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君忆:15年后重新解读三国时代

2017-09-06 09:23 来源: 长江日报
分享到: 0
调整字体

长江网讯(长江日报 记者周满珍)600年前,罗贯中版《三国演义》以“桃园三结义”开篇,而成君忆的《烈火三国》则以大青蛇住进孝灵皇帝的身体说事。曹操的脑袋里有一头山猪,诸葛亮夫人黄阿丑住在《黄莺栖柳图》中……种种颠覆性解读,堪比“聊斋”。

  成君忆声称,自己并非标新立异,而是对历史人物进行合理的文学解读,最终指向人性。汉灵帝的身体里住着一头大青蛇,折射的是欲望,借此说明东汉末年天下大乱的因果。三国群雄逐鹿,同样也是贪婪和欲望的投射。《烈火三国》一书,山猪的形象最早出现在董卓的床头镜里。曹操手持七宝刀,准备行刺董卓,不想却一眼从床头镜里瞥见两头青面獠牙的山猪,他吃了一惊,失手将七宝刀落在地上。此后的许多章节,山猪的意象不断出现,甚至还出现了一个报恩的母山猪珠娘。直到最后华佗拿着利斧对曹操说,要治好头风病,需用利斧砍开脑袋,取出那头山猪,从此便可顺应神明,不再有冲突和疼痛。在成君忆看来,正是因为脑袋里面好像都住进了一头山猪,三国群雄的生活,才充满冲突和疼痛。

  这些看似奇谲的故事元素,成君忆表示并非凭空生出来的,而是来自于罗版《三国演义》涉及的材料,如陈寿所著《三国志》、裴松之的注,三国时期的笔记、诗歌以及宋朝的说书,元朝的杂剧。只要能找到的资料,他都追根溯源看了一遍。

  8月上旬,武汉作家成君忆的新作《烈火三国》出版,一改15年前畅销作品《水煮三国》调侃幽默之风,他以聊斋笔法说事,试图从文学价值、命运哲思等角度,重新解读群雄逐鹿、烽烟四起的三国时代。
【精彩文章】
曹操剧照
  话说曹操醒得很早,躺在床上,把整个计划琢磨了又琢磨。然后佩着宝刀,径自来到相府。董卓问道:“看你神情恍惚,莫非有什么心思?”曹操说:“都是我那匹病马,不好好行走,惹得我心烦。”董卓回头对吕布说:“我从西凉引进一批好马,你去选一匹来,我要赐与孟德。”孟德是曹操的字。曹操听得感动,心想:“此贼虽然心地凶狠,却懂得轻财重士,确实是一代枭雄。”
  吕布领令去了。董卓便招呼曹操坐下,喝茶,说话。那董卓身体肥大,过了一会儿便有点儿喘气,说:“孟德不是外人,请自便。我得躺着休息一会儿。”于是倒身而卧。曹操心想:“我今番便要了此贼的性命!”把宝刀擎在手中,准备着行刺,不想却一眼从床头镜里瞥见两头青面獠牙的山猪,吃了一惊,失手将宝刀落在地上。
诸葛亮成了现代诗高手
  关羽、张飞等候了一个时辰,不见动静。忍不住闯入院门,看见刘备毕恭毕敬的样子。张飞大怒道:“这先生如何这样傲慢!等我去屋后放一把火,看他起不起!”刘备赶紧使眼色,跺脚,命令关羽将张飞带出院门外继续等候。回望草堂,见先生翻了个身,又转向里面睡着。又等候了约摸半个时辰,诸葛亮这才初醒,伸着懒腰,又吟出一首诗来:
世界原来是一场大梦,只有我独自醒来。
醒来后看见那太阳,照亮了被梦想包裹的黑暗。
  近日,才子高晓松在《晓说》中沿用成君忆《水煮三国》的职场路数,将孙权比作三国时代的董事长、曹操比作CEO,被80、90后读者热议。
  成君忆如今却不愿再抖机灵,而是试图将三国引入到文学正道上来。他甚至认为,当今学者之所以热衷于批评和颠覆罗版《三国》,是因为没有人把它当成文学作品,大家都是按需阅读,读权谋读心机。
  在成君忆看,一部文学作品,只看权谋,不看文学,是不正常的。因为文学作品的目的,指向的是人生,即诸葛亮、曹操们的人生,老祖宗们亦早有预见——老不读三国。为将读者导入文学正途,《烈火三国》将大文学家蔡邕作为全书灵魂人物贯穿始终,以张华和陆机、陆云在终章的谈话,得出结论:三国长期的征战对于整体国力都是消耗,从而埋下了五胡乱华的祸根,所谓三家归晋,不过是将三堆碎片合成了一堆碎片。
  成君忆认为,罗版《三国》经过了600多年,其语言文字让很多读者,尤其是女性读者读不进去。所以在《烈火三国》里,他不再叠彻史料,而是采用流行的故事体,为的就是让9-99岁的读者都能看懂。
  为迎合现代读者的阅读习惯,成君忆甚至改写了罗版《三国》里的古体诗,诸葛亮、周瑜、曹植等都成了现代诗的高手。在他笔下,现代诗写得最好的是诸葛亮,比如刘备在三顾草庐时听到的《烈火歌》《春华秋实歌》《雪花之歌》《大梦歌》,以及诸葛亮临终前在五丈原吟唱的《飞越之歌》等。
希望对各种“说三国”纠偏
  成君忆坦言写完《水煮三国》后的这15年,一直致力于三国研究,他还多次到三国赤壁现场,考察那里的历史地理和地方文化。他说,赤壁对岸的乌林不仅出土过东汉时期的马镫子,一些与三国文化有关的地名沿用至今,包括曹操弯、红血巷、白骨塌、万人坑。成君忆考证,曹操弯应该写作曹操湾,红血巷应该写作红血港,只因曹军怕水,所以把水字边都去掉了,还有,大乔小乔,原本叫大桥小桥,凡此种种,他都在《烈火三国》里进行了修正。
  除了花十年写就《千里走三国》一书,成君忆还在全国进行“管理三国志”系列讲座,学术著作《中国历史周期率》也花了很大篇幅讲到三国。对三国的研究越深入,他发现很多学者说三国都是自说自话,将《三国志》《三国演义》作为论据库,为自己的观点服务,不符合自己的就不用,造成了很多误读。
  除了纠偏,《烈火三国》也试图为一些了不起人的人物立传,如贯穿全书的蔡邕。他希望读者能借此得到启迪,无论这个世界多么混乱,你的人生都是自己的。蔡邕便是这方面的楷模,对谁都好,哪怕是面对坏人董卓,不但对你好,还告诉你什么是对的。蔡邕原本的理想是像范蠡那样泛舟太湖,隐居十二年后,被董卓逼迫回洛阳做官,却不为名利收买,并让董卓保持清醒,不要犯制,在成君忆看来,这才是真君子。

责编:叶圣凡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娱乐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