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正人君子唱起流氓小调

2017-03-20 09:09 来源: 深圳商报
分享到: 0
调整字体

  

    昔日龌龊不足夸,今朝放荡思无涯。

  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尽长安花。

  孟郊第二著名的诗就是这首。这首诗比《游子吟》更加不符合他那“苦吟诗人”的画风。虽然“春风得意马蹄疾”成了千古名句,但是孟郊本人收获的,却基本都是“差评”。

  上回也说了,孟郊的“苦”,除了炼句之苦,还有心苦和命苦。而写这首诗,却正是在他一生中最不苦、最得意的时候。孟郊曾经历了多次科举失利,直到四十七八岁,才登进士第。可以想象,数十年苦求不得是一种什么心情,突然得到了又是什么心情。

  洞房花烛夜,金榜题名时。这时候都不放荡一下、得意一回,那人活着还有什么意思?请问?但是就有人认为,“春风得意马蹄疾”绝不是孟郊的诗句,因为风格不对。这种代表了文艺评论中一个常有的荒唐想法,即一个人的作品必须始终坚持一种风格,风格不对,就一定不是他写的。

  孟郊这种情况,不就是苦哈哈了大半辈子,突然乐了一下吗?有什么不正常的?又不是一个爱国诗人突然写了首汉奸诗,正人君子突然唱起了流氓小调。

  可是看了另一种评价,又会觉得上面这种说法实际上是在保护孟郊。有人认为,孟郊遇到一点小挫折就哭哭啼啼,而得了个小成功,只是中了个进士就乐癫了,看来他没有什么大出息。

  看到名留青史的孟郊得到的是这样的评价,吃瓜群众一片沉默。

 

责编:张晋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娱乐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