度作家奖、年度图书奖、读者票选奖与最具声望的文学奖金桂冠奖。

  这是一部有四代人参与的家族史,一部平凡人极其平凡但极其丰富的家族史。我们在这里可以看到一个家族的命运走向,可以看到多个家族因缘际会的融合,看到家族中不同性格人在自己生命历程中的多个结局,更看到社会、人性和责任。

  如果说共产党宣言是19世纪一直飘荡在欧洲大陆的幽灵,那么,游荡在20世纪欧洲上空的诅咒,则是两次世界大战,德国的战车对所有欧洲人的灵魂都进行了碾压,如同佛教中的“劫”。如同马尔克斯的《百年孤独》,《地下室狗头》将战争和暴力在人类灵魂、情感和伦理上的变异一幕幕打开。不同于中国的长篇《红旗谱》——那是两代人不懈抗争,打倒恶霸争回地权的英雄主义,也不同于《静静的顿河》——那是一个人在两大阵营夹缝中的抗争与迷茫,《地下室狗头》是描述人性在这场战争的暴力中所产生的变异,从爷爷阿斯吉尔在逃避德军的追捕时,出于求生的本能和恐惧、杀死无辜的同伴开始,整个家族就一直隐藏在负罪与诅咒之下,如同地下室里若隐若现的狗头,随时都会露出他丑陋与可怕的笑容,见证着爷爷的一次次失业、奶奶碧玉的偷情、父亲“招风耳”的怪疾、“我”亲手杀死小姑、姐姐的滥交……

  与《百年孤独》类似,《地下室狗头》中的家族秘史,也表现出了某种程度的轮回与宿命。不同的是,《百年孤独》讲的是一个家族七代人的轮回,从被绑在树上接受现代文明的洗礼,到最后一人被蚂蚁吃掉、整个小镇毁于风暴,最后是白茫茫大地真干净。在《地下室狗头》中,家族毁灭未曾有,怪癖、残杀无绝期。在这个“迷雾森林”中层出不穷的,是令人不断瞠目结舌的荒诞。

  哲学家说,现代主义表现的就是孤独、荒诞与死亡,欧洲百年几代人的相互仇杀与战争所造成的无数冤魂,比魔鬼的诅咒更令人恐惧——正如地下室的狗头,让你恐慌,让你暴力,让你永劫不归。

 

 

 

责编:杨娜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文化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