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麻的天空》:平凡生命的静默之声

2015-05-26 09:22 我要评论
调整字体

    

(长江日报)《胡麻的天空》的作者秀英奶奶,像千千万万的老百姓一样,一辈子生活在生活的最底层,一辈子的苦甜酸辣,无人知晓;一辈子的喜怒哀乐,也无人关心。正如她的儿子吕永林在“后记”中所说:“平凡生命的静默之声,又有几个人会侧耳细听?”

    在儿子和儿媳的启发下,秀英奶奶开始做自然笔记,重新识字、学电脑、画画。在秀英奶奶的带动下,她的妹妹秦秀平也加入其中。

    她们说的和画的都无比质朴和简单,就是两位农村老太太,一辈子跟植物的关系,跟动物的关系,当然包括跟人的关系,跟外在世界变化的关系。简而言之,就是一个个体生命,跟身边的植物和动物,打过的交道。

    这些交道,有客观的记录,有情感的流露,还有对一些生活哲理的记忆。如:种地要看茬巴,娶媳妇要看根巴;如:吃米不如吃面,走亲戚不如住店。这些俗语和顺口溜,二十多岁时听,也就是俗语和顺口溜;如果五十岁以后再听,它们却饱含着一个民族的生活智慧。

    她们画的画,不管是植物或是动物,或是人,蝴蝶或麻雀,猫或狗,骆驼和骑骆驼的人,都与作者在生命中有过交集;时间久了就忘却了;现在通过自然笔记,又把他(它)们从忘却中打捞出来。

    当然,秀英奶奶和秦秀平女士目前呈现的自然笔记,对于她们生命的历史来说,说的也许还有些表面——只是她们生活的表象,感受的表象,情感的表象,她们跟植物、动物(包括人)关系的表象;如果一个个体生命是一个大海,她们目前说的还只是海水表面的浪花;隐藏在海水底部的涡流和潜流……

    我想说的是,如果有更多的静默生命在做这样的自然笔记,如果他(她)们的生命之歌形成合唱,就会像春雷一样滚过天空。更重要的是,自己“记录”自己,才是真实的个体生命的历史。比这些更重要的是,个体生命的历史之中,已经包含着族群的历史,民族的历史,人类的历史——而不是相反。

责编:龚晓菲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文娱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