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古刹嵩祝寺变餐厅会所?旧墙被拆内部现厨房

2014-07-08 09:27 我要评论
调整字体

  

工人用铁质工具将门窗上的古漆铲下来 摄/法制晚报实习记者 任一陆

工人用铁质工具将门窗上的古漆铲下来 摄/法制晚报实习记者 任一陆

 

  

大雄宝殿的墙被砸穿出大洞 摄/法制晚报实习记者 任一陆

大雄宝殿的墙被砸穿出大洞 摄/法制晚报实习记者 任一陆

 

  

位于藏经楼一层的厨房 摄/法制晚报实习记者 任一陆

位于藏经楼一层的厨房 摄/法制晚报实习记者 任一陆

 

(中新网)近日,坐落于景山后街嵩祝院北巷的市级文保单位、古刹嵩祝寺,盖上了施工的绿网。有市民指出,目前寺内的经堂、大雄宝殿、宝座殿的旧墙都被拆掉,内部出现厨房,担心将变成餐厅会所。

  嵩祝寺旁的智珠寺在2012年完成修缮后,变成两家高档餐厅。尽管这次施工方称嵩祝寺仅修缮不改变原貌,但也不能打消市民的疑虑。

  半个月前,记者就将此事向北京市文物局进行核实,今天上午,文物局回应称,目前该事仍在执法过程中,执法调查结束后可公布结果。

  报料

  藏经楼建厨房 古寺要变餐厅会所?

  市民李女士告诉记者,去年她曾进入嵩祝寺参观,对藏经楼里绝美的彩画叹为观止,“壁画比敦煌的还要美,而且保存的相对完整,我觉得挺可惜,这么好的寺院没有对外开放。”李女士所说的壁画指的是1996年6月在寺内发现的清朝中期的绝版古建筑彩画。

  今年3月,李女士再次进入嵩祝寺参观,惊讶之余不禁心疼,她看到寺内搭上了脚手架,整个院子被绿网覆盖,“进去看见工人在砸墙,藏经楼一楼的一个房间铺上了瓷砖,装上了整体厨房。”

  鉴于隔壁的市级文保单位智珠寺在2012年修缮后,变成了两家高档餐厅,李女士不禁担心,嵩祝寺也会重蹈覆辙,被开发成会所或餐厅。

  李女士当时急切地想上藏经楼二楼看看壁画是否保存完整,却遭到了施工单位工作人员的阻拦。

  探访

  大殿墙被凿穿 门窗古漆被铲掉

  近日,记者来到嵩祝寺探访。站在附近的高楼上,看到嵩祝寺的房顶被绿色、蓝色、白色的网布全部覆盖起来,并且用木条压住边角,以防起风刮落盖布。

  记者从嵩祝寺东边的小门进去,看到门口的施工人员正在做木工活,进入内部,看到院子里搭建了密密麻麻的脚手架,堆满了木料、水泥等建筑材料,还有从古建上面拆下来的瓦片。

  大雄宝殿的墙已经被砸穿了三四个洞,露出了支撑墙体的木头。

  七八名工人戴着安全帽,正在用铁质工具刮门窗和柱子上的古漆,地上落满了红色的木屑。记者注意到,有一个殿的门窗已经全部清除红漆,木头原本的黄色带着被刮的伤痕裸露在外面。

  在藏经楼一楼,记者看到了李女士所指的厨房,整体橱柜的大理石台面上嵌着两个不锈钢水槽,10扇木质柜门看上去用材考究,厨房地板也都铺上了瓷砖。

  记者想进一步探访时,却遭到了工作人员的阻拦,一名工作人员称:“这里是民宅,你这是私闯民宅,在北京不是每个文保单位都能进去的,我报警了小心警察把你逮起来,赶紧出去。”

  古寺变餐厅早有热议 后续始终无解

  据相关资料显示,嵩祝寺始建于清雍正十一年(1733年),曾为蒙古活佛章嘉呼图克图的宗教活动场所,1984年与其西侧的智珠寺被共同公布为北京市文物保护单位。

  早在2013年,北京嵩祝寺及智珠寺变身高档餐饮会所一事就引起舆论热议,新华社曾刊发报道称,北京市文物局确认两寺庙内部分范围被用作餐饮场所,从事商业经营活动。

  但至于该行为是否违规以及相关后续处理工作,北京市文物局没给出进一步说明。

  追访

  施工方:只是修缮

  6月11日,记者采访了北京市园林古建工程有限公司嵩祝寺项目部项目经理李燕肇。李燕肇表示:“我们只是修缮,做一些必要维修,不会增建,一些木质材料的东西,影响安全的会更换。”

  李燕肇称现代化整体厨房在施工队进去之前就已经存在,但不知道有何用途。

  “我们绝对遵守文物修缮的原则:保证原来的材质、保证原来的工艺、保证原来的结构、保证原来的形式。”李燕肇保证施工队将严格按照古建修缮的要求修缮嵩祝寺。

  对于寺内古墙拆除和门窗漆面、彩画铲除,李燕肇称之为“砍净挠白”,清理干净后将重新刷漆和描绘彩画。

  记者从北京市文物局得知,文保单位古建修缮应严格按照文物局批准的设计方案执行。对此,李燕肇回应称:“我们有北京市文物局批准的设计方案,拆墙和铲除彩画都是设计方案的一部分。”

  记者提出想看设计方案,却遭到了李燕肇的拒绝:“设计方案即便有,我也不能给你看。”

  当记者问及施工开始和预计结束的时间及工程预算时,李燕肇表示涉及公司机密,不便公布。

  就此事,记者于6月23日向北京市文物局核实。对方称,将派市文物局执法大队对嵩祝寺进行执法调查,随后才能回应。时隔半个月,今天上午,记者再次致电询问其执法结果。市文物局介绍,目前该事仍在执法过程中,在情况未全部了解清楚前不便透露,但执法调查结束后可公布结果。

  文/记者 赵颖彦

  文并摄(除署名外)/实习记者 任一陆

 

 

责编:杨娜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文娱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