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禺《日出》改编歌剧世界首演 女儿万方编剧

2015-06-03 10:29 我要评论
调整字体

                          

(北京青年报)著名剧作家曹禺的四部名著《雷雨》、《日出》、《原野》和《北京人》堪称中国戏剧经典。其中,《日出》以鲜明的时代性和深广的历史内容在曹禺剧作中居于领衔地位。6月17日,由国家大剧院根据曹禺同名话剧创作的歌剧《日出》将做世界首演。该剧由曹禺的女儿万方编剧,著名作曲家金湘作曲,著名导演李六乙担任导演。此外,它还是曹禺剧作中第二部改编为歌剧的作品,三位主创为这部歌剧倾注了大量心血。

万方:《日出》的魂在陈白露身上

万方将父亲的巨作改编成歌剧,这是第二部,第一部是28年前改编的歌剧《原野》。说到歌剧《日出》的改编原则,万方认为:“《日出》中所描述的情景是社会的横断面,从中切一刀便可看到当时的社会中各阶层的生活状态。《日出》的‘魂’体现在陈白露身上,在歌剧中我也牢牢抓住陈白露这条主线。在她的身上,可以看到一个曾经干净、纯净的灵魂的沉沦:她无法挣脱命运,陷入物欲横流的环境中无法自拔,她是沉沦的,又不甘于沉沦;她厌恶那个世界,可又找不到一条新生的道路,她内心充满了矛盾,最终只有毁灭自己求得解脱。”

在歌剧版《日出》中,万方对男主角做了一些改动,把方达生和原剧中未出现的诗人合并成一个人物。万方说:“改编最大的难点就是要舍得删减剧情。歌剧不同于话剧、影视作品,歌剧还是一种以音乐为主的艺术形式,剧情也要随着音乐的结构走,需要浓缩剧情、突出情感、增强戏剧张力。在我父亲曹禺的原本中,方达生是陈白露曾经的好友,早先追求过她,但两人之间并没有过爱情,陈白露内心念念不忘的是曾经共度一段婚姻的诗人。为了增强戏剧冲突,也使故事主线更清晰明朗,我将原作中的方达生与诗人合二为一,创造出一个新的‘诗人’角色。歌剧中,诗人与陈白露之间有真挚的爱情,而在社会和命运的捉弄下也表现出了更深的痛楚、更多的无奈。这样的改编是为了提升戏剧性,也凸显作品中人物命运的悲剧性,令人扼腕叹息。”

金湘四组人物音乐塑造《日出》

80岁的著名作曲家金湘曾创作过歌剧《原野》,剧中的二重唱“金子,金子,你在我心里……”旋律优美,每一次演出都能打动观众内心。28年前的金湘正当年,创作精力旺盛。在这次创作歌剧《日出》之际,他在2014年夏天完成了《日出》钢琴缩谱的写作后,一个突如其来的噩耗令大家的思绪都跌入冰点,金湘被医院告知患有胰腺癌,且入院不久后就收到病危通知。躺在病床上的老先生最放不下的是未完成的作品,《日出》的配器还未开始。在金湘的提议下,大剧院找来了他的一位作曲专业博士生,在病房中与金湘一同度过了艰辛的一周——每天,金湘拿着钢琴谱为学生口述配器思路,请学生一一记录并代为执笔。幸运的是,在创作歌剧的精神动力下,金湘最终凭借顽强的意志力战胜了病魔,走下了病床。当年秋,他的身体稍有好转,即投身到配器工作中,2015年春节,乐谱定稿。

金湘谈起歌剧《日出》的音乐创作时说:“在歌剧《日出》中,音乐既要突出鲜明的人物个性,又要具有广阔、宏大的主题,符合‘太阳出来了’的大背景。既要有交响性、专业性,还要好听、易唱、有群众性。旋律是表达人物内心情感最有力的手段。”金湘没有在这部歌剧中使用“支离破碎”风格的现代派音乐语言,而是为每个人物都创作了动听的旋律。金湘说:“为了生动刻画都市群丑的众生相,我把歌剧中的人物分成了四组,用不同的音乐塑造四组迥然相异的人物形象。第一组人物是女主人公陈白露与淳朴的诗人,他们的唱段按典型正歌剧的路子创作;第二组是在商场上摸爬滚打的李石清、潘月亭,他们的唱段多使用宣叙手法写作;第三组是生活在三等妓院中身份卑贱却心地单纯的小东西、翠西,她们的旋律多运用中国民族民间的音调,并使用偏民族的唱法,音乐饱含风土性,人物也更具‘泥土味’;第四组是附着封建社会影子的恶浊人物胡四、顾八奶奶,他们的唱段使用了中国戏曲、说唱音乐的写法,胡四由假声男高音扮演。”

金湘认为:“决定一部音乐作品成败的,并非作曲家选用了什么样的载体,重要的是作曲家站在怎样的高度,用一种什么眼光,以一种什么心态,来审视宇宙、社会、历史,通过内心真情流出的音乐去讴歌人性的真、善、美,鞭挞人性的假、丑、恶!在给世人以音乐美的享受的同时也感悟到了生命、宇宙、历史、社会的真谛。一句话,音乐作品本身的质地与品格决定一切!好的音乐必然是作曲家先感动自己才能感动大众。褪去华丽的炫技外衣,留存的正是音乐本身最宝贵的质地与品格。”

李六乙:难度在于变技术为艺术

李六乙是著名的戏剧导演,曾经导演过多部话剧和戏曲,也担任过芭蕾舞剧《牡丹亭》的编导,在北京国际音乐节上导演的歌剧《原野》,以现代手法诠释一部经典歌剧,让金湘十分感动,于是就有了李六乙与金湘的第二次合作。

李六乙介绍:“《日出》是一部批判现实主义的作品。歌剧对于表演的要求很深入,而且必须建立在完成唱腔的基础之上。歌剧难度较大,主要在于要把技术变为艺术。文学的表达方式加上歌剧的表达方式,以文学性作为基础,将其思想性和哲学性与音乐糅在一起,才能做出好的歌剧。金湘是一位不安分的作曲家,这次的音乐与我们理解的传统歌剧不一样,它的序曲、间奏包括咏叹的宣泄都强调旋律,音域跨度大, 变化丰富,有着独特的表述方式。从金湘的音乐里看到的是生命的律动,生命力之顽强、之坚决、之美好,表达的是对生命的赞美。金湘是在用生命作曲,更是对生命的一种讴歌,是他对生命的体验和积淀的一种爆发。”

陈白露是歌剧《日出》中的中心人物,李六乙眼中的陈白露是怎样的?他说:“陈白露对生命很渴望,她漂亮。扮演陈白露的演员应该技术好,声音优美,综合素质高,唱得好,形象美。我觉得音乐是流淌出来的,是自然流露。”文/本报记者伦兵

 

                                                                                                   责编:龚晓菲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文娱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