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华:我曾瞧不起鲁迅作品 他是被扶持的作家

2014-09-22 09:15 我要评论
调整字体

  原标题:余华:我曾瞧不起鲁迅作品

  他顺德演讲首谈曾“师从”的三位文学大师,透露年轻时的狂妄

  南都讯记者李文波 上周六,在顺德罗浮宫家具城,著名作家余华发表了《世界上没有一条道路是重复的》的演讲,他首次谈到写作途中曾“师从”的三位文学大师:川端康成、卡夫卡和威廉姆·福克纳。同时他还透露自己年轻时狂妄,曾讨厌、瞧不起鲁迅的作品,但现在他感受到鲁迅作品的伟大。

  余华是受邀而来罗浮宫大家讲堂演讲的。罗浮宫大家讲堂由南方都市报和顺德罗浮宫家具城合办,此前曾邀《非诚勿扰》嘉宾主持黄菡等文化名家前来演讲。

  学川端康成:优雅的表达比哭喊更有力

  余华回忆上世纪80年代给文学杂志投稿被退时的心情,“那些发表在杂志上的并不比我写得好,为什么他们能发而我不能。”他写小说之初,最先迷恋的作家是日本的川端康成。

  “战后,日本青年面临各种心灵困境,但川端康成写母亲失去女儿,平静地看着死去的女儿,给她化妆,说女儿像一张出嫁的脸。用这种优雅的语言更能表达母亲的悲痛,不像伤痕文学,都是对‘文革’的控诉。这比哭和喊更有力量。”余华说,他从川端康成那学到对细物的描写是如何有力量。

  学卡夫卡:想怎么写就怎么写

  而余华后来觉得越是迷恋川端康成,模仿他写作之路越窄。1980年卡夫卡的小说出现在书店里,这位大师给他的启迪更大。“天马行空,根本不受现实逻辑的约束。我们写人,出了门一定是街道,可是卡夫卡那里,出了门可能就是在河里了。想怎么写就怎么写。”

  学威廉姆·福克纳:最好的心理描写是“没有心理”

  余华说他的第三位导师是美国作家威廉姆·福克纳,“他在一部小说里写一个杀人者的心理状态,太好了,就是写这个人的感觉,后来我再回头看《罪与罚》、《红与黑》发现,最好的心理状态描写,是让人感觉不到这是在心理描写。”

  不过余华强调,“学谁10%就够了,90%是自己发挥。100%学别人,就是邯郸学步了。”“有些作家对我的影响,现在才知道。这就像阳光对树的影响一样,你要把它转化为自己的东西,没有一条道路是重复的。”

  谈鲁迅:我曾觉得他是被扶持的作家

  余华谈到年轻时对鲁迅作品的看法。“文革”时期,余华在课本上能看到的只有毛泽东、鲁迅的文章。现在鲁迅的文章逐渐从学生的课本上减少了。“我学了十年,反复的都是鲁迅的《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等,总觉得鲁迅是被扶持的作家,就像现在所说的炒作一样。”余华说,他在1995年向收获杂志投稿,编辑打电话说他的小说像鲁迅,“我说我比鲁迅的作品好多了,当时很狂妄。”

  而现在余华明白鲁迅的作品是写给那些生活有阅历的人读的,确实不适合儿时读。他说,现在他重读鲁迅,感觉鲁迅真是一个伟大的作家。

 

 

 

责编:杨娜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文娱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