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书纵论甲午:表面是军队失败 实质是国民精神失败

2014-07-24 09:25 我要评论
调整字体

  甲午

  120年回望一支海军的耻而后勇一个国家的逆以奋进

  

 

  

 

  

 

  

 

  武汉晚报 记者周蕾

  2014,又是甲午之年,距离1894年爆发的中日甲午战争,过去了两个甲子。九州沉沦,上上一个甲午,沉醉在帝国幻想中的中国,中日战争中惨败,割地赔款,丧权辱国,在国人心中留下了一道巨大的、难以愈合的伤疤。前事不忘,后事之师。民族复兴,强国强军,今日之甲午,中国日益强大,周边仍然不那么宁静,重读记录在书中的那段海洋战史,也许我们能有所领悟,有所警醒。

  一场打不赢的战争

  《清日战争》,由业余历史学家宗泽亚所著,他是一位旅日的化学工程师、电子工程师。在日留学和工作期间,对日本文化、中日甲午战争产生浓厚的兴趣,用20多年走遍日本各大图书馆,查找大量的史料,完成这本巨著。它与之前中国学者写的甲午战争著作,可以说完全不同。

  这本书首先要回答的问题是,1894年中国为什么要和日本打这一仗?在分析了国际国内形势和两国的战争观念后,宗泽亚得出结论:这是中日之间的必有一战。甲午战争符合中国的国家利益,也符合对本国战力的评估。

  中国在当时有实力打这一仗。比如书中所统计,中国海军的近代化装备都是购置于德国、英国的著名舰船兵工厂。“定远”、“镇远”两主力舰,舰体装甲坚厚,装备4座30.5厘米口径6,000米射程的大炮,曾经让日本人为之落胆。海军拥有操作近代化军舰的人才,舰队管带(舰长)绝大多数出身欧洲军事院校,具有优秀的海军院校学历,享有清国军队最高的待遇。海军拥有优良的海防要塞体系,配备完善的舰队后勤支援。炮台炮群的火力,能覆盖十余里之外的海上目标,令敌舰不敢贸然接近港湾。

  但最后的事实是,中国战败了。这又为什么?如书中分析的,近代战争,实际是国家综合实力之战:包括兵役制度、武器装备、交通运输、兵站支援、野战通信、军队医疗、情报收集、媒体宣传等诸多环节。如果将战争放到这样的大背景下来看,这是一场注定打不赢的战争:

  中日两国军力比较 国家军事体制 日本优。武器装备、陆军 日本优;海军 日本略优。交通运输 日本优。兵站支援 日本优。野战通信 两国平。军队医疗 日本优。情报收集 日本优。媒体宣传 日本优。

  可以看出,在这场关乎国运的战争中,日本的战争准备远远胜过中国。中国的优势没有充分发挥,经济落后和观念上的劣势却暴露无遗。

  更重要的,这次战争空前暴露了清朝当时整个国家体制已无法适应一场近代化战争。《剑桥中国晚清史》下卷对此有一段评论:日本的战争努力动员了举国一致的力量,而中国政府几乎全部凭借北洋水师和李鸿章的淮军。作为一个农业帝国,中国虽然拥有庞大的潜力,但却不能有效动员其全部力量——只有在它遭遇全面危机而不得不自我改造为一个现代国家时,这一点才能成为现实。

  历史如此“憔悴”

  有人建议,《龙旗飘扬的舰队》可以与《清日战争》对比来读。

  《龙旗飘扬的舰队》讲述北洋海军从1874年讨论南北洋海防开始,到1895年覆灭的短暂史。曾几何时,这支舰队无比显赫,成为洋务运动中的一颗璀璨明珠,中国军事近代化事业的象征。然而好景不长,海军很快便从颠峰状态跌落,直至全军覆灭。

  有人将甲午战争比作一个人和一个国家的对抗。这一个人就是李鸿章,北洋海军一手的缔造者和毁灭者。

  书中记载了一段李鸿章对甲午战争的反思:“我办了一辈子的事,练兵也,海军也,都是纸糊的老虎,何尝能实在放手办理?不过勉强涂饰,虚有其表,不揭破尤可敷衍一时。如一间破屋,由裱糊匠东补西贴,居然成一净室。虽明知纸片糊襟,然究竟决不定里面是何等材料。即由小小风雨,打成几个窟窿,随时补葺,亦可支吾对付。乃必欲爽手扯破,又未预备何种修葺材料,何种改造方式,自然真相败露不可收拾。”

  从李鸿章的话里,我们看到了两个字:“因循”:没有战略,没有梦想,没有现实国家利益的考虑。甲午的失败表面上是军队的失败,实质上则是国民精神的失败。

  这也可以从担任大清海关总税务司45年的英国人赫德的话里得到印证:“恐怕中国今日离真正的改革还很远。这个硕大无朋的巨人,有时忽然跳起,呵欠伸腰,我们以为他醒了,准备看他作一番伟大事业。但是过了一阵,却又看见他又坐了下来,喝一口茶,燃起烟袋,打个呵欠,又朦胧地睡着了。”

  面对垂死的封建帝国,既不想触动本质,又要起死回生,任何人都力不从心。

  其心其力

  普通人读甲午,有喜怒哀乐,但常常如风过耳;军人读甲午,国耻加上军耻,别有一番刻骨之痛。所以这本由数位军事名家合著的《甲午殇思》,更能让人看到当代中国军人的家国情怀、文化良知、走进历史深处,回应现实关切的思考和“待从头、收拾旧山河”的豪气。

  如书中所言,“虽有其心,难有其力。”是尴尬;“虽有其力,难有其心。”是悲哀。国家战略当在“心力”上相辅相成,合二为一。反思反省,应有其心;抗耻拒辱,当有其力。

  关于心和力的纠结,大概算是甲午战争留给我们最大的反思:

  “中日战争经过百年时光,给中国人内心深处留下隐隐伤痛与耻辱,从那个时代开始,外来侵略一直成为缠绕这块东方大陆的梦魇。在近代中国历史的进化中,当西方文明和明治维新与古旧的中国朝廷体制发生猛烈碰撞时,战争的失败也催生了中华革命的历史纪元。一个懦弱国家军队的存在,导致中华民族反复遭到列强的伤害和蹂躏。中日战争半个世纪后,当中国军队在朝鲜与强敌美国联军较量中,打出了中华民族的世界地位时,“大中国观”才开始真正意义上形成。中华民族需要一支有能力捍卫国家尊严和民众的强大军队。”

  纵观中国的近代史,中日战争的失败对中华民族的历史是悲哀和幸运的。中日战争的历史意义,在于引导中华民族重新登上历史舞台,奠定一个新概念的国度,确立国家版图的格局,创设国家间关系的新秩序,衍生新兴中华的历史文明,让世界注视到睡狮的醒来。

  《清日战争》

  宗泽亚 著

  世界图书出版公司

  《龙旗飘扬的舰队》

  姜鸣 著

  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

  《甲午殇思》

  刘亚洲 等

  上海远东出版社

 

 

责编:杨娜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文化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