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内与布鲁克斯对谈“进入历史的N种方式”

2017-05-18 09:18 来源: 新浪读书
分享到: 0
调整字体

  

    2017年5月12日晚,中国作家路内与澳大利亚作家杰拉尔丁·布鲁克斯在侨福芳草地中信书店对谈,这是朝内166文学公益讲座的第21讲,也是纪念澳大利亚文学周十周年庆典活动、“侨福芳草地中信书店分享会”活动之一。

  澳大利亚作家杰拉尔丁·布鲁克斯在澳大利亚生长,后移居美国,曾经从事连续十年报道中东、索马里、巴尔干半岛等世界上最危险地区的事务,此后一举成为全世界的畅销书作家,出版了两本非虚构作品之后转向虚构作品的写作,并成功获得了各大奖项。她的作品时间跨度大,主题多样,层次分明。其代表作《奇迹之年》是布鲁克斯的第一部小说,根据真实历史事件写成,1665年,英国德比郡的一个村庄发生了鼠疫,为不使疾病外传,村民们在教区长的号召下封锁了村庄。在为时一年的灾难中,全村人口被病魔夺去了三分之二。人性中的善恶美丑,尽展全书,惊心动魄。小说透过丧失了所有亲人的乡村女子安娜的视角,真实而生动地再现了瘟疫魔掌下的那段历史及各色人物。小说字里行间闪烁着启蒙运动的理性光辉,也隐喻着更为广义的人性的征战。布鲁克斯的第二部小说《马奇》(March)荣获了2006美国普利策小说奖。路内则因《少年巴比伦》、《花街往事》、《慈悲》等等作品为读者所熟知。

   路内作品《慈悲》  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  中国作家路内与澳大利亚女作家杰拉尔丁·布鲁克斯,就“纪实与虚构——小说家进入历史的N种方式”的主题展开对谈,进行文学交流分享。路内评价说,我们很容易把小说类型化,比如《奇迹之年》这样写普通人物的小说在中国就不会被认为是“历史小说”,而会被归到先锋小说的范畴,只有写大人物的历史才叫历史小说。在杰拉尔丁·布鲁克斯眼中,路内的作品与自己的作品具有很多共同点,其一就是都喜欢用第一人称叙事,“他的作品中,一切都非常真实有张力。我读过《少年巴比伦》,非常喜欢这本书,喜欢他的幽默感”。路内也提到写历史人物的困境——因为存在语言的断裂,我们无法了解明朝、清朝的人怎么说话,甚至连民国时的人怎么讲话也无法模拟。布鲁克斯提供了一个了解历史、了解过去的人的“绝招儿”——看法庭的庭审纪录,那里有最真实的语言。

 

 《奇迹之年》   杰拉尔丁·布鲁克斯  人民文学出版社  “朝内166”文学公益讲座是人民文学出版社从2013年陆续开展的活动,它的宗旨是:邀请国内最好的专家 讲解古今中外最好的作家和作品,在喧嚣的俗世里 用纯净的文学来宁静心灵、让美永存。“朝内166”文学公益讲座今后将以人民文学出版社所在地北京朝内大街166号为主要活动场地,但也会陆续与全国各地合作书店一起开展。

 

  澳大利亚政府高度重视在世界范围内进一步推广澳大利亚本土文学。在澳大利亚艺术理事会、澳大利亚亚联中心、澳大利亚驻华使馆协助下,人民文学出版社于2004年起,连续4年集中推出澳大利亚严肃文学作家作品系列“袋鼠丛书”,为我国读者开辟一扇通过文学而深入了解澳洲的历史与今天的崭新窗口;并多次与澳大利亚驻华使馆、澳大利亚亚联中心,开展澳大利亚作家来华宣传与交流的活动。与此同时,人民文学出版社还推出了介绍澳大利亚少儿文学作品的“考拉丛书”系列。

  澳大利亚文学周于2008年首次举办,十年来成为澳大利亚使馆双边文化交流与合作的重要年度活动之一。这个活动吸引了中国各地的图书爱好者共同欣赏澳大利亚优秀的文学作品。2017年的澳大利亚文学周将见证文学周迈入的第十个年头,也将为2018年贯穿全年常态化的中澳文学活动开启新的篇章。为隆重纪念澳大利亚文学周十周年庆典,澳大利亚政府邀请了四位各具特色的知名澳大利亚作家来华,包括2006年度普利策获奖者杰拉尔丁·布鲁克斯、《辛德勒名单》的原作者汤姆·肯尼利。人民文学出版社曾经出版杰拉尔丁·布鲁克斯两部小说《奇迹之年》《马奇》的中文版,为此人民文学出版社将与澳大利亚驻华使馆共同举办中澳作家交流活动。

  早在20世纪80年代,人民文学出版社就翻译出版了澳大利亚民族主义文学奠基人亨利·劳森的《短篇小说集》和《澳大利亚短篇小说选》(1985年)。21世纪以来,人文社更加关注澳大利亚当代文学动态,翻译出版了澳大利亚重量级作家的作品,包括:《凯利帮的真史》(2001年度布克奖获奖作品)、《我能跳过水洼》(2004)(澳大利亚经典励志作品)、《我是跑马场老板》(2004)(1986年国际安徒生奖获奖作品)、《马奇》(2008)(2006年普利策小说奖)、《偷窃》(2008)(世界惟一两位两度获得布克奖的作者之一)、《别了,那道风景》(2010,人文社21世纪年度最佳外国小说获奖作品)、《蝴蝶》(2013,作者索尼娅·哈特尼特,瑞典“纪念阿斯特丽德·林德格伦文学奖”得主)等。

  作为人民文学出版社与澳大利亚文学互动的常态,此次中澳作家对谈活动,将有益于中澳两国作家的交流和相互了解,也将进一步促进中澳文学出版的双向“走出去”。

 

责编:张晋

微信扫一扫分享朋友圈
分享到: 0

相关阅读

娱乐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汽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