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汉生新书《失梦庄园》广州举办读者见面会

2016-08-10 09:20 来源: 凤凰读书
调整字体

  

    8月7日下午,著名作家、资深出版人范汉生携新书《失梦庄园》在广州购书中心举办读者见面会。此次活动还邀请了广东省文艺批评家协会原主席黄树森,广州大学教授、原广州市作家协会主席章以武,广东外贸外语大学教授申霞艳等文化界人士参加。

  范汉生,笔名范若丁,河南汝阳人,中国作协会员,曾任花城出版社社长兼总编辑,广东人民出版社编辑,《花城》杂志主编、编审,享受国务院政府津贴。长期坚持文学创作,主要作品有长篇小说《旧京旧京》《在莫斯科》,小说散文集《并未逝去的岁月》《相思红》《暖雪》《莫斯科郊外》《皂角树》《记忆的尊严》等,曾两度获广东省鲁迅文艺(文学)奖,两度获秦牧散文奖。

  《失梦庄园》是一本具有鲜明风土风格的散文集,内容为作者在豫西乡村一个地主庄园里的童年生活、乡土记忆及其父辈故事。在这本20万字的书里,范汉生从上世纪80年代初开始写起,写豫西的山山水水,写少年时代身边的各色人等;写伏牛山,写白河;写老舅爷,写磨倌老何家,写他的奶妈陈干娘,断续绵延,难以尽意,总放不下,直写到现在。在浑然不觉中,在一个少年躁动不安的记忆中,跨越了30年。对于新书《失梦庄园》,范汉生曾说:“我不想去感动谁,只想我的回忆能引起别人的回忆,希望内心深处流出的感情能与更多的人相通。”

  著名作家王蒙,资深媒体人、著名文学评论家缪俊杰,著名作家阎连科,人民文学出版社编审、著名文学评论人何启治对此书做了高度评价。

  王蒙:意想不到的《失梦庄园》

  读老友范汉生近作《失梦庄园》,不禁联想起他的少年时代。闲谈中透露出他当年“阔多了”的私密,是作为笑话说的,没有炫耀,也没有压迫。老范确曾有过一个显赫的家世和一个艰辛的革命历程。想不到他出了一本《失梦庄园》,读读此书,若悲若喜,若真若幻,文字如此洗练,沧桑如此丰赡,此情可待成追忆,此时当时俱惘然。书中豫西风物乡俗的钩沉记述,绵长多姿,感人肺腑!在平淡朴实的叙事里,蕴含着深邃的思想,发人深思!

  缪俊杰:绵绵不尽的乡愁

  读罢范若丁的《失梦庄园》,我仿佛听到一位纯真的赤子在回首童年的往事,仿佛见到一位阔别的友伴在诉说坎坷的经历,又仿佛在迷蒙烟雨中听到一曲深沉的乡愁歌吟。我首次读到《我和父亲》和《父亲的脾气》两篇回忆性家史式的散文,通过对父亲的人生际遇的历史回顾,通过对作者本人父子情感历程的叙述,不仅让人们知晓了作家的历史、家史的一部分,也充分表露了作为一个旧军人的父亲独特的性格和历史命运。这里面也可以听见历史的回声,作者痛苦而豁达地道出父亲的命运,也是一种“乡愁”——对自己家族史、感情史的精神回望。

  阎连科:记忆深处的故土

  若丁先生作为我的豫西老乡和文坛前辈,为人为文都是我所敬重的。读若丁先生的文字,宛若置身故土亲情,质朴而真切;他的新书《失梦庄园》对豫西风物乡俗的钩沉记述,绵长多姿,感人肺腑。若丁先生的为人和为文在我们豫西乡亲中,一直有着良好的口碑,并为我所敬重!这部集子中收入的篇什,绝大多数是若丁先生对中原故土亲人的记述,那是一片我既熟悉又陌生的热土和家园。

  何启治:亦真亦幻写人生

  散文集《失梦庄园》以少年的率真回忆豫西伏牛山下的庄园生活。田园风光,色彩缤纷。“我”的童年生活在物质上是富足的,在精神上却是孤独、寂寞、凄清的,充满了忧伤和悲苦。这是全书的基调,也是作家成长的重要环境。关于范若丁的文学作品,曾经还有过“小说化的散文或散文化的小说”的讨论。就《失梦庄园》而言,确实是真实的,又是梦幻的,所以我说“亦真亦幻写人生”。

  《失梦庄园》配得上这样的评价,范汉生更配得上这样的评价。他用一种亦散文亦小说的独到笔法,写出了中原地主大宅的传统与革命,国民党将军之子的故乡故人故事,大时代里个体家庭的悲欢离合,亦真,亦幻。这是一部关于浓郁乡土中原的散文佳作,也是一部世道人心转型的历史文本。这本书,写的不仅是个体命运,更是家国天下的命运,它写的是一代人家国记忆,是血肉,更是灵魂。

  在当今这个时代,或许我们真该读一些涤荡灵魂的文字,不知能否在不经意间,它也能触碰你记忆中的失梦庄园?

  【书籍信息】

  书名:《失梦庄园》

  作者:范若丁

  定价:38.00元

  出版社:中国友谊出版公司

  上市日期:2016年7月

  内容简介:

  《失梦庄园》是一本具有鲜明个人风格的散文集。作者以一种亦散文亦小说的独到笔法,写出了乡土中原的生活原貌,大时代里一个大家庭的悲欢离合以及个人命运的跌宕起伏,亦真,亦幻。本书分为两部分:初编与续编。初编中的《暖雪》曾获广东省第三届鲁迅文学奖,续编中的《我和父亲》、《皂角树》分获第一届和第二届秦牧散文奖。书中收录了《夜嫁》、《过阴》、《神虫》、《放脚委员》、《刀客张》、《秀表姐》、《陈干娘》,以及《我和父亲》、《找坟》等31篇作品。其中首篇《夜嫁》,通过对他的表婶改嫁场面的描绘,展现了伏牛山区一幅悲凉凄楚的风俗画,可怜无助的表婶和潦倒困顿的无赖表舅爷的形象,都跃然纸上。在对表婶的命运描写中,袒露出作者淡淡的哀愁。《过阴》也是对伏牛山区古老丑陋风俗的描写,那种愚昧的“捐寿”的习俗,是一种自我嘲讽的恶习。它所表现的是残存于民众中的封建迷信落后意识,及人和人之间那种冷酷的功利主义,怎样戕害人们的心灵。《神胎》在冷峻中又带有一点调侃,明明是几个儿童的恶作剧,但却被尊为“神明”供奉起来,让人诚惶诚恐。深刻地揭露了落后的群体意识。《陈干娘》则是一篇充满挚爱的回顾。曾经带大作者三兄弟的“陈干娘”,性格豪爽,但她也不配有更好的命运。作为一个“老妈子”,她寄人篱下,过着屈辱的生活。作者的反思,虽然表现出一种“良心发现”,但陈干娘本人的命运仍然是一种悲剧。

  作者介绍:

  范汉生,笔名范若丁,1934年生,河南汝阳人。1949年毕业于中原大学。1984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著有长篇小说《旧京,旧京》,小说、散文集《并未逝去的岁月》、《相思江》、《暖雪》、《莫斯科郊外》、《皂角树》等。其中《暖雪》获广东鲁迅文艺奖,《皂角树》、《我和父亲》分获第一、第二届秦牧散文奖。

  1980年调入出版系统,长期从事文学编辑工作,曾任花城出版社社长兼总编辑,广东人民出版社编辑,《花城》杂志主编,编审。他担任责编的“花城丛书”中,收辑有叶圣陶、巴金、老舍等人的代表作;他所策划并组织出版的《港澳大百科丛书》和《世界诗库》(第二届),均获中国图书奖;他与楼肇明主编的《20世纪外国文学精粹》,第一次向国内读者推介了巴别尔的《骑兵军》,博尔赫斯的《追击 时间之战》,帕斯的《太阳石》,奈保尔的《米格尔大街》,金斯堡的《我的黎明俪歌》,阿赫玛托娃的《安魂曲》等等优秀外国文学名著。后来帕斯和奈保尔先后获得诺贝尔文学奖。

  1981~1994年创办《沿海大文化报》;1995~2000年任广东省出版工作者协会副主席兼秘书长、《读书人报》总编辑。

 

责编:张晋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文娱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