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给孩子的哲学启蒙书》:让孩子内心更强大

2015-06-02 09:00 我要评论
调整字体

  (长江日报)“六一”刚过,给孩子读什么书?不妨读点哲学吧。《写给孩子的哲学启蒙书》近日由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再出两卷(7、8卷),继续给孩子讲哲学。

    孩子为什么需要读哲学书?该书译者王川娅说,“这是因为,在这个世界上,无论文化、语言、政治有多大差异,人们理解生命、人生、社会的愿望是一样的,而这种理解和承担是需要理性、智慧和勇气的”,所以,哲学书,孩子们值得一读。哲学家周国平在看到这套书后评论:“如果你希望孩子成为一个真正优秀的人,那么,哲学恰恰是最有用的。”

    面包店老板是好是坏

    2003年秋天,旅居法国的王川娅站在巴黎一家书店的少儿图书书架前,眼光突然被一个书名吸引:《哲学点心》。翻开一看,这套仅仅为八岁以上的儿童、青少年写的丛书,却谈论了几乎所有重大的人生主题。之后在巴黎的各类书展她又几次和这套丛书相遇。“当时,我有一个想法,让祖国的孩子们也能读到这本书”。

    于是,她开始翻译这套书,并有了《写给孩子的哲学启蒙书》前6卷的产生。

    据王川娅介绍,本书原著者碧姬·拉贝曾在36岁那年,决定去拿哲学学士学位,却苦于哲学难以理解。她认为这是哲学的问题,是哲学语言和概念把人们拒之门外。而她女儿常常向她提出一些问题,这些问题却是人生最基本、最哲学的问题。

    贫富差距是社会的客观存在,孩子如何认识这种社会现实?对于富人,我们需要侠盗罗宾汉一样的人去劫富济贫吗?书中描写一段孩子与爸爸的问答,引人深思。

    从一家面包店出来,维克多疑惑地问爸爸:那家面包店老板那么富裕,有那么多面包,却不愿把面包分给穷人?

    碧姬·拉贝回答这些难题:面包店生意好,让面包店老板富裕,但我们不能说这个老板可恶、自私没有同情心,因为他是在以自己的劳动在和他人交换。“这种交换无所谓好与坏,也不存在公平与不公平,既不是恶行也不是善行,既不美丽也不丑陋。”

    “那么,我们该怎么办呢?”维克多追问。碧姬·拉贝回答道,解决这个问题不容易,很多国家都在进行讨论和实践,以找到答案。“一个能被所有人接受的办法:人们制定了一些法律,以便能够从赚得足够多的人那里拿到钱,分给那些需要钱的人。”当然,这样拿钱对不对,拿多少为宜,并没有一个现成的答案,而这也是哲学讨论、社会讨论多年并没有很好解决的问题。

    从生活小故事发现真实的自己

    王川娅指出,《写给孩子的哲学启蒙书》不是“纯粹”的哲学书,尽管它涉及所有人生重大主题,比如生死、幸福、善恶、美丑、对错、自由、公正等,却没有任何难懂的哲学概念和哲学词汇。所有的思想所有的哲学都融化在一个个的小故事里,融化于寻常生活中。“它告诉孩子什么是生活,什么是生命,什么是人,从而发现一个真实的自己。”王川娅说。

    为解释权利与义务的关系,作者在书中讲了一个有趣的故事。

    一次,迪米特和埃洛迪到“无义务星球”旅行,当他们外出回到还未退房的旅店时,旅店经理告知他们,房间已经被其他人占用了。“我们已经住了两晚,您没有权利把房间给另外的人!”迪米特气愤地说。但旅店经理仍回绝了他们。原来,旅店经理把他们的房间给自己朋友住了。

    “刚才你应该和旅店经理坚持一下,我们让步得太容易了。”埃洛迪埋怨迪米特。但迪米特清楚,继续和身材魁梧、蛮不讲理的店家周旋,很可能被揍。

    走出旅店时,他们听到一个奇怪的声音,转身一看,旅店老板被人击倒躺在地上,一个块头更大的男人绕到柜台后面拿起钥匙。“这个人住我们隔壁”,埃洛迪小声说,“快,我们赶快离开这里吧”。

    通过这个小故事,碧姬·拉贝分析,“总会有这样的时候,一个强势的人遇到一个更强的人,自然而然地,一旦这一天到来,权利天平会发生改变:走到更强的那一边”。她由此告诉小读者,不承担义务的人,自己的权利也是不受保障的。

    这本书能带给孩子什么?“一颗强大广阔和欢乐的内心。”王川娅指出,这样的心能够面对一切烦恼和失意,能包容别人的差异,能具有视一切人为同等人的内在精神,能在平凡生活中发现、找到快乐。“这样的内心,是每一位父母期望留给孩子的。”

    书评

    鼓励孩子的哲学兴趣

    周国平

    在一定的意义上,孩子都是自发的哲学家。他们当然并不知道什么是哲学,但是,活跃在他们小脑瓜里的许多问题是真正哲学性质的。我相信,就平均水平而言,孩子们对哲学问题的兴趣要远远超过大多数成人。哲学原是对世界和人生的真相之探究,童年和青少年时期恰是发生这种探究的最佳机会。

    然而,在多数人身上,随着年龄和阅历增长,曾经有过的那种自发的哲学兴趣似乎完全消失了,岁月把一个个小哲学家改造成了大俗人。之所以发生这种情况,孩子周围的大人——包括家长和老师——要负相当的责任。据我所见,对于孩子提出的哲学问题,大人们普遍以三种方式处理:一是无动于衷,认为不值得理睬;二是粗暴地顶回去,教训孩子不要瞎想;三是自以为是,用一个简单的答案打发孩子。在大人们心目中,对世界和人生的思考太玄虚,太无用,功课、考试、将来的好职业才是正经事。在这种急功近利的氛围中,孩子们的哲学兴趣不但得不到鼓励,反而往往过早地遭到了扼杀。

    哲学到底有用还是无用,要回答这个问题,关键是如何看待所谓“用”。如果你只认为应试、谋职、赚钱是有用,那么,哲学的确没有什么用。可是,如果你希望孩子成为一个真正优秀的人,那么,哲学恰恰是最有用的。

    所以,如果你真正爱孩子,关心他们的前途,就应该把你自己的眼光放得远一点。不要挫伤孩子自发的哲学兴趣,而要保护和鼓励,而最好的鼓励办法就是和他们一起思考和讨论。事实上,任何一个真正的哲学问题都不可能有所谓标准答案,可贵的是发问和探究的过程本身,使我们对那些根本问题的思考始终处于活泼的状态。

    (摘自《写给孩子的哲学启蒙书》序 有删节)

    本版图均为《写给孩子的哲学启蒙书》插图

 

责编:龚晓菲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文娱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