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薯片”读诗歌:《鲍勃·迪伦诗歌集》

2017-05-31 09:01 来源: 新浪读书
分享到: 0
调整字体

  

    2016年,由美国著名出版公司西蒙与舒斯特再版的最新修订版本《鲍勃·迪伦诗歌集(1961—2012)》(The Lyrics:1961—2012),精选了1961至2012年共五十余年间迪伦原创的369首诗歌,其中包括部分首次收录的近年新作,同时公开了鲍勃·迪伦珍贵的创作手稿,厚达688页。

  同年7月,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旗下文化品牌“新民说”联合“飞地书局”开始与外方接洽,首次联系了鲍勃·迪伦的文学代理人,希望将《鲍勃·迪伦诗歌集(1961—2012)》(The Lyrics:1961—2012)引进出版。

  2016年10月13日,诺贝尔奖首次将文学奖颁给一位民谣歌手,颁奖词说:“鲍勃·迪伦为伟大的美国歌曲传统带来了全新的诗意表达方式。”

  2016年12月11日 ,诺贝尔颁奖礼当日,新民说与飞地联合宣布,将引进这一现象级文化作品引入中国。之后,是六个月日夜不停的翻译与制作,华语诗歌界最优秀的诗人和译者集结,西川、陈黎、张芬龄、奚密、李皖、冷霜、陈震、曹疏影、马世芳、胡续冬、包慧怡、罗池、厄土、胡桑、周公度,为迪伦中文版背书。

  2017年5月15日,新民说、飞地宣布将诺贝尔获奖诗歌装进薯片,收录鲍勃·迪伦逾半世纪创作生涯中31张经典专辑共369首作品的诗歌,由业内知名创意机构联邦走马设计,并装进外包装箱为六〇年代风格复古旅行箱,合作首发平台新世相发布薯片诗集以及时光贩售机概念图,

  2017年5月24日,迪伦生日当天,两位诗人,臧棣和胡续冬被请进象征现代城市消费文化的便利店,首次撕开一袋诗歌,介绍这位现代流行文化中最知名的诺奖诗人。

  拉着小孩子的手,就会想起迪伦的诗

  活动现场也非常热烈,出版方和新世相准备了迪伦卡片和迪伦气球,邀请读者现场朗诵和抄写迪伦的诗歌,同时象征着现代消费文化与传统文学碰撞的诗歌贩诗机首次亮相,现场引发围观拍照。

  分享会现场,做为诗歌集的译者之一,胡续冬说:每年诺奖颁奖他都会刷网站,去年得知是迪伦获奖他非常高兴,他直爽道:去年没给阿多尼斯就对了。胡续冬觉得迪伦的影响力超出音乐影响力的范围,凝聚当下人们对社会的思考,重新理解与他人相处的方式。不过他也提及说还是有些遗憾,另外一位行吟诗人科恩在诺奖发布后很快就去世了。

  臧棣说很喜欢《在风中飘荡》,他认为不管是节奏和音乐,还是这首歌的演出方式,都是一种诗歌的表达,与我们今天生命的觉醒有关,“世俗化的生命情景很远,但这首歌的节奏很容易进入。”诗歌如果能倾听演唱的话,有更大的生命空间,触及我们的生命感受。迪伦的民谣和歌词,对我们快节奏的生活来讲更便捷,是伟大生命的主题。

  胡续冬同样喜欢这首歌,他说拉着孩子小手就想起这首歌,那些突如其来布鲁斯口琴的声音,奠定了他对音乐最初认识。胡续冬还回忆起青年时代,曾经卖打口磁带,“进完货铺个布,把磁带在地上卖,买的最好的是《重访61号公路》。”他很早意识到迪伦的歌词很不一样,虽然那时候英文差,好多年以后发现记的歌词都是错的,“当时也觉得很不一样”。随着阅历增多,慢慢觉得迪伦的东西很耐嚼。他说:“迪伦人比诗复杂。”

  臧棣说:从中国人角度看,迪伦是有生命价值的。生命的觉醒有个过程,迪伦是个出发点,“他还是音乐的”。他认为,迪伦的诗代表古老的文学信念:诗言志,那是对生命的探究。迪伦代表了诗,“无论如何修辞,但古老的语言冲动要有,本身的生命要有”。迪伦获奖的启示是:通过诗歌语言的开放性表达,与自然更广泛性存在发生关联。

  他的诗歌改变了世界,只有同为诗人的译者才能不辜负他的作品

  半个世纪来,鲍勃•迪伦曾获格莱美终身成就奖(1991)、奥斯卡最佳原创歌曲奖(2000)、金球奖最佳原创歌曲奖(2001)、普利策奖特别荣誉奖(2008)。

  发行了超过四十张专辑,创作出传唱数代人的经典歌曲,影响了遍布全球的音乐人,并首次将歌词带入经典文学殿堂。2016年,诺贝尔文学奖颁发给这位歌者,同时也是诗人,以表彰其“在伟大的美国歌曲传统中开创了新的诗性表达”。

  谈及为何在迪伦获奖前就决定引进这一项目,新民说总监范新先生说:“迪伦不仅是一位歌手,其首先是一位伟大的诗人,他创造了今天我们所拥有的最伟大的一些诗歌,从而使得自己位于艾略特、惠特曼、济慈与叶芝的序列。更重要的是,他的诗歌改变了世界,这些传唱数代人的伟大词句,传播了高贵的自由与人道精神,与新民说的理念与气质高度契合。”

  据悉,引进《鲍勃·迪伦诗歌集》面临最大挑战便是将鲍勃·迪伦的诗歌翻译成中文。

  迪伦歌词中所运用的大量美国俚语、文化意象、民间故事与圣经典故,布鲁斯之魂和神秘主义幻影,使得翻译迪伦的歌词首先必须具备打通两种语言和两个时代的能力。

  “而如何将那些歌词所独具的美妙韵律,翻译成另一种语言时,赋予它们新的形式,这更是一个难题。”

  也许只有同为诗人的译者才能完整地、不辜负地将这些美丽的句子翻译成汉语了。

  2016年11月,《鲍勃·迪伦诗歌集》的译者逐一确定,西川,马世芳,陈黎,奚密,胡续冬,包慧怡,李皖 ,罗池,冷霜,陈震,曹疏影,胡桑,周公度,厄土联袂翻译,华语诗界,乐界优秀译者齐聚。由于多位诗人参与翻译,这也像是一次中国诗人向鲍勃·迪伦的集体致敬。

  薯片诗集以及走进便利店的诗人:让人与诗歌重新相遇

  迪伦的诗歌以薯片包装形式一经推出,就获得广泛关注。

  而谈及为什么选择以“薯片袋”这一有着强烈美式风格的创意包装,这套书的策划编辑提起设计师恶鸟的创作初衷:希望这一袋诗集能像薯片一样,从书店走向街头,从小众走向人群,出现在地铁、便利店、自动贩售机,延伸进每一个生活场景中。我们将试图打破快消品与经典读物的疆域,在消费主义的时代里横冲直撞,让人与诗歌重新相遇。

  “二十四小时便利店里,失眠者通常买一瓶啤酒配一袋诗集; 夜归人站在自动贩售机前,在最后一班地铁抵达之前撕开一袋诗集。你可以撕开,咬开,拍开,剪开,你可以大声朗读,小声哼唱,配乐食用。进入一首诗/歌的无数种方式,等着你来制造。”

  新世相联合创始人杨远骋告诉记者,这套书的设计方向也是希望让普通大众看到后也能觉得酷,进而产生好奇心。

  而如何将一本厚达688页,重达2公斤,宽达20公分的英文原版书装入小小的口袋本里?

  出版方透露说,他们在日式文库本与经典诗集开本之间反复尝试与修改,最终找到了这个最舒服的口袋诗集开本。成品尺寸108×175,既可容纳下迪伦独有的长句,又足够精巧轻盈,适合随身携带,单手翻阅。

  “护封软精装+进口轻型纸,它是柔软的,轻盈的,可以随意卷折,可以像摩挲一本战斗手册一样摩挲它。把它揣进你的飞行夹克,插进仔裤后袋,装入通勤手包,你就可以读诗,上路,歌唱,战斗,它将是你行走在这残酷世间中一份摇滚范儿的诗意武装与生存指南。”

  至于是否担心有人质疑薯片与诗歌距离太远,出版方回答说:“是否获诺奖意味着成为经典作家?鲍勃·迪伦永远无法被定义。他是僭越者,他是反叛之王,他既经典又反正典,既畅销又反流行,既是从时代土壤中长出又彻底超越时代。”

  也有人笑称:“薯片包装中的诺奖诗歌,是另一次致敬,来自对经典阅读普及矢志不渝的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多个品牌合作,打造出版史上最有创意的出版秀

  此次迪伦诗集出版,一反平常的出版方式,首发平台新世相发布了寻找五十个喜欢鲍勃·迪伦的人,同时联合朝阳大悦城打造迪伦展览;拥有迪伦在国内音乐版权的QQ音乐制作多个迪伦相关专题,同步宣传,摩登天空在2017超级草莓音乐节联合新世相放飞一万只迪伦气球,发送诗歌纸条,集合这么多的合作方出版一套诗集,在出版史上还是第一次,同时,全时便利店做为薯片诗集首次进驻的便利店。

  为了让粉丝们更买账,新世相还为这套书拍摄了一支视频,联合新民说邀请西川、郝舫、马頔、李翔、李梦等各行各业的人士,聊聊他们心目中的鲍勃·迪伦。

  对此,出版方告诉记者:我们希望“出版”更有趣,运用更多的形式来丰富传说中“传统行业”。经典阅读与消费文化本就不是对立,不必互相排斥,而更多的接纳,也是为了人与书更好的相遇。

  一个会写民谣的尼采获得诺奖,是诗歌回归原始初衷的力证

  乐府诗说,“出亦愁,入亦愁,座中何人,谁不怀忧?”

  迪伦说,“ 答案,我的朋友,在风中飘荡”。

  汉代官方音乐机构在民间收集配乐民歌,乐府诗应运而生。这些诗歌贴近民生,反映普通人的喜怒哀乐。隐藏在诗歌背后的是一个个鲜活如昨的人生故事,诸如你我那些求不到答案的人生疑惑一样。

  迪伦说“这些歌是我的词典,我相信它们”。要试图感受他的世界,除了这些诗歌,恐怕找不到别的方法了。

  尼采写《查拉斯特拉如是说》,双关语,同音字,平时用来买咖啡的语言被尼采玩的花样百出。而迪伦的声音同样独特而权威,既坚决又充满嘲弄,既无我又是自我反思的。他像个会写民谣尼采,词汇丰富,语言精妙,随心所欲的玩转文字之间各种奇妙的关联。写下的东西读来有趣,却也深刻。

  瑞典学院常务秘书长莎拉·丹纽尔曾这样解读迪伦获得诺奖的意义,她说:“尽管这个结果可能让人惊奇,但要是你回望过去的5000年,你会发现诗人荷马和萨福。他们写下的充满诗意的篇章,其本意就是用来表演的,鲍勃·迪伦就是如此。”

  一个会写民谣的尼采获得诺奖,是诗歌回归原始初衷的力证。

 

责编:张晋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娱乐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