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读书 千金不换:围观文学中的那些马

2014-02-06 09:30 我要评论
分享到: 0
调整字体
“马上”读书 千金不换:围观文学中的那些马

  在纸张发明之前,人们用青铜器来表现骏马飞驰的轻盈与速度。

“马上”读书 千金不换:围观文学中的那些马

  赵孟頫的《饮马图》是马的艺术进入绘画以来的精品呈现。

  ■古典文学中的马

  贵族的审美

(新京报)在机械动力出现之前,犁地这样的力气活儿是需要畜力的,所以马进入人类社会的时间非常早,并成为六畜之首。汉民族以农耕为生,但是汉人对马的需求不是特别强烈,因为牛力气大脾气小皮能御寒肉还好吃,所以用马不如用牛。再者养马需要大面积草场,汉人的土地都种着庄稼呢,条件不具备。

  马大概是最早写进中国文学的动物,《诗经》里面很多篇目提到了牛、猪、羊、犬等家畜,但是加在一起也不如写马的多。蒙古人号称骑在马背上的民族,蒙古语中对马的称谓是现今各民族语言中最多的,约有一百多种。而《诗经》中关于马的词语就有五十多个,对马的毛色、斑纹、年纪、高矮、杂毛的面积、鬃毛与体毛的对比、挽车的位置和方式等,都有详细区分和单独的称谓。周代先人对马的重视可见一斑。

  先秦两汉的贵族出行、狩猎、打仗基本都是坐马车,故而车马相随,提到车的地方就有马,《诗经》中就没有人单独骑马的表述。《史记·平准书》和《汉书·食货志》都提到秦汉之交天下凋敝,建汉后高祖御车的马都找不到同样毛色的四匹。“自天子不能具钧驷,而将相或乘牛车。”

  因为马的保有量少,所以在汉民族的历史上,马是绝对的奢侈品。现在的高富帅,以前叫肥马轻裘,五陵年少。现在叫白富美,以前叫宝马雕车香满路。拥有马的数量越多质量越过硬,就会收获越多的赞美和羡慕,现如今郭美美晒爱马仕包,陈光标摆人民币墙,古今道理一般。太子丹笼络荆轲的手段,有一条就是侠客随口说了句据说马肝味美,就立刻杀马烹肝献上,荆轲当时感动够呛,甘为驱驰。汉武帝刘彻为了求得大宛国的汗血马,两次劳师远征,搭上了十余万士兵的性命,以及三万匹马、十万头牛、五六万驴和骡子。

  对奢侈品来说,很少有人计较它的实用功能,但凡有名字的好马,主要作用就是审美,并寻求和接受赞美,而不是拉车和冲锋陷阵。在古代文学的篇目中,关于马的数不胜数。汉武帝刘彻留下来的诗中有两首《天马歌》,其一为《太一天马歌》,其二为《西极天马歌》。过了两汉之后,骏马成了文人自况的指代,写马变成为写人服务,曹植《白马篇》、李白《天马歌》都是此类。鬼才李贺的《马诗》更是一口气写了23首,抒发胸中块垒。

  近人郁达夫有句歪诗总被杀马特们挂在签名档上:曾因酒醉鞭名马,生怕情多累美人。鞭名马被当做非常牛叉的名士风流,与李白五花马千金裘呼儿将出换美酒的侠气相比,约等于土豪开上了四十开门的三蹦子。

 

 

 

责编:杨娜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文娱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