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言称《解密》不够丰富 若写些对人性考验更好

2014-04-24 10:01 我要评论
调整字体

(中新网)近日,中国现代文学馆报告厅站满几百位慕名而来的读者,一时间将过道和门口都堵死。这次虽是麦家做东,请莫言、李敬泽等几位老友来为自己的《解密》再版捧场,但不少坐在地上的读者却说是“来看莫言的”,获得诺贝尔文学奖一年多后,莫言热度依旧不减。

  莫言的诺奖“原子弹”余波波及到了我

  “我们都在部队情报系统工作过,我也曾经想写一部关于军队情报工作的小说,但是没有写出来,因为写这种小说有很多限制。我羡慕麦家,我没有找到解密的方法,麦家找到了。”莫言现场拿着麦家的小说《解密》说道。

  面对莫言“羡慕”地夸奖,麦家却说自己“非常不安,每句话都听得如坐针毡”,想不明白莫言“这种大咖为什么说我那么多好话”。“以前我常认为,说坏话会把人压垮,今天发现好话也可以把人压垮,所以我今天坐在这里非常难受。”麦家说,“莫言的诺奖,让中国文学在海外引爆了一颗原子弹,包括我的作品在海外能被关注,也是莫言这颗原子弹的余波波及到我身上,我是得利者。”

  2014年3月18日,《解密》在美国亚马逊网站销售,仅仅几天就突破了中国小说作品网络销售的最好成绩,一度排名亚马逊世界文学第17名,并几乎同时获得《纽约时报》、《经济学人》、《华尔街日报》等世界主流媒体的长篇报道。谈及此,麦家自嘲自己“老是能踩到狗屎运”,称“他们之所以这么夸我,是因为他们不了解我。”麦家还透露,因为不了解,美国最大出版社FSG的主编甚至以为他是日本人或印度人。“在国内,由于小说改编的影视剧被大家熟知,但它也绝对没有海外说的那么好,也没有我的好友夸的那么好。”麦家说,“我甚至在想,它就是我的一个特殊经历或者说是我的命运赋予我的一个特权,我有机会写了一部相对个性的小说。”

  麦家的小说是日用品也是奢侈品

  莫言说,自己知道麦家不喜欢《解密》、《暗算》、《风声》被称为类型文学和谍战小说。他认为,主流文学和类型文学是读者和评论家的分类,作家写作的时候并不会在意这些。“严格来说,所有文学都是类型文学,四大名著中《红楼梦》是言情小说,《西游记》是神魔小说,《水浒传》是武侠小说,《三国演义》是历史小说,他们之所以经典就在于它跟别的小说不一样,创造了一种写作的方法。麦家是一个拓荒者,开辟了陌生的写作领域,慢慢也获得了批评界的承认和好评。”

  “麦家的书已变成了日用品,电视里经常在放。另一方面,麦家又是奢侈品,中国当代很少有这样的作家,对我们文学评论者来说,没有参照物、不好评论、无法归类。”中国作协副主席李敬泽说。作为麦家好友,李敬泽调侃麦家“曾经咬牙切齿地说自己要写一部爱情小说,我很好奇他的爱情要怎么写。因为爱情是不用大脑的,麦家以前写的都是用大脑的小说。”

  不过莫言也说出逆耳忠言提醒麦家,直言对《解密》不满足,认为《解密》还不够丰富。“这本书还是有遗憾,还可以写得更加立体。”莫言说,“可以给主人公增加一些更加艰难的困境,再多一些对人性的考验,可能会更好。”莫言还在现场鼓励麦家:“我知道麦家对于是否要继续写这种小说很犹豫,我希望他能一直写下去,不要管是不是严肃文学,只要自己觉得有趣就写下去。”

  本报记者陈梦溪

 

 

 

责编:杨娜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文娱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