盘点侵华日军的回忆录:忘记过去 意味着背叛

2014-07-10 08:56 我要评论
分享到: 0
调整字体

  

 

  图为抗战时期宣传画

  

 

  

 

  

 

  《冈村宁次回忆录》

  [日]冈村宁次 著 中华书局

  《中国战线从军记》

  [日]藤原彰 著 四川人民出版社

  《我认识的鬼子兵》

  方军 著名 山东画报出版社

  武汉晚报 记者周蕾

  7月7日,国家领导人出席了抗战77周年纪念。同时,中央档案馆每天在网上公布侵华日本战犯亲笔供词持续45天。前事不忘,后事之师。重提不堪回首的往事,是为了铭记历史,防止悲剧重演。

  除了广为人知的《东史郎日记》,侵华日军诉之笔端的回忆还有许多。

  冈村宁次的武汉记忆

  冈村宁次,日本陆军大将,被日本认为无论在统率或是作战方面都是罕见的名将。由于蒋介石的庇护,成功的逃脱了战后的审判。后被蒋介石聘为台湾高级教官,1966年病死于东京。在《冈村宁次回忆录》中,他记下了汉口就任后的感想:此次为继第十一军司令官任内,攻克武汉之后再度进驻汉口。前后两次环境大变,令人吃惊。

  以前敌机极为罕见,在汉口、九江之间,往来内地之大型运输船,常达三、四十只,如今,连十吨左右的小汽船均被美空军炸光。

  以前,此地住有数万日本侨民,店铺很多,相当繁华;如今,侨民大部归国,留者寥寥无几。偕行社尚有一些男女服务人员,照料军人食宿。

  甚至,他的居处亦有变化,以前,位于汉口市内,那时他常从二楼窗口眺望街头情景;这次,改在汉口东郊为树木环绕的旧军事设施之内,连个中国人影都见不到。

  飞行队青年军官因频频出征,常有去而不回者,人数逐渐减少。在偕行社食堂每天照料他们的少女,睹此情景,露出凄凉神态,毫无青年朝气。

  总之,环境的显著变化,给他留下深刻印象。

  1945年11月,共产党在延安公布战犯名单,冈村宁次被列为第一号战犯,可汤恩伯安排他乘“维克斯”号轮船驶离上海黄浦港,回到日本。

  路过武昌南下湘桂作战

  藤原彰是日本著名的进步历史学家,被学界誉为近现代日本军事史的开拓者、奠基人。1941年他被征入伍。《中国战线从军记》是他根据亲身经历所写,对侵略战争深刻反省。

  《中国战线从军记》回忆:1944年5月26日,我们第二十七师团乘船渡过长江来到武昌。当天就乘坐卡车向崇阳方向进发。第二天,日军第十一军发动了作为一号作战第二阶段的湘桂作战。

  对于这样长时间的、大规模的作战来说,日军方面的最大不足就是制空权被美军夺走了。在太平洋战场的所有战线,日军都失去了制空权。

  在连绵不绝的水田里修筑公路的我们第二十七师团,正好成为美国空军空袭的目标。美军飞机的超低空飞行,连美国飞行员的脸都能看得见,那样的情形我曾多次看见过。反过来,日军的飞机连一次也没有出现过。

  粮食的补给也不够充分,特别是副食品,完全没有。湖南省的这一地区已经反复经历过战争,凡是能吃的东西,一点儿也没有留下来。身体的疲劳加上营养的不足,导致大量士兵营养失调。

  1944年夏天,我们第三中队在醴陵驻扎了大约一个月的时间。我为控制中队防区内的红薯田而配备较多兵力,这也是为应对粮食短缺而采取的对策。

  士兵战死 妈妈还在港口等他归来

  作者方军在日本留学6年,利用一切可能机会,深入采访了十几位侵华老日本兵。借助他们自己的言谈,他们的日记,他们提供的战争期间的照片,向世人揭示他们今天的内心世界。

  日本老兵金井回忆说,我1953年从苏联回国,船还是在横滨港靠的岸。当年和我们一起出国的长野县的战友们几乎没有几人了。在横滨港欢迎我们的几乎全是亲友,有人已经在这儿等了几周。

  我一眼就认出十几年前战友田中的母亲。看着她企盼的目光,我对她说:“田中君为国战死了,他是武士。”可那位母亲失声痛哭说:“我早接到他的阵亡通知了,可我不相信,那个通知一定是错了,你不是回来了吗?我还要在这个码头等,我多么希望他能活着回来呀。美国飞机炸毁了我们的房子,炸死了他父亲、妹妹,现在只有我一个人了呀。”我劝那位母亲说:“您回去吧。”可那位母亲擦着泪水说:“不,他会回来的。下一艘船,他会回来的。”

  5年后,战友田中的母亲死了。她只有这么一个儿子,战争注销了他们全家户籍。那年,她只有56岁。

 

 

责编:杨娜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文娱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