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玄毅:别让人感觉你爱辩论

2017-10-25 09:14 来源: 武汉晚报
分享到: 0
调整字体

长江日报讯(文/周玄毅)孟子和荀子,是儒家先贤里最擅长辩论的两个人,但是两个人对“辩”的态度,有微妙差别。荀子直接说“君子必辩”,因为“凡人莫不好言其所善”。也就是说,只要是自己真正喜欢的东西,念兹在兹,就一定会喜欢跟人讲。而君子喜欢的东西,又是那么美好和重要,这样一来,对语言表达这件事,就一定会精益求精,“故君子之于言无厌”。
  那么,不善言辞的人怎么办呢?按荀子的思路说:你可以不擅长,但是不能说不喜欢,因为所谓“藏拙”,只是为了不露怯,如果反过来贬低之,那就是你不老实了(必非诚士)。这就像是说,人得意的时候都会手舞足蹈,说明大家骨子里都是喜欢跳舞的,之所以会说“不喜欢”,只是因为有顾虑,比如跳得太烂怕丢丑,或者是场合不对显得孩子气之类,但是你不能把这些顾虑,当成否定跳舞的理由。
  荀子这话,可能就是说给孟子听的。因为孟子在面对“好辩”的责问时,说的是“予岂好辩哉,予不得已也”,而这明显是底气不足,把“好辩”本身当成了坏事。很难想象,孟子这样一个善辩之士,是捏着鼻子,一边克服反感,一边雄辩滔滔的;就像我们同样很难想象,一位伟大的舞蹈家,居然会一边倾倒众生,一边又对舞蹈无感。
不过,孟子之所以会这么说,也有自己的深意。借用佛家的说法,荀子说的是“真谛”,孟子说的是“俗谛”,没有对错之分,只是深浅和对象不同。
  对一般人而言,“好辩”这个名头,的确是好说不好听。因为在人际交往中,“避免冲突”是一项基本礼貌,哪能遇到分歧就兴奋,见谁撕谁没有顾忌呢?更何况,流俗所理解的“好口才”,无非是嘴快话多,甚至是谁声音大谁赢,谁坚持到最后谁赢,喜好这样的争辩,有什么光彩的呢?所以,就这种浅层次的理解而言,“好辩”甚至“善辩”,都是罪过而不是长处。特别是对于孟子而言,他针对的主要是梁惠王这样的“圈外人”,这跟主要活动在齐国的稷下学宫,也就是说,主要是在跟知识分子打交道的荀子,情况很不一样。的确,“君子必辩”这套推论很严密,“辩”也绝不是庸众所理解的打口水仗,但是这话说给没有接受过严格思维训练的人听,完全是白费口舌。
  孟子当然知道,对什么人就得说什么话,也就是说,为了取得辩论的优势,就不能承认对辩论的喜好。想象一下,同样是观点分歧,一方兴高采烈地说:“我喜欢辩论,遇到这种情况最高兴不过了,来,我们辩辩看谁对谁错!”另一方痛心疾首地说:“我真的不喜欢辩论,不过遇到你这样的谬误,我实在是忍不了,来,我们辩辩理,看谁对谁错吧。”你觉得,哪方会比较得人心?
  以上这些分析,就是对辩论态度的“俗谛”,也就是大众的直觉反应。从这个意义上说,爱辩论,就是不成熟的表现。只有给人不好辩,不善辩的样子,用对方最能接受的姿态去说服人,才是真正善辩的表现。佛家讲“随缘应化”,道家讲“人之所畏,不可不畏”,都是这个意思。
当然,反过来说,那些拿“爱辩论是不成熟”指责你的人,通常也不是善意。这话和“认真你就输了”一样,只是把“我才不想跟你讲道理”说得比较俏皮而已。哦,你提出一个论点,我不同意,你不接受辩论,通过指责反对者“幼稚”,单方面宣称胜利,哪有那么好的事?但是这个时候,既然人家摆明了就不想讲理,你也不要痴心妄想借机跟他科普,告诉他什么是真正的辩论,什么是以公共辩论形成决议的成熟社会形态,玩世不恭和心智成熟有什么区别……这些都是重要的道理,但此时没遇到合适的对象。
  教你一个很简单的反驳:什么?爱辩论是不成熟的表现?你这个说法不严格。严格来说, “号称”自己爱辩论,才是不成熟的表现啊!

责编:叶圣凡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娱乐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