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心麻花离喜剧霸主还差什么?

2017-10-11 16:24 来源: 江夏报
分享到: 0
调整字体

长江日报讯(陈陌 专栏作者 影评人)喜剧难为,但又最被市场需要。每年国庆、春节档期票房胜出的,几乎都是喜剧片。国产喜剧曾有过几个高峰,以成龙为代表的动作喜剧、让周星驰封神的无厘头喜剧,还有把玩语言幽默和不羁生活态度的冯氏喜剧。若拉上电视剧,《我爱我家》《武林外传》都是情景喜剧的翘楚。随着网络时代轰轰来临,人们的笑点逐渐被140字段子抬高,断、碎的包袱以及文字梗都渐渐不再容易让人惊喜,逗人乐的表演尺寸和冲突的创新性要求越来越高。
  开心麻花从舞台起家,在不甚景气的话剧市场存活并成名,他们对“逗人乐”这事儿十分拿手。最近几年,他们以每年一部电影的速度,转战大银幕。虽然作品是否有电影性一直引起争议,但无论反响还是票房,都十分成功。前两部片《夏洛特烦恼》《驴得水》凭好口碑稳居票房排行榜。《羞羞的铁拳》一上映就有同档期的冠军相。我看的那场,大家从头笑到尾,每个埋下的包袱都被抖响,每个演员出场时都有观众欢呼,语气熟络如同自家人。“开心麻花”这四个字已然是颇有市场号召力的招牌。
  《羞羞的铁拳》剧情不算新,男拳手与女记者因意外互换身体,卷入拳坛丑闻,相携踏上争霸路。身体与灵魂的倒错、被置之死地的逆袭,这些桥段在《你的名字》《父女七日变》《互换青春》里早已演过,但开心麻花还是成功地用旧瓶装了新酒,显示出他们对笑点的打磨、对市场喜好的了解以及演员表演的分寸感,都超出竞争对手一大截。
  艾迪生用马小的身体大闹女浴室、沈腾跪倒在众人面前、对着群山吼:你过来啊……密集的笑点将视觉冲突、文字游戏、心理定势错位等等喜剧元素通通用上,并通过配乐、剪辑,不停地刺激着观众的笑神经。马丽仰着脑袋、粗声粗气说话的神情,艾伦夹着手肘出拳的模样,将男女性别差异演得细腻精准。当《好运来》在救护车上突然响起时,就如网友的评论:此时的笑是制裁性的,你无法不服从。之前《驴得水》上映时被评价不能算是一部电影,因为它的叙事方式,离话剧近,离电影远。但在这部《羞羞的铁拳》里,开心麻花竭力展现了他们驾驭大银幕的能力,场景转换、镜头动作的使用都日渐成熟,许多画面还有向周星驰等喜剧前辈致敬的意味。从市场占有率来看,开心麻花很有可能成为未来国内的喜剧霸主,但目前,他们离这个位置依然有一步叫作“缺乏内核”的距离。《夏洛特烦恼》的价值观被吐槽老旧陈腐,这部《羞羞的铁拳》则选择了皆大欢喜的正义战胜邪恶的传统剧情,完成度很高,但在人物的塑造和情绪的挖掘上,依然显得用力猛而成果弱。
  比如,艾迪生在争霸拳王中的几次改变减弱了人物动机,而马小在失恋之后的情绪跌宕,也因为幽默氛围的营造而被冲淡不少。幽默有缓解尴尬的作用,但同时也会阻碍人们对情绪的接收,过度的喜剧感会影响观众对人物的同情与理解。于是,换了身体的马小坐在吴良家沙发上跷着脚哭,观众只能报以大笑。
  成功的喜剧人物,不仅要鲜明立体,还要自带强冲突感。周星驰擅长的小人物故事,冯小刚熟悉的北方贫嘴中年人,以及卓别林的畸零人,都被赋予某种意蕴,让笑料不会浮在故事表面,成为巧合的堆砌,而能在人物性情中扎根,成为自自然然的反思与共鸣,这种立意比任何靠台词喊出的道理都要入骨。
喜剧需要一个深刻内核吗?
  当然,“逗人乐”是创作者能耐的第一衡量指标,但能让观众笑多久才是喜剧质量的最终考量,十五分钟还是十五年?就是段子与优质喜剧电影的区别。

责编:叶圣凡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相关阅读

娱乐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