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朝始祖后稷系农业专家 曾遭母亲丢弃

2014-11-12 11:21 我要评论
分享到: 0
调整字体

  (中新网)核心提示:第三回更狠了,姜嫄干脆把孩子丢弃到冰面上,企图冻死他。结果鸟类比人类还有爱心,它们纷纷飞来,集中在新生儿周围,用翅膀围起一道温暖的屏障,护着孩子,“诞置之寒冰,鸟覆翼之”。

 

  诞置之寒冰,鸟覆翼之

  中华民族是个务实的民族,因此缺乏像《伊利亚特》、《奥德修斯》那样的长篇叙事神话史诗,即使有神话故事,也大多是单个片段或单个人物,不像古希腊那样演变成诸神的宏伟战争。

  当然,任何一个民族在描述自己的祖先时,总难免会添加些神话因素,即神化了的先祖故事,中国也不例外,只不过没有像古希腊、古罗马那样的鸿篇巨制,《诗经》讲述的先祖故事,更像一曲抒情小调。

  源起:

  一个巨大的不明脚印

  周朝是中国历史上一个显赫而强大的王朝,但江河再大,都有个源头,这么一个强大帝国发源于谁呢?周朝是个文化鼎盛的时期,绝对不会容许其先人的历史一团模糊,因此他们也做了考据,他们的历史也是流传有序的。在祭祀祖先时,周朝贵族总会哼一首歌,那就是《诗经》里的《生民》,唱的就是他们的祖先——后稷。后稷的父母是谁呢?这要从一个大脚印说起。

  话说这后稷的老爸,就是传说中的三皇五帝之一,史称帝喾,姓姬,名俊(一作夋)。距今大概4400多年,这是个什么样的时间概念呢?他在黄帝之后,尧舜之前,如果和世界历史横向比较一下,就是古埃及胡夫金字塔杵起来一百多年之后的事。帝喾的元妃名叫姜嫄,她有一回在郊外祭祀求子,只见她烧起一堆柴,让火焰升腾起来,接着送上“手信”——在柴火上放上被宰杀的牲口和玉帛,“克禋克祀,以弗无子”。4400多年前有没有玉帛呢?应该没有,记者猜想那可能是一般的纺织品吧。

  在祭祀过程中,一件怪异的事情发生了——现场居然莫名其妙地出现了一只大脚印,而脚印的尺码绝对不是地球人的型号。大到什么程度呢?光是一个大脚趾就能容一个地球人站立,估计神农架传说中的野人脚印在它面前也会成浮云。

  是不是外星人留下来的?当时没有答案,现在更加找不出答案,如果实在要给一个答案,只能说,这极有可能是虚构的。

  此时此刻,地球人已经无法阻挡美女姜嫄的好奇心了,她高高兴兴地一脚对着巨大的足迹踩上去,“履帝武敏”。所谓武,就是足迹;所谓敏,指的是足部大趾。

  姜嫄这一脚踩下去,摊上大事了——她怀孕了。这明显违背生理常识,不过,这是神话,可以接受。姜嫄后来顺利地生下了孩子,只见那婴儿如小羊羔一样,整个人包在胞衣里,胞衣没有破裂,“不坼不副,无灾无害”。要知道,在医学不发达的上古,生头胎是件风险很大的事,这孩子居然完整地裹着胞衣降生,他是不是什么妖孽呢?初为人母的姜嫄害怕起来,居然把这孩子一扔了之。这孩子接下来的命运如何呢?

  历险:

  遭母亲丢弃却受大自然的保护

  如果这传说是真的,那么,真得为周文王、姜子牙他们捏把冷汗,因为这孩子不是别人,正是周王朝的老祖宗——后稷。姜嫄这位母亲有点狠心,随手就把一个绵延八百年的强大王朝给扔出去了。不过,周朝的文化人在他们编写的神话中,把祖先置于险境,主要还是要突出祖先吉人自有天相,而不是要“灭”了祖先。

  且说姜嫄把孩子首先扔在一条小巷子里,结果被羊群所救,它们主动前来呵护这个人类的孩子,并且主动给他喂奶,“诞置之隘巷,牛羊腓字之”。

  狠心的母亲见了还不知悔改,欲把孩子扔到平原林区,却碰上那群“坎坎伐檀兮”的伐木工人提着斧头来上班,姜嫄怕弃婴罪行暴露,只得收手。

  第三回更狠了,姜嫄干脆把孩子丢弃到冰面上,企图冻死他。结果鸟类比人类还有爱心,它们纷纷飞来,集中在新生儿周围,用翅膀围起一道温暖的屏障,护着孩子,“诞置之寒冰,鸟覆翼之”。

  妈妈一而再,再而三地抛弃后稷,后稷虽是身在襁褓中的婴儿,似乎也有所察觉了。为此,他哭得惊天动地,哭得悠长而洪亮,肺活量那个大啊,整条路上的人都听得到,“厥其声载路”。会哭的孩子有活路,动静这么大,姜嫄的心软了,也怕了,孩子强大的生命力似乎在告诉母亲:妈妈,我不是那么好扔的。于是,姜嫄只得放弃原来的罪恶念头,将后稷抱回家。因为这段经历,姜嫄又给后稷取了个名——“弃”。

  这段文字神话色彩很浓,但在各种神奇传说的掩盖下,也许有一个真实的情况,那就是后稷真可能是一个弃儿,曾被弃的事情是真实的,只不过情节比较浪漫,被美化,被神奇化了。

  一个部落首领曾经是弃儿,这种事并不稀奇,后来的舜不也形同弃儿吗?要知道,舜差点被后妈和老爸活埋在井里。

  成长:

  天生就是农业专家被任命为农业官员

  后稷这孩子发育得快,当别人还在匍匐爬行时,他已经能站立了,“克岐克嶷”,而且还会主动索食。不过,更神奇的事情在后面,他没有经过什么农业培训,居然天生会种植庄稼,而且单位产量高,农作物质量好。让他种大豆,大豆长得茂盛,绝对不会种出陶渊明所言的“草盛豆苗稀”;让他种稻子,稻子沉甸甸,一派丰收景象;让他种瓜果,瓜果累累,吃都吃不完。后稷完全是上古时期的农业奇才。至于有没有专业训练,只有《史记·周本纪》透露了一点信息,说后稷从小就喜好玩种植物的游戏,估计家里有个小小的农业实验室吧。当然,司马迁也没见过上古时期的农业活动,大概也是只能从当时的神话传说中汲取素材的。

  后稷从事农业,当然是讲究技术手段的,“有相之道”。大家留心观察他的种植流程,是十分顺畅的,从拔出杂草到播种,到开始发芽、含苞开花、长出果实、穗子低垂,乃至到收割入库,都没有什么意外因素,没有什么阻碍,庄稼从播种到丰收,无虫无病无灾,看似平淡,实则神奇。五谷丰登的背后,是有强大的技术为支撑的,栽培、除虫、施肥、灌溉等一道道程序都要用心经营、科学经营,而4400多年前的后稷是怎么完成的?又是如何达到技术指标的?一切都是个谜。

  后稷的农业专长被天下人承认,并受到了当时首领舜的接见。舜对他说:阿弃,如今老百姓都吃不饱,你就带领他们按时播种百谷吧。“弃,黎民始饥,尔后稷播时百谷”,这就是把发展农业、解决百姓吃饭问题的重大责任交给后稷了。后稷,其实是他的号,和农业挂钩的一个号。

  有没有后稷这个人?他不像古埃及的胡夫那样可以确定,因为人家有个大金字塔作为证明。但是,从农业的角度而言,肯定有后稷,他很可能是一群农业能手的代名字,或是上古一个农业研究团体的代称。

  周是一个重农业的民族,他们在祖庙里高唱《生民》,缅怀祖先的功业、神化祖先的同时,也是对农业的一种表态;神化农业能手,实际上是对农业的一种尊崇,是对“民以食为天”这个信仰的尊崇。(刘黎平)

责编:彭莹羿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娱乐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