冲着“中国机会”:戛纳电影节里的中国

2015-05-29 11:21 我要评论
调整字体

     

(南方周末)“中国现在是世界第二大市场,我们必须和它发生关联。”新上任的戛纳电影节主席皮埃尔·莱斯库尔告诉南方周末记者。

    2015年5月13日,第68届戛纳电影节拉开帷幕。这11天,“中国”都是一个热词,尽管这些热闹和电影本身没有多大关系:中央电视台电影频道主办的“中国电影之夜”,在酒店私人海滩用香槟美食招待贵宾,号称所有出席电影节的中国名流、明星都会到场,“电影之夜”的邀请函被传炒到200欧元一张;另一个酒店私人海滩,“中国电影峰会”也首次在电影节期间辟专场,持续三天,请来中、法的院线方、投资人代表,讨论主题围绕“中国机会”。来自戛纳电影市场的数据,欧洲经济低迷,欧洲买家整体数量下滑,而注册电影市场的中国买家的数量比2014年上升了40%。

除了入围主竞赛单元的华语影片——侯孝贤的《聂隐娘》和贾樟柯的《山河故人》,国内对戛纳电影节最热门的讨论就是开幕式上的“红毯女星”。其中尤以穿着红绿“东北大棉袄”的女星张馨予为甚。她代言了一款网游,网游公司花钱帮她买到了开幕式的入场券。

    但“东北大棉袄”们在三本电影节的主力刊物:《好莱坞报道者》、《银幕》和《综艺》上,找不到丝毫踪迹。好莱坞女星娜塔莉·波特曼、凯特·布兰切特、查理兹·塞隆,仍是这些杂志不二的封面人物。西方关注的“中国”,是另一番图像。

中国电影=不断增长的中产阶级趣味?

    “中国反腐打击戛纳出席者。”《好莱坞报道者》以此展开了戛纳电影节期间对中国的关注。报道指出,因为中国的反腐,国有的电影机构人员要获准出国越来越难,即使到了戛纳,最长也不能超过五天。

而关于中国电影本身的内容讨论则少得可怜,大多数西方观众对中国电影的了解依然极为有限,《好莱坞报道者》分析了部分原因:“中国目前的本土电影关注的格局很小,大部分都是反映中国不断增长的中产阶级的趣味——道德困境、情景喜剧,因此,许多国产电影的策略就是不走出国门。”

   2015年5月17日,戛纳电影节开幕第五天,陈可辛执导、将于2016年上映的传记电影《李娜》,海报登上了《好莱坞报道者》的封面。

    有钱就可以“撒钱”上封面,据媒体报道,场刊封面的广告价格是13万至18万元。但并不是每个封面都能像《李娜》那样掀起媒体的讨论。作为中国最知名又最具个性的体育明星之一,“李娜”具备足够的话题性。陈可辛签约了美国艺人经纪公司WME,李娜的美国经纪公司则是IMG,2014年WME收购IMG后,公司促成了两人的这次合作。

    电影节第七天,另一部中国电影、李蔚然执导的《封神》成了《银幕》的封面。水墨画式的封面上,还很有东方魔幻主义色彩。可惜西方媒体对此并没有像对《李娜》那般热烈,除了中国媒体,其他国家鲜见媒体报道。

   最被关注的,仍是“中国机会”。环球影业的《速度与激情7》上映15天,打破全球票房纪录,票房超过20亿元人民币(3亿美元),成为中国最卖座的电影。2017年,中国就将超越美国,成为全球第一大电影市场。

中国速度,令全球侧目。进口配额受限,“合拍”是一条出路。《综艺》报道了中影集团与新西兰、加拿大的电影公司达成的合拍协议。报道称,双方将在未来6到8年,投资8亿美元,生产17部动作片,每部成本2千万至5千万美元。进入拍摄阶段的有两部影片,都是魔幻题材,一部《驮畜》,3D动画片,讲述一只怪兽背叛它的人类主人开始一段险恶旅程;另一部《古村》,讲一个闯入中国的外星人,被世仇擒拿。两部影片都是西方编剧,“中国编剧的国际叙事能力值得怀疑。”《综艺》写道。

   冲着“中国机会”,欧洲的电影机构纷纷在中国设立办公室,一度表示将独自进入中国的Netflix公司也愿意修改游戏规则。Netflix首席内容官泰德·萨拉多斯在戛纳电影节期间公开表示,打算在中国寻求合作伙伴:“在其他国家,我们从没有收购什么公司,也没有与其他什么公司合作过,但如果这是进入中国所必须付出的代价,我们愿意承担。”

如果故事不好看……

   戛纳电影节期间,有一部华语影片野心勃勃——根据小说《鬼吹灯》改编的魔幻电影《寻龙诀》,这部电影将于2015年底上映。出品方阵容强大,集结了万达、华谊兄弟和光线传媒三家公司,演员阵容也极具票房号召力:黄渤、舒淇、陈坤、Angelababy、夏雨,海外销售和推广则交给IM Global公司。

   《寻龙诀》在戛纳电影节进行了为期两天的“豪华”宣传,在电影节主办地戛纳电影宫旁的五星级酒店Majestic投放巨幅广告牌,召开声势浩大的记者会。戛纳主席莱斯库尔每天日程都极满,但他仍挤出时间,和电影节总监特里尔·福里茂出现在《寻龙诀》的欢迎晚宴上。“你为什么认为《寻龙诀》能吸引海外观众?”一位记者问该片的导演乌尔善。他的回答是,影片中“有冒险故事,也有传统元素,有情感,还有东方神秘文化的元素,比如对风水、生与死的探讨”。

    万达文化副总裁叶宁对《寻龙诀》的海外票房表现出十足野心:让《寻龙诀》超越《速度与激情7》,成为国产影片之最,突破20亿票房。

   在强大宣传攻势之下,《好莱坞报道者》用一条小消息报道了这部电影。但《寻龙诀》的海报并没有出现在报道中,取而代之的是万达集团董事长王健林的头像,以及:“中国最有钱的商人将利用他在2012年收购的美国第二大院线AMC,强力推进《寻龙诀》在美国本土的放映。”

   在国际电影市场,最受关注的华语电影依然是香港电影。“香港电影一度被认为没落了,但香港电影仍然扮演着华语电影出口领军人的角色。”《银幕》杂志写道,“从新片来看,吴宇森的《追捕》、杜琪峰的《三人行》、林超贤的《破风》等,香港电影人聚焦于动作片、犯罪惊悚片以及恐怖片,这些类型在国际市场都有卖点。”香港电影人也是许多卖座中国大陆影片的幕后创意核心,最近成功的例子是《智取威虎山》、《天将雄师》、《钟馗》、《赌城风云2》。

   《银幕》采访了香港导演尔冬升,他正与博纳影业合作,将于近期推出翻拍的3D电影《三少爷的剑》。这部电影原版是1977年邵氏出品,尔冬升担任主演的电影,也是他的成名作。尔冬升对中国电影市场非常看好,同时也保持警惕:2014年,中国生产了七百多部电影,但只有约300部在电影院放映,而其中又只有100部在市场上产生了反响,“大家都在烧钱。繁荣的市场一定程度上也是一种幻象。”

   中国电影“走出去”可以借鉴的案例,或许还有《狼图腾》。《狼图腾》法国发行方是欧洲最大的发行公司Wild Bunch,也是贾樟柯、娄烨、王家卫等华语导演多部文艺片的欧洲发行方。Wild Bunch的数据显示,《狼图腾》在法国卖出了一百一十多万张门票,是华语影片在法国取得的最好成绩。

   泽维尔·卡斯特罗是《狼图腾》的法方制片人,他告诉南方周末记者,在中国,《狼图腾》的宣传重在展现狼、人之间的危险关系,营造“惊悚片”“冒险片”的味道,到法国,他们更侧重于把《狼图腾》宣传成一部“家庭片”,强调它的教育意义——环保、人与自然。他们还与教育部、学校合作,走进2万所中学、大学进行宣传造势。

   “最重要的还是故事要好看。如果故事不好看,宣传再花哨也起不了多大作用。现在中国,有很多匆匆上马的电影,跟故事本身没多大关系,只跟钱有关系。”卡斯特罗告诉南方周末记者。

 

                                                                                        责编:龚晓菲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文娱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