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月河代表:高薪未必能养廉 低薪肯定不养廉

2015-03-12 10:13 我要评论
分享到: 0
调整字体

    (央广网 记者何源 姚轶滨)据中国之声《新闻晚高峰》报道,“《二十四史》我读完了,说实话,没有哪一个时期有我们今天的反腐力度。我的书里对历史的反腐有一些认识,我们可以借鉴历史经验,把古今清廉之士的故事变成教科书。”说这话的,就是今天《和代表委员聊一聊》的主角,著名作家、被称为“反腐言论家”的二月河。

  见到二月河,是在河南代表团的媒体开放日。跨过一地的三脚架和摄影机,记者终于挤到了他身后:“凌老师,能给我20分钟时间吗?”他有些费劲的扭过头说,“我待会,还要发言。”顿了一下,又说:“好吧,趁现在,聊一会。”

  二月河有些胖,走路很慢。记者说:“您作品改编的《康熙王朝》、《雍正王朝》,我从小就在看。”二月河呵呵一笑,回了一个字,“嗯。”

  二月河本名叫凌解放,河南南阳人。从小学开始被留级困扰,直到21岁才念完高中,这也是他的最高学历。今年70岁的他,成名作《康熙大帝》出版在他40岁那年。按照二月河自个儿的说法,他是一个失败的学生。

  二月河:我在学校读书没读成,是个失败的学生。我的主要自学生涯,是在当兵之后。二十四史、资治通鉴,像看报纸一样去看。我没有到过图书馆。因为我这个人比较害臊、爱面子,当年就去过一次,借一本《渔阳诗话》,结果图书馆的人呵斥我:你有什么资格借!因为当时我政治地位比较低。

  记者:我很感兴趣,您为什么要写康熙和雍正这么有影响力的两个……

  二月河:这可不是我们今天能谈的完的。我是想把封建社会末期的整个情况,包括社会层面的各种思考,对公众做一个有形象思维的解释。

  因为《康熙大帝》、《雍正皇帝》等著作,二月河被称为 “帝王小说家”。去年两会开始,他从历史角度谈反腐,又被冠以“反腐言论家”的新标签。他在之前接受采访时说,如今县处级官员,也有以权谋私的现象。眼下面临的问题,和历史上性质是一样的。

  记者:电视剧《雍正王朝》和《康熙王朝》,这对于反腐,您觉得有什么值得今天借鉴?

  二月河:反腐的本质——清洁我们的官场。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康熙雍正那个时期,也是出于统治的需要。比如,在当时官员的互相监督、廉吏对贪官的弹劾、还有密折制度,对今天的反腐有某种参考意义。

  二月河:但是,今天的反腐,与当时情况很大不同。过去腐败损害的是皇帝的利益,现在损伤的是人民的利益,引起的愤怒,也是人民的愤怒。这次反腐,是共产党领导下的人民战争,在中国历史上从未遇到。

  记者:参照历史经验,腐败这种现象,有没有集中出现的时代规律?

  二月河:太平时期、经济发展时期,有钱可捞,腐败容易滋生。像乾隆时期就比康熙时期滋生腐败就多。改革开放后,突然富起来,腐败现象有所蔓延,也是很正常的。这只是我二河自己的一点读书心得。

  去年的两会,二月河说,“有人主张高薪养廉,我不同意。宋朝‘公务员’收入史上最高,是汉代的6倍,清代的10倍,但却是最腐败的朝代。”今年两会,他又补充了一句“低薪肯定不能养廉”。

  二月河:其实我准确的说法,是“高薪未必能养廉,低薪肯定不养廉。”

  记者:那您觉得工资的高低,跟腐败直接相关?

  二月河:那不是。相比较我们公务员阶层还是处于相对比较优越的位置。每年看看,公务员考试队伍多么庞大就知道了。在历史上比较,我们也绝对不是低档次的。腐败的根源不能从工资上去找,要从思想上找。

  二月河:中国历史上高薪养廉,从来就没有成功过。宋代工资最高,包公一年折到现在人民币650万,在家乡建仓库、庙宇,都是用工资。现在部级领导干部一下子拿那么多,人民承受这个税收压力太大。

责编:刘思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娱乐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