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完的传说:远古至魔戒大战结束间的中洲逸事

2016-10-12 10:02 来源: 搜狐读书
分享到: 0
调整字体

  

    书名:未完的传说

  作者:[英] J.R.R. 托尔金 著

  [英] 克里斯托弗•托尔金 编

  石中歌 邓嘉宛 译

  出版社:世纪文景/上海人民出版社

  内容简介:

  《努门诺尔与中洲之未完的传说》汇集了自远古至魔戒大战结束、时间跨度足有数千年之久的种种中洲逸事:

  巫师甘道夫对促成矮人聚首袋底洞、谋复孤山的生动叙述;

  伊熙尔杜身遭不测,魔戒落入大河的前因后果;

  加拉德瑞尔的过往与力量之戒的铸成;

  刚铎与洛汗两国缘何结下同仇敌忾的生死盟约;

  沉沦之地努门诺尔漫长历史遗留的唯一记载;

  以及初代黑暗魔君尚未败亡之时,杜内丹人的先祖图奥是如何亲见司掌众水之神乌欧牟现身于贝烈瑞安德的海滨,传奇英雄图林又何以慨叹自己“自童年起就在魔苟斯的黑暗迷雾中摸索”。

  本书是为渴望更加了解中洲的语言文化、历史传说、风土人情的读者准备的厚礼。

  诚然,书中“每个故事都是‘未完’的,差别只在程度的深浅,并且是多种意义上的‘未完’”,但传奇本无穷尽,故也永不终结。

  作者简介:

  J.R.R. 托尔金(J.R.R.Tolkien),英国文豪,天才的语言学家,生于1892年1月3日,1925年开始担任牛津大学教授。他创造了一系列脍炙人口的中洲世界史诗,影响最为深远的是《霍比特人》和《魔戒》。这两部巨作,被誉为当代奇幻作品的鼻祖。1972年3月28日,托尔金获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颁发的大英帝国指挥官勋章。

  托尔金于1973年9月2日在牛津逝世。托尔金身后,其作品声名未减,至今已畅销2.5亿余册,《魔戒》在英国Waterstones书店和第四频道合办的票选活动中被选为20世纪之书,被亚马逊网络书店票选为两千年以来最重要的书籍。

  克里斯托弗•托尔金(Christopher Tolkien),J.R.R. 托尔金的小儿子,托尔金文学遗产执行人,整理编辑有《精灵宝钻》《胡林的子女》以及十二卷本《中洲历史》等作品,曾为《魔戒》绘制地图。

  译者简介:

  石中歌,资深托迷,又名Ecthelion、喷泉。热爱托尔金教授笔下那个名为阿尔达的世界,长年累月迷路其中,且乐不思返。

  邓嘉宛,专职译者,英国纽卡斯尔大学社会语言学硕士。从事文学与基督教神学翻译工作二十年,译有《魔戒》《精灵宝钻》《胡林的子女》等四十余种作品。喜欢一个人有书有猫做伴的生活。

  【试读内容】

  导 言

  肩负整理一位已故作者的文稿的责任,就要面对难以解决的问题。在这种情况下,有人会选择不发表任何现存的资料,或只对作者去世时已经基本完成的作品破例。初看起来,J.R.R. 托尔金未发表的作品似乎就应当照此处理,因为他对自己的作品尤其挑剔苛刻,即便是本书收录的那些比较完整的篇章,倘若不经过进一步的大规模精修润色,他也是做梦都不会允许它们面世的。

  但另一方面,我认为他创作的性质与范围把他的故事置于一种特殊的地位,就连那些被他弃用的故事也不例外。《精灵宝钻》当年就处于一盘散沙的状态,又已知家父有意对它进行改写(尽管很大程度上并没有实现),但我认为它绝不应该湮没无闻;而在编辑那一部书时,我虽犹豫了很久,还是自作主张地决定把它作为一部完整、连贯的作品发表,而没有采取考据研究的方式,给出一套依靠评注互相连接起来的零散文稿。实际上,本书各个篇章的基础全然不同,它们合在一起,并不能组成一个整体。本书只不过是一部关于努门诺尔与中洲的文集,各篇的文体、写作意图、完成程度和写作日期(以及我自己对它们的处理)都大相径庭。然而,我支持这些篇章出版的根据,虽然不如支持《精灵宝钻》出版的理由那样强有力,但本质上并无不同。有些人想必是不愿错过这些画面的:米尔寇偕同乌苟立安特从哈尔门提尔山顶俯瞰“雅凡娜闪着微光的田野与草原,众神丰饶的金色麦田”;月亮自西方初次升起,为芬国昐的大队人马投下阴影;狼形的贝伦潜藏在魔苟斯的宝座下;精灵宝钻在幽暗的尼尔多瑞斯森林中骤然大放光芒。而我相信同样的一群人会发现,本书中这些传说的形式固然并不完美,但那些不完美远远不及这样的内容重要:(如今最后一次得闻的)甘道夫之声,在2851 年的白道会上揶揄高贵的萨茹曼,或在魔戒大战结束后,于米那斯提力斯讲述他如何安排矮人前去袋底洞,促成了那场著名的聚会;在温雅玛,众水的主宰乌欧牟从大海中耸现身形;在纳国斯隆德,多瑞亚斯的玛布隆“像只野鼠般”藏身在大桥的废墟下;伊熙尔杜挣扎着离开安都因河的泥泞,却死于非命。

  这部文集里的很多篇章,都是在详细阐述别处讲得较为简略,或起码有所提及的事件。必须立刻指出的是,本书的很多内容在一部分《魔戒》读者眼中并无价值可言,他们认为中洲的历史架构不是结果,而是途径,不是记叙的目的,而是记叙的风格,他们对进一步探索它本身兴致缺缺,不想知道洛汗马克的骑兵编制如何,对德鲁阿丹森林的野人全然不感兴趣。家父当然不会认为他们有什么不对。他在一封写于1955年3 月《魔戒》第三部出版之前的信中说:

  现在我真希望自己没答应过要写附录!因为我觉得,它们要是以删减、压缩过的形式面世,就满足不了任何人——肯定满足不了我。从我收到的(数量骇人听闻的)来信判断,显然也满足不了享受这类内容的人——他们的人数多得惊人。而那些只把本书当作“英雄传奇”来欣赏,把“未加解释的前尘回顾”看作文学效果的一部分的人将会忽视附录,这再正常不过。

  有种趋势是把全套东西当作一种庞大的游戏,这到底是不是好事,我现在一点把握都没有——对我来说肯定不是,我觉得那类东西实在是种要命的诱惑。这么多人会吵着索求纯粹的“信息”或“学识”,我想,这是在褒奖那个基于非常复杂又详细的地理、年代和语言设定的故事带来的奇妙影响。

 

责编:张晋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娱乐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