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抄袭泛滥:“文化小偷”频伸手,哪来的底气?

2017-07-07 11:20 来源: 北京日报 
分享到: 0
调整字体

  中国图书出版业抄袭泛滥,早已不是什么秘密。但像《今天我会飞!》这样狂抄英文绘本《Today I Will Fly !》,还是令人目瞪口呆。从书名到内容,除个别字词稍加改动外,其余几乎全部照抄。无独有偶,被称为“中国最好的写作大赛”的“北大培文杯”全国青少年创意写作大赛的一等奖作文近日也被指抄袭,“《遂宁日报·华语诗刊》第二届陈子昂诗歌奖”的获奖诗作同样涉嫌抄袭。

  《今天我会飞!》抄袭的手段比较低级,只要稍稍对比《Today I Will Fly!》,基本一眼就能看出来。“北大培文杯”一等奖得主王某的手段高级些,其作文《闪电》抄袭他人作品《未完成的肖像》,不仅评委们没有识破,甚至还被著名作家曹文轩收入他主编的《倾听未来的声音》一书中。“陈子昂诗歌奖”得主唐诗的作品《在暮色中赶路》,抄袭手段就更加隐秘了,仅有部分诗句与女诗人金铃子的作品《暮色多么沉寂》雷同,普通读者还是不太容易识别出来。

  照理说,一个人干了亏心事,犯了抄袭的过错,等于偷了别人的东西,应该会知耻认错,起码也会脸红吧。令人大跌眼镜的是,这些抄袭者不惧欺世盗名,有人还大言不惭,甚至反咬一口。比如,《在暮色中赶路》在核心诗句和立意上,跟金铃子的作品高度重合,行家一看就知是抄袭。作者唐诗却发表声明,称自己从未抄袭,而且自己的作品创作时间要早于金铃子。他这种荒唐的自我辩护,反而影射金铃子在抄他的作品,也让金铃子义愤填膺。

  其实,这般厚颜无耻的抄袭者,近两年在文艺界屡见不鲜。比如,于正的影视剧《宫锁连城》抄袭琼瑶的《梅花烙》,其也是振振有词,把琼瑶气得够呛。国产动画片《汽车人总动员》抄袭皮克斯动画电影《汽车总动员》,连动画造型、人物设定、海报概念都一样,导演卓建荣不仅不以为耻,反而教育观众:“不能与国外大片比制作场面,我们比的是故事的思想性。”这番理直气壮真让人哭笑不得。

  抄袭者底气十足,跟他们谈道德是行不通的,那就只好谈法律。然而,国内现阶段对著作权的司法保护不够健全,也不够严厉,让投机取巧者有了可乘之机。不少编剧、作家诉苦,自己的作品被侵权使用,却很难找出直接证据证明对方剽窃,根本打不赢官司。再说,就算你费尽精力打赢了官司,抄袭者受到的处罚也很轻,起不到惩戒作用。曾被判抄袭的郭敬明连一句公开道歉的话都没有,照样在名利路上风生水起;输掉官司的于正也只是给琼瑶赔偿500万元而已,对身家过亿的他并无多大影响。

  抄袭的成本如此之低,获得的利益如此丰厚,给那些“文化小偷”壮了胆子,可谓不抄白不抄,致使抄袭事件层出不穷,败坏了文艺界的道德氛围。在此情形之下,相关法律法规急需得到健全,应对抄袭者构成更大震慑,一旦涉嫌抄袭就要承担严重后果。否则,文艺界的抄袭之风只会越刮越烈,抄袭者得大奖的事例还会出现,而劣币驱逐良币,只会让原创作者寒了心。(周南焱)

  责编:罗莹

微信扫一扫分享朋友圈
分享到: 0

相关阅读

娱乐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汽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