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宗子:古诗因何常见异文

2017-10-11 16:20 来源: 长江日报
分享到: 0
调整字体

  长江日报讯(文/张宗子)清代花钱,有一种带圆孔可供挂系的所谓挂花,一面是简陋的图案,画魁星一手持书,一手执笔,站立在一只乌龟背上,寓意是独占鳌头。另一面配以诗句:“一色杏花红十里,状元归去马如飞。”后面注明“古句”,也有不注明“古句”的。钱是黄铜质,圆形,铸造不甚精美,传世很多。另有一种长方形的钱牌,青铜质,铜色略红,比较稀少,图案是状元骑马归来,后面一仆人跟随。看制作风格,应是宋金时期的,至晚也不晚于元。这个版本,文图呼应,比清人的好。
  花钱上引用的诗句,一直觉得熟悉。睡前看镜谱,看到一面明代镜子,镜背正是这首诗的全文:“云龙山下世宜春,放鹤亭前总乐辉。一色杏花红十里,状元归去马如飞。”说到放鹤亭,顿时反应过来。查书,果然是苏轼的诗,《送蜀人张师厚赴殿试二首》的第二首:“云龙山下试春衣,放鹤亭前送夕晖。一色杏花三十里,新郎君去马如飞。”
  这个张师厚,字天骥,本是蜀人,苏轼的老乡,隐居在徐州云龙山,就是《放鹤亭记》里写到的“云龙山人张君”。苏轼在徐州做郡守,访问他,在山上小亭饮酒聊天。张师厚养了两只鹤,每天放鹤招鹤,乐在其中。苏轼就借此谈了一番做官和隐居的道理。鹤这种“清远闲放,超然于尘埃之外”的鸟,从前卫懿公爱之成癖,竟以此亡国;酒能乱性,周公特地作了《酒诰》,告诫帝王不可沉溺于酒中,然而刘伶、阮籍这些人,因为好酒,不仅保全了性命,还因此名垂后世。所以,“南面之君,虽清远闲放如鹤者,犹不得好,好之则亡其国;而山林遁世之士,虽荒惑败乱如酒者,犹不能为害。”可见做君王和做隐士,各自的快乐不可同日而语,隐士能享受到的快乐,君王享受不到。
  读过《放鹤亭记》,再读这首诗,有意思的地方在于,张师厚隐士做得好好的,转眼之间,却要去应试。应试成功,就踏入官场了。苏轼一辈子羡慕闲云野鹤的生活,但一方面,这和经国济世的理想相背,另一方面,人总要过日子,一味空想填不饱肚子,所以,尽管屡经磨难,还是离不了官场,求田问舍的夙愿到死也未能实现。
  苏轼在徐州与张师厚交往亲密,留下诗文多篇。镜铭所引,诗的四句全部有改动。金代耀州窑大瓷罐上抄写这首诗,还只把“新郎君去”改为“新郎归去”,到清朝康熙年间的瓷罐,文字就和明代镜子上的通俗版完全相同了。最后一句新郎改为状元,符合大众心理,故广为流传,以至戏文里也念这几句。前两句的误,可能是因为读音相近的缘故。“世宜春”是“试春衣”的颠倒,但颠倒一字,就失律了,文字也不是很通。“总乐辉”,估计苏轼原句的“送夕晖”,有一种版本是“送落晖”,结果变成了“总乐辉”。
  古诗异文多,一方面是流传过程中的抄写之误,另一方面是抄写者,特别是有文化的编书人的随意改动。遇到高手,改动的地方可能比原作还好。今天广为流传的名家名作,很有一些并非原样,是后人不断修改的结果,比如家喻户晓的《静夜思》,李白的原作应该是:“床前看月光,疑是地上霜。举头望山月,低头思故乡。”
敦煌抄本的唐诗,字句很多和传本不同。有些是传世本经过了后人的修改,敦煌本保留了唐代的原样;少数是诗作者前后有数稿,造成了文本的差异;还有一些,就是敦煌文书抄写者改动了。
  大约民间的修改,总是把过于艰深或文雅之处改得通俗易懂些,最典型的是白居易著名的《问刘十九》,原本的“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垆。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在唐朝长沙窑瓷器上就被改为:“二月春醴酒,红泥小火炉。今朝天色好,能饮一杯无。”其中的奥妙,一望可知。

责编:叶圣凡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娱乐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