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最大慰安所旧址终成“文保”周围高楼耸立

2014-06-27 10:51 我要评论
调整字体

  

  2014年6月18日,南京,行人从“利济巷慰安所”旧址前走过。

  早报特约记者智冰沁

  早报记者龚菲

(东方早报)南京市利济巷2号,7幢破落的老房子连起的建筑群,围就一个寂寥落寞的大院落。一株株不知名的青翠的树枝,从老房子残破的玻璃窗中钻出,与坍塌倾斜、裸露在外的烧焦的木梁柱缠绕在一起。

  这里是亚洲最大的、也是保存最完整的“慰安所”旧址——利济巷慰安所。在周围高楼耸立的CBD地段,这个低矮的建筑群似乎有些格格不入,它最近刚被批准成为南京市文物保护单位。就在十多年前,它一度险些被当地政府当作危旧建筑而强制拆除。6年前,一场神秘的大火又险些将其化为灰烬。

  在过去的11年间,南京对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进行了长达两年的扩建,而这座唯一被指认的慰安所却越加破败。同样是日军侵华罪证的代表,为何两者却经历了不一样的命运?

  这片地处南京市中心的历史遗迹,不仅面临文物保护与地产开发这一利益博弈,更受到监管部门混乱、巨额的整修费等难题阻挠。回首这段新近发生的“历史”,地方政府对待这座历史建筑的种种重大决策的转变及原因,将成为日后历史学者们解读并剖析当下地方施政的绝佳样本。

  逃过被拆命运

  慰安所日渐残败

  在南京繁华的大行宫腹地,残破不堪的利济巷慰安所旧址落寞矗立。

  2003年11月,来自朝鲜的八旬老人朴永心曾在中日专家的陪同下,指认利济巷2号就是日军侵华时老人被囚3年,充当慰安妇的地方。这一指认引起了广泛的关注,据南京大屠杀史研究的权威学者、南京师范大学教授经盛鸿介绍,利济巷2号的7幢民国老宅,当年被称为“东云慰安所”或“东方旅馆”,是日军侵占南京期间最大的慰安所,慰安妇多为朝鲜女子。

  经盛鸿对早报记者说,南京曾有过40多个慰安所,存留到现在的建筑只有4间,分别在常府街、文昌巷等地,距离利济巷都不远。而利济巷2号是唯一被慰安妇受害者亲自指认过的地方。目前,仅存的几处慰安所,不是待拆就是被改造成停车场。

  然而,唯一的指认并未给“利济巷2号”带来不一样的命运。早在2003年,这里就被纳入南京市土地储备计划,“拆”字被刷上了墙。2004年4月拆迁开始。当年的拆迁通知书写明:拆迁截止日期为2004年7月8日。

  住在对街30多年的韩阿姨还记得当年的情景:“原来这楼保存得挺好的,是国有单位给职工提供的住房,收到搬迁通知后搬得特别快,大家都以为很快就要拆了,结果一直没动静。”2008年春节,这个院子里突然起了一场大火,将房子烧得只剩下框架,但是却一直没人来修。而附近的垃圾堆在院子里,日积月累,到了夏天苍蝇遍地,臭味熏得街坊们都不敢开窗户。

  寸土寸金的地段

  拆与不拆的博弈

  “南京当年是民国的首都,1937年日本在南京大屠杀之后大规模推行慰安所、慰安妇制度,利济巷2号是个典型的代表。”中国“慰安妇”问题研究中心主任苏智良教授2003年曾参与了由中日韩三国联合组成的调查团,并将朴永心从朝鲜带来了南京。

  昨天,在得知利济巷2号被纳入南京市文保单位后,苏智良教授对早报记者说,南京利济巷2号有文献、有历史照片的记录,有3国调查团的调查和受害者本人的指认,这在全国都是独一无二的。

  早在2004年4月,南京市召开是否拆迁利济巷2号的专家论证会,尽管论证会结论是“遗迹千万不能拆”,但拆迁的脚步并未停下。官方给出的理由是“利济巷2号目前还不是文物保护单位,文物保护条例并不适用”。而要成为文保单位,需要有人以“发现者”的身份提交申请书,虽然此前促成朴永心老人来华的日本学者西野瑠美子曾向媒体透露提交了申请书,但文物保护部门却称未收到任何申请。

  文物保护部门的说法是否属实难以确认,但不可否认的是,这块地背后有着巨大的经济利益。

  慰安所遗址位于南京市中心,毗邻繁华的商业区。2002年8月,与利济巷2号一路之隔的利济巷1-117号(单号)的17000多平方米土地,拍出了相当于每平方米12000元的价格,成为当时南京土地出让的“标王”。而面积4800余平方米的利济巷2号地块,正与这有“标王”之称的地块相邻,价值相差无几。

  据《东方早报》当年的报道,此地块拟建一处“南京土地矿产资源交易中心”,隶属南京市国土局,而拆迁费用也已从国土局土地储备中心支出。

  然而,拆迁的消息引起了全国多位文化界学者的反对。在强大的舆论压力下,2004年6月7日,在距拆迁截止日期还剩一个月时,南京市政府终于召开新闻发布会,宣称“暂停拆迁”,将在核清史实后再确定保护办法。

  老建筑十年空置

  无人监管

  虽然官方称拆迁暂停,但楼内的近300名住户最终还是都迁了出去,而“保护办法”却迟迟没有落实。“只迁不拆”让这座闹市区的楼房开始了长达10年的空置,当年指认旧址的朴永心老人也已去世。

  2005年,苏沪两地专家开始筹备南京慰安所遗址联合考察,并呼吁建立“慰安妇”纪念馆,但并未有下文。

  2008年春节,利济巷慰安所一场突发的神秘大火也短暂引起人们的讨论,但很快它又被历史遗忘。

  然而,各路学者呼吁对南京慰安所旧址进行特殊保护的行动一直没有停歇。与之同时,近年来,南京当地政府对文化工程项目重视的意识也开始萌生、抬头。当地一些具有地方特色的文化街区、遗址公园、文化场馆等也开始得到修缮和保护。

  2012年,利济巷慰安所旧址曾无限接近新的命运——利济巷所在的白下区出台了《重点文化工程项目计划(2012—2015)》,计划将利济巷慰安所旧址建成“慰安妇历史陈列馆”。官方还邀请南京工业大学教授汪永平带着学生实地测绘拿出整修方案,力争2014年建成开放,预计费用约5000万元。

  然而2014年已过去大半,建馆工程毫无进展,原因在于2013年初南京市的行政区进行调整,利济巷所属的白下区被并入秦淮区,整修计划又一次被搁浅。“老秦淮、老白下合并后,这件事情就不了了之,没人问。”汪永平教授说。

  直到昨天,利济巷慰安所的墙外还挂着“太平南路控制保护建筑利济巷慰安所”的铭牌,而发牌单位则是早已不存在的“白下区政府”。

  峰回路转

  终于跻身市级文保

  民间学者一直没有放弃努力。2013年11月,南京学者经盛鸿、薛冰、姚远、宋震昊等共同向南京市文物局递交申请,要求把旧址现存的7幢建筑整体认定为文物。

  2014年3月12日,新组建的南京市秦淮区政府召集了相关专家,举行了利济巷慰安所旧址的文物认定论证会。与会的,除了多位申请人外,还有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馆长朱成山、规划专家叶菊华、东南大学教授周琦,以及南京市文广新局的相关负责人。6月7日,位于南京利济巷的侵华日军慰安所旧址终于被正式认定为南京市文物保护单位。南京市文广新局相关负责人向当地媒体介绍说,“市级文保单位一般是若干年才公布一批,这次算是为利济巷慰安所旧址特事特办。”

  从“被指认”到被列为市级文保单位,11年过去了,为何直至今日才突然“特事特办”?

  也许,这一转变与更为高层政府的思路更新大有关系。在今年的6月10日,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称,中国将为南京大屠杀、日军强征慰安妇的相关文档和文献申报联合国《世界记忆名录》。而在此之前,2014年2月25日,全国人大常委会以立法的形式,将每年的12月13日设立为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日。

  南京大学历史系教授、中华民国史研究中心主任张宪文表示,一旦南京大屠杀、慰安所等档案申报成功、列入《世界记忆名录》,意义十分重大。而南京市文广新局相关负责人也表示,利济巷2号的7栋房屋将全部保留,并进行原真修复,遗址也成为南京大屠杀有关档案申报《世界记忆名录》的组成部分。

 

 

责编:杨娜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文娱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