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东:中国文化的未来取决如何再造传统

2014-06-23 08:40 我要评论
调整字体
<p></p>
<p></p>

  “立斋文存”《再造传统》、《思想的浮冰》出版

  南都讯记者赵大伟近日,清华国学院教授刘东的“立斋文存”由世纪文景出版,丛书包括《再造传统》、《思想的浮冰》两部作品。

  呼吁为传统贯注思想活力

  《再造传统:带着警觉加入全球》是刘东在全球化视野下思考中国文化未来发展方向的忧思之作。十年前,刘东曾接受国际学界的委托,为联合国《世界文化报告》新增的“中国部分”,撰写过一份名为《中国文化与现代化(草稿)》的提纲,原稿一万多字,而如今的《再造传统》在原稿的基础上,扩充至十万字,因为对象不同,内容上进行很大调整,“在删除了无需向国内读者多作解释的背景之后,也参照着十年来的情势变迁和扩展的阅读范围,进行了必要的增补与修改”。

  全书从“尚在过程中的全球化”、“全球文化与文化全球”、“当中国传统遭遇全球化”、“自我殖民与中体西用”、“带着警觉加入全球”五个部分进行论述,既从宏观上进行布局,又从细部上进行解析,如其中第三章,刘东用具体案例来解说中国传统与全球化的“遭遇战”,包括“申遗”、“语言”、“建筑”、“电影”等各个领域,而“体育”、“熊胆”、“通识”和“家庭”是新增的四个有关外来文化冲击的具体案例。“今后如果再有时间,我还会针对绘画、诗歌、戏剧甚至饮食这样的课题,再次进行相应的补充写作,以使总体的照应面更趋丰富。”刘东认为,中国文化的未来正取决于我们如何再造传统。他呼吁,只有参验当今时代的学识、眼界与体悟,重新为传统贯注精神内容和思想活力,政治合法性和人与自然的双重危机才能获得和解。

  对于多方危险的时刻警觉

  回首过去三十年,刘东认为自己最主要的用心方向,还是在学术界和出版业之间钻出了一个足以为己所用的缝隙,“以便躲开蛮横的长官意志,成规模地组织起民间学术。”正是这三十年间,他先开创了“海外中国研究丛书”,系统译介域外的“中学”,并把它熬成规模最大的学术丛书,又开创了“人文与社会译丛”,系统译介海外的“西学”,再把它熬成规模第二大的学术丛书。

  从北大转到清华国学院之后,刘东的思考方向“从更关注跨文化的思考,转移到更关心本文明的立场”,因而在《思想的浮冰》一书中,他希望与读者分享自己致力于复建清华国学院以来的所思所虑,书中文字在流露出刘东在现代社会的危机时刻呼吁激活“中体西用”,思考中国文明新立场。

  在《思想的浮冰》序言中,刘东提到,他曾信手写下一句“在这块有限的思想浮冰上,我也同样意识到了滑到另一边缘的危险……”这句话凝聚了他长期的信念,他认为一旦学会了“思想”,就是一件无比煎熬的事情,“那绝不会比站在一块有限的浮冰上,无时无刻不在脚下的激流中摇来晃去,能让你更多出一份安全感!”

  《思想的浮冰》书中收纳的各种文字,无论是随笔、评论、讲演,还是序文、访谈、答问,都反映了刘东对于多方危险的时刻警觉,以及自己对于立足位置的不断调整。

 

 

 

责编:杨娜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文娱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