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不该错过的风景

2016-11-30 08:21 来源: 腾讯文化
调整字体

  

    悉尼,给全世界游客们印象最深的,莫过于闻名于世的贝壳状歌剧院;而对于热恋中的情人们,却是夜色中,灯火璀璨的达令港。可是,只要说到悉尼,我的思绪就会马上飞越千山万水,去到那座长满了桉树的蓝山。是因为在那座山里,有我一段异乎寻常的旖旎风景。

  那一年,和澳大利亚第7频道合作一个户外挑战节目,往返于澳洲大陆的各大景点。下面的故事,发生在蓝山。

  作为一个旅游景点,一定会有一些配套的旅游设施。蓝山就在两座对峙的山峰之间,架设了索道和缆车。这不是倚着山坡往山顶上走的缆车,而是那种一根粗钢索横跨两山之间,一个大钩子把一个载人的大铁箱子挂在上面,然后慢慢地从这头去到那头的缆车。底下,是万丈深渊,恐高的人是无论如何都不会走入那个铁箱内的。而我们这次要挑战的项目,是让一个普通人,从钢索上走过去,走一百多米,然后进入停在半空中的铁箱子内。

  看到这个台本时,我觉得导演的脑子有问题了。当我到达蓝山缆车索道的这一端时,我觉得导演简直是疯到无药可医了。

  那天,风非常大,站在悬崖边,人简直站不住。我开口对导演说话,灌进一嘴的白云,他什么都听不见。满眼的青翠,漫天的白云,一条细长钢索在天地之间划过,看不到那一头的情况。

  下山后,我对制片人说:“我站在悬崖边腿都软,怎么可以让人走过去?”

  制片人也没有想到实际的场景那么凶险。

  他说:“安全是没有问题的,就看有没有人敢冒这个险吧。”

  后来,甄选出来挑战的居然是个年轻女子——朱丽。

  朱丽是个澳洲华人,居住在墨尔本。她结婚才一年,丈夫是一家企业的高管,

  半年前,不幸遭遇意外去世了。事情过去有半年多了,她走不出这个噩梦。原先一个开朗活泼的女子,变得郁郁寡欢。

  她的家人找到第7频道,说:“你们能让她开心起来吗?”

  所以,我见到的她是个瘦高、美丽,但是不快乐的女子。聊了一下午,她也没有说上几句话,我不禁有点担心起来。

  或许应该这样说,朱丽也没有想清楚她到底要来干什么,稀里糊涂的,她就跟随我们来到了悉尼。

  那天晚上,我和她坐在达令港的露台上,喝着酒,希望她能跟我说点什么。

  天色慢慢地暗了下去,悉尼大铁桥也渐渐地从模糊不清变成了一道明亮的光线。

  达令港的灯火点燃了码头上喝酒、散步的人群,大海也被染得五彩斑斓。

  夜色太美,朱丽也受到了魅惑,她喝了许多,竟和我说了很多。也许是一些她从来没有对其他人说过的话,积压在心里,已经成了她的疾。

  第二天,我们到了蓝山。满山的桉树,闻着它们的清香,让人不由自主地有一种醺醺然。

  车不能开到悬崖边,从停车场,我们慢慢地往悬崖走去。

  路越来越陡峭,风也越来越大。我能从朱丽的脸上看出疑惑和担心。离悬崖还有五六米,风就吹得人站不住脚。制片人说完要挑战的项目,朱丽二话没说,扭头就走。

  午餐时,她开口了,话语很慢,但是很坚决。她说:“我最近是不快乐,可是,我并没有厌世,也没有觉得活不下去,这个Game(游戏),Over(结束)了!”

  Game Over,这是她的原话。

  制片人试图说服她,画了一张图。然后告诉她:“这个游戏的安全系数是百分之百的,你的腰上会有安全绳,系在一个手推车上,手推车固定在缆绳上,不会掉下去的,你只要推着小车往前走,走到缆车处,挑战就成功了。这个游戏,就是看你敢不敢走上钢索。”

  朱丽说:“我不敢,我恐高!”

  时间又过了一天,大家都在用各种方法安慰、鼓励朱丽,她完全不说话也不松口。

  晚上,我们又在一起喝酒,我跟她说:“我完全理解你的恐惧,如果明天你说不做,这个挑战就结束了,节目也可以这样播出去。可是,三年、五年以后,你想到今天,你确定自己不会后悔?我们并不是有那么多可以证明自己和挑战自己的机会。”

  朱丽签下了生死合约以及一张一千万的保单。

  我看着她,觉得有些心疼,甚至怀疑,她这么挑战自己,值不值得?同时,我内心里也有些懊恼,我原本可以不与她说那些话的,让她去遵从自己的内心,去做自己想要的即可。可是一切都已成定局,不是懊恼二字就能改变的。

  那天是周末,蓝山景区人不少,我们到了悬崖的这一头,而无数的游人拿着各种长枪短炮,站在山的那一头。朱丽站在悬崖边,安全绳系到了腰上,她的眼泪下来了。

  她说:“我不知道为什么要答应这件事,但是,我真的,不想让未来的自己后悔遗憾。”

  我深深地拥抱了她,对她说:“加油!Lucky girl(幸运女孩)!”

  朱丽站到了钢索的平台上,她被固定在了小车上。很长很长时间,她都不能迈出第一步。大家紧张得大气都不敢出,就在这时,朱丽迈出了第一步,第二步,第三步……她开始惊声尖叫,想要尝试蹲下来。

  她大喊:“戴,No,no,I can't。”

  我也大声喊:“不要看下面,往远处看!”

  慢慢地,她平静下来,我耳机里的尖叫声变成了喘息声,她一步一步往前走,走到十几米的时候,我突然听到朱丽一声轻叹:“戴,好美啊!”

  那一根缆绳上,一个推着车的女孩从天地之间走过,漫天的云彩都是她的装饰,她是如此的美。

  我说:“朱丽,你看到了什么?”

  她的声音夹杂在风里,似幻似真。她说:“我的脚下有白云飘过,山谷里有老鹰在飞翔……那边,那边还有瀑布,它们好壮观,底下还有湖,它们都在我的脚底下,好美啊……”

  这时,我隐约地已经听到山那边的欢呼和沸腾之声。

  朱丽说:“戴,我感觉自己要飞起来了,快飞起来了!”

  就这样,她在大家的欢呼声中,一步一步往前走,终于,走到了缆车顶上,像英雄一样地被迎进了缆车内。

  这时候,我发现自己已经泪流满面了。

  是的,她做到了,她终于做到了。

  当我再见到朱丽时,是在山腰上的休息站,那儿有餐厅和旅游纪念品商店。朱丽在那儿,被游客们团团围住,所有的人都要求和她合影。她笑得如此灿烂。朱丽一扭头,看见我,她对我招招手,说:“戴,快过来,过来啊!”

  虽然认识才几天,这个朱丽是我完全不认识的。如此美丽,如此光彩夺目。

  这是发生在十年前的往事了,后来听老同事说,朱丽嫁人了,过得很好,也有了可爱的宝宝。

  我真诚地祝福她。

  生命,其实就是一场旅行,有的人,一辈子看到的就是他家小区的景色。可是,还有一些风景,在某个意想不到的拐点,出现在你的生命里,你一旦走入其中,从此你的生命将会变得不同。

  我在想:有一天朱丽老了,她会不会想起那个下午,在蓝山的悬崖边,她慢慢地走上钢索的那个画面。她会不会指着照片,对她的儿孙说:“看,这就是你奶奶,多美啊!就这一小段的旅程,让奶奶看到了一生中,最美的风景啊。”

  作品简介

  《该不该在一起》,戴军 著,北京联合出版公司 ,2016.8

  戴军的首本「爱·聊伤 故事集」。

  这些年,戴军一直都没有停止行走,在寂寞的旅途中,他遇到了比旅途本身还要寂寞的爱情故事。每段爱情故事都有各自开始与终结的方式,各种努力的面目与手段。而所有故事里的主人公都面临着同一个问题,就是该不该在一起。在这些故事中,看似充满伤痕,戴军却未曾支招,爱情原本就是仁者见仁。这些故事也是在帮助当下社会里的红男绿女对自己、对情感的一次拷问。到底是爱情让我们变理智,还是理智让我们沈思爱情?

  其实爱情很简单,当在遇到对方后的某一刹那,有这种感觉:人海中幸好有你,剩下的,交给时间、勇气和运气。

 

责编:张晋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文娱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