麦家接受海外媒体专访:文学意义永远高于政治

2014-02-24 16:46 我要评论
调整字体

(钱江晚报)麦家登上《纽约时报》海外媒体首次激赏中国主旋律作家北京时间2月21日,《纽约时报》以“中国小说家笔下的隐密世界”为题,报道了浙江省作家协会主席麦家。麦家的小说《解密》美国版,将于3月18日上市。《解密》是麦家第一部长篇小说,讲的是“密码战士”为信仰奉献的故事。这是在本省作家“走出去”工程里,交出的一张漂亮成绩单。

  去年12月27日,《纽约时报》记者赶到杭州采访麦家,这次的报道,则结合“斯诺登”事件,强调了作品的现实意义。

  此前,这本即将面世的书,也受到诸多外国媒体的好评。

  可读性和文学色彩兼容并包,从一种类似寓言的虚构故事延伸到对真实谍报世界的猜测中,结局是全文最梦幻并令人称奇的一部分。——《华尔街日报》

  《解密》是一部让人沉迷并爱不释手的非同寻常的小说。——《独立报》

  《一个中国谍战小说家笔下的秘密世界》

  麦家,中国最畅销的间谍小说家和前军人,多年来一直都在书写着秘密。他在作品中所描述的秘密世界是大多数中国人并不所知的,外国人更是一无所知。

  随着斯诺登新闻事件的发生,人们对麦家的作品又有了新的认识和感受,其现实意义不容置疑。

  在杭州城西的一处山居寓所里,麦家在午餐时分接受了我的专访。谈话刚刚开始,他就直言不讳:“我觉得这个世界充满了秘密,人们都非常谨慎隐秘。人类是非常注意保护自己的动物。真理和谬误有时竟可以如此地混淆不清。”

  麦家具有一种隐秘的气质。“我有轻度的社交恐惧症。”他说。这位作家今年50岁,已是知天命之年,在他17年的戎马生涯中,相当一部分时间在不为人知的秘密情报部门度过,与密码专家打过交道。然而小时候,他常被别的孩子欺负,那时候的他把图书馆当作自己的天堂。这一点很像他推崇的阿根廷作家博尔赫斯,后者一生都在图书馆里流连忘返。

  小说《解密》的主人公容金珍,是一个出身于声名显赫的家族但患有自闭症的数学天才,他的天赋和生理缺陷的双重性全在于那标志性的巨大头颅之中。这个人后来被机密部门招募,负责破解两组高级密码——紫码和黑码。在这场充满智力绞杀中,孤独、迷失乃至最终的疯狂都在容金珍的命运中交织纠缠。

  容金珍和斯诺登是一个硬币的两面,麦家说:“斯诺登也好,容金珍也罢,他们都是被上帝抛弃的;坦率说,斯诺登揭露的不是美国的丑,而是当今世界。这个世界被科技绑架了。”

  《解密》是麦家第一部长篇小说,出版于2002年,之后一发不可收拾,接连出版了《暗算》、《风声》、《风语》三部曲以及《刀尖》。

  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张颐武,在一次接受采访时说:“我时常觉得侦探推理小说有一个麻烦,就是只有数学的精神,没有人性的情怀。但是,麦家的作品既有数学的精神,又有人性的情怀。”

  哈佛大学东亚系教授王德威说:“西方读者将可能在中国式的间谍故事中发现,刺探、加密和阴谋自古以来就一直是人类世界的一部分。麦家笔下的英雄都是偶然的个体和存在,即使真有其人,去探索真义,那也仅不过只是管中窥豹而已。”

  麦家坦言:对于人性,他是一个悲观主义者!

  王德威教授认为麦家的文学风格“混合了革命历史传奇和间谍小说,有西方间谍小说和心理惊悚文学的影响。”

  当兵的时候,麦家尽可能读可能读到的书籍,而尽量少做与军事有关的事。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初期,他去西藏生活了三年,其中花了整整一年时间都在反复念一本书:博尔赫斯的短篇小说集《沙之书》。麦家也热爱文学大师弗兰兹·卡夫卡和斯特凡·茨威格的作品。他说:“我喜欢茨威格是他写那些爱幻想的人物,因为我自己也不是那种很正常的人。”后来,他离开了部队,成为了一名专业作家。

  从备受欺辱的孤独童年起,麦家将内心的恐惧都写成了日记,累计达36卷。“我确实在与社会脱离的环境中长大,”他说,“有堵无形的墙包围着我,我非常的自闭。但这种离群寡居的生活让我变得强大。我住在我想象的国度之中。”

  这正如在中文版的《风语》中,有张麦家的照片,他每天在杭州植物园坚持慢跑,在他的脚下有着被自己亲自踩出的一条道路,下面的注释是:“喧嚣最终是我们共同的敌人!”。

  “文学的意义永远高于政治,”他在接受采访时说。——《纽约时报》(有删节)通讯员张愉首席记者王湛综合报道

 

 

责编:杨娜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文娱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