赴台文化名人的武汉记忆:我终于回到大江上的家乡

2014-04-17 09:10 我要评论
调整字体

  赴台文化名人的武汉记忆:

  我终于回到大江上的家乡了

  古远清(中)与柏杨、张香华夫妇,1997年于台北

  长江日报 记者刘功虎

  从汉口走出去的诗人一信,近日给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教授古远清打电话,询问家乡“有些什么新鲜事”。一信本名徐荣庆,1949年到台湾。他偶尔回武汉,往街头一站,还有外地人向他问路。

  古远清是台港澳文学研究专家,20年来每年要去一趟台湾,面访过柏杨、苏雪林、胡秋原等学者、作家。昨日,他告诉记者,这些数十年前赴台的文化人,多在武汉生活过,有着鲜为人知的武汉记忆,他每次与他们交流,都被他们的“武汉情怀”打动。

  柏杨:那年夏天我每日下东湖游泳

  1997年,古远清在台湾见到柏杨。柏杨有“台湾的鲁迅”之称,他的作品《丑陋的中国人》曾引发全球华人热烈争论。

  柏杨听说他从武汉来,回忆说:“武昌有座珞珈山,我19岁那年(即1938年),曾在那里受训一个月。记得那里有一个东湖,我天天下湖游泳,什么狗爬式、自由式……我就是在东湖学会的。”

  那一年,南京被占,武汉成了抗战政治中心,珞珈山是蒋介石行营所在地。为了迎接抗战,柏杨在武汉参了军。

  聂华苓:红土黑土都是乡土

  聂华苓生于武汉,是著名华人女作家,古远清与她曾在晴川饭店见过一面,聂赴台后与余光中共过事。

  在40多万字的自传《三生影像》中,聂华苓用了数十页纸描写自己的童年记忆,汉口有哪些租界,哪些是最有趣、最常逛的去处,还描述了汉口“上流社会”的生活。

  1978年,聂华苓从香港坐火车来到武汉。“广东的泥土黑,湖南的泥土红,湖北的泥土逐渐变成了黄色。黑土也好,红土也好,黄土也好——都是我的乡土,从心里感到亲。我终于回到大江上的家乡了”。

  她们回乡的车子在江汉饭店停下,饭店服务员听见她会说武汉话,便问“你家会说武汉话啊?”“我是武汉人。”聂华苓回答。“您家想吃么司,只管说。面窝、豆皮、武昌鱼。”“我要喜头鱼!”聂华苓说。

  聂华苓后来离台赴美,定居至今。

  胡秋原:我是黄陂人不是“台胞”

  胡秋原1910年生于黄陂,1937年由美返国,在汉口创办《时代日报》。1951年到台湾。1988年9月到中国大陆访问,与邓颖超会面讨论和平统一事宜。

  当年10月,他回到阔别40年的故乡,冒着细雨来到黄陂一中。黄陂一中是1949年在前川中学基础上开办起来的,而后者为胡秋原父亲和他共同创办。他还访问了湖北大学,游览黄鹤楼,参观了首义纪念馆。

  数年后,古远清前往台北胡秋原的家中拜访他,胡又提起故乡的一草一木,1988年之行让老人常忆常新。

  胡秋原表示,他那次回乡,不少地方打出横幅欢迎他这个“台胞”,他感到别扭。他是个地道的黄陂人,走到哪都改变不了这一点。

  2004年胡秋原病逝台北,享年95岁。胡秋原的祖宅位于长轩岭镇胡家大湾,他直到弥留之际还记得哪一间住的是自己父母,哪一间是当年自己掌灯就读之地。

  苏雪林:那些宫殿式的校舍还在吗

  苏雪林是浙江人,著名作家、学者,在武汉大学任教时期与凌叔华、袁昌英合称“珞珈三女杰”。1952年起她任台湾师范大学、成功大学教授。

  1997年古远清在台南的一家医院见到苏雪林。她一听他毕业于武汉大学,开口就问武大那些绿瓦银墙的宫殿式校舍是否还在。她由于年事已高,很多往事已不太记得,但犹记得与体育系的一个女职员和几个年轻女助教终日在珞珈山中探险、玩得昏天黑地的情景。

  在和她笔聊的过程中,古远清告诉她大陆出版了她的文集,她很开心。她曾以101岁高龄畅游黄山,并提出要回武汉,登临珞珈山。没等这个持续了半个世纪的愿望实现,回到台湾后次年,苏雪林去世。

 

 

 

责编:杨娜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文娱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