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先勇80寿诞 新诠《白罗衫》细说《红楼梦》

2017-03-16 08:57 来源: 南方都市报
分享到: 0
调整字体

  

    南都讯 记者黄茜 发自北京 这些天,台湾著名作家、“昆曲义工”白先勇在北京迎来八十寿诞。章诒和、刘梦溪等京城文化界老友齐来贺寿,与此同时,白先勇策划的新版昆剧《白罗衫》在北京大学首演,新著《白先勇细说红楼梦》由理想国出版并在国家大剧院举行首发式,传记电影《白先勇:姹紫嫣红开遍》亦在北京电影学院举行特映会。新剧首演、新书出版、电影首映,白先勇的八旬之年有一个硕果累累的开端。孔子曰“七十而从心所欲,不逾矩”,白先勇说:“到了八十,我们不再听老夫子的,我们自己定规矩吧!”

  《白罗衫》气质上接近莎剧和希腊悲剧

  3月10日晚,白先勇策划的新版昆剧《白罗衫》在北京大学百年讲堂公益演出,2 0 0 0张戏票瞬间售罄。继20 0 4年青春版《牡丹亭》、2009年新版《玉簪记》以来,这是白先勇再次把历久而新的昆曲剧目带入校园。

  新版昆剧《白罗衫》由白先勇策划、苏州昆剧院制作演出、俞玖林领衔主演。白先勇介绍,昆剧里不光只有才子佳人,还有许多正剧、悲剧。《白罗衫》是一个“很不一样的悲剧”,与希腊悲剧和莎士比亚戏剧在气质上有相近之处。

  《白罗衫》原为清代无名氏所作,原著在结构与文字上略显粗糙:进京应试的徐继祖受老妪之托,带着信物“白罗衫”,寻找失散十八年的苏云夫妇。得中功名后,徐继祖在游园时偶遇苏夫人,后接到流落山寨的苏云诉状,状告谋害夫妇二人的江洋大盗徐能。徐继祖实为苏云之子,而这个徐能,正是谋害他的生身父母、养育徐继祖十八年的“父亲”……

  面临国法和亲情的双重拷问,徐继祖陷入难以突破的困局。白先勇认为徐继祖这个角色类似希腊悲剧中的俄狄浦斯。为了吸引年轻观众,新版《白罗衫》对原著的主题进行了大幅改变,将“命运、人性、救赎、父与子、情与美作为焦聚点”。编剧张淑香表示,《白罗衫》完全可以提供一种“满足现代观众对情感、心智与美学的高度期待”。

  看了《白罗衫》首演,经济学家、北大教授霍德明深受感动,“我们常说人性,忠孝节义是人性,奸淫贿盗也是人性。《白罗衫》恰好体现出了人性的两面和其间隐藏的挣扎。”

  “当年带昆曲《牡丹亭》来演出,希望这部有着400年历史的经典能够重新焕发青春的生命,同时希望训练一批青年演员来接班。更重要的是,我认为昆曲最大的特点是‘美’与‘情’,以最美的形式,表现中国人最深刻的感情,它的美学是中国表演艺术最了不起的文化成就之一。”白先勇在首映前的新闻发布会上如是感慨道。

  “《红楼梦》是我的文学圣经”

  3月11日下午,理想国为白先勇在国家大剧院举行八十庆生会暨《白先勇细说红楼梦》新书发布式。白先勇一身中式衣袍,笑容可掬地出现在会场,有几分昆曲演员妩媚脱俗的气质。

  白先勇从小耽读《红楼梦》。《红楼梦》是他的床头书,随手翻开一页,便读得津津有味。2014年,受母校台湾大学之邀,白先勇重拾教鞭,在台大开讲《红楼梦》通识导读课,历时三个学期。因此机缘,“红书”与“白说”跨时空巧相遇,由课堂讲稿编纂而成的上下两卷《白先勇细说红楼梦》也随之问世。

  “《红楼梦》是我的文学圣经,也是我的文化百科全书。”白先勇在新书首发式上说。“这本书很雅,也很俗,雅俗共赏,达到了最高的标准。”他把《红楼梦》称为“天下第一奇书”,认为天下只有两种人:读过《红楼梦》的和没读过《红楼梦》的。“这个民族能够在十八世纪乾隆时期产生这样一本了不得的巨作,我们应该觉得非常非常骄傲。”

  虽然对《红楼梦》的研究早已汗牛充栋,《白先勇细说红楼梦》还是提出了一些独到观点。白先勇也为《红楼梦》后四十回“翻案”,指出后四十回无论情节还是文采风格皆不亚于前八十回。同时,《红楼梦》版本问题复杂,白先勇推崇由胡适新式标点标注、上海亚东图书馆印行的程乙本,而非在大陆流传甚广、几成“定稿”的庚辰本。通过文本细读,白先勇发现庚辰本当中隐藏的不少问题,譬如情节前后矛盾,甚至有一些将脂砚斋等人的眉批、夹批误录入正文。

  老友章诒和对白先勇的评价是:“态度,安安静静;说话,从从容容;办事,精精干干。弄杂志,写小说,教书,拍电影,搞昆曲,现在又研究起《红楼梦》来,让我佩服的不是他诸多的成就,而是他按内心所求去生活的那种自在状态。”

  白先勇:

  《牡丹亭》《红楼梦》是复兴文艺的两根台柱

  3月12日,白先勇再次莅临北京电影学院,参加纪录片《白先勇:姹紫嫣红开遍》的特映分享会。《白先勇:姹紫嫣红开遍》属于《他们在岛屿写作》文学系列电影,拍摄制作历时三年,全片由1200个小时的素材萃取剪接而成,叙述白先勇特殊的人生际遇和文学历程。

  放映会后,文化学者余秋雨与白先勇进行名为“一个人的文艺复兴”的对谈。余秋雨表示,作为民国高级将领白崇禧之子,白先勇毫无疑问有深厚的政治背景,但“他只是纯粹地投入到文化、艺术,对中国传统艺术如此痴迷的一个人”,“他个人的立足点纯粹在艺术上”,是一个非常奇特的文化现象。

  多年来,白先勇致力于在青年一代当中推广昆曲的传播和继承。人家说他是“昆曲”义工,他辩白说自己只是“义工队长”,身边还有许许多多帮助他复兴传统文化的人。

  《牡丹亭》、《红楼梦》,是对白先勇一生影响最大的两本书。白先勇从文本受益良多,也“很高兴替汤显祖、曹雪芹做了一些事情。”“我们在21世纪让《牡丹亭》又‘还魂’了一次,我给《红楼梦》下了一个新的注解。中国戏剧上最了不得的就是《牡丹亭》,最伟大的小说是《红楼梦》,我希望这两本书可以成为将来文艺复兴的两根台柱。”白先勇说。

 

责编:张晋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娱乐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